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269章 奇异寒意

第269章 奇异寒意

  "不知道我们之中会不会出一个孔家之龙那样的人物."李繁铭道.

  "德论,你不会准备当第二个孔家之龙吧"宗午德笑道.

  孔德论摇头道:"不要说笑了.历代圣墟都有孔家人进入,最后也只出了一个孔家之龙.没有得到特别之物,我更不可能成为星之王.我不会去第七长廊,只要能过第六长廊,我就在安全的广场中休息,然后找好时机离开,万一妖蛮当上星之王,我们都要死在这里."

  "这三大圣子天赋出众,据说不下于当年的妖皇,一旦让他们成长起来,必然会成为我人族大患."

  "有心无力啊.这里可是彗星长廊,他们不杀我们已经不错了,我们哪里能阻止他们."

  "他们三个恐怕都是为了星之王而来."

  "以他们的身份和地位,当然要争星之王."

  "你们说,凶君是不是为了星之王而来"

  "除了星之王,还有什么能让他费那么大的力气准备数年"

  "那可未必,圣墟的秘密极多,他或许是想从圣墟借道去别处."

  "若他真是为了星之王,恐怕真像之前方运说的,他得到过跟彗星长廊有关的神物."韩守律道.

  "这都无法确定.我们现在只能考虑如何才能过这落星桥."

  "唉……"

  众人叹气,这落星桥实在超过他们的极限.

  "方运,靠你了."颜域空无奈道.

  方运点点头,道:"你们继续寻找办法,我再去试试."

  方运说完叫上牛山一起走到落星桥的边缘,让牛山外放气血之力保护自己,避免被流星下落的冲击波攻击,随后开始感受那寒意.

  这里的寒意更强.方运用尽一切去感悟这寒意,却没有丝毫的效果,除了觉得身体冷,没有任何收获.

  方运没有气馁,继续慢慢感悟落星桥的寒意,若是不能深刻地感悟到,就无法引动这些寒意,无法通过落星桥.

  方运没有利用文胆之力去抵挡,不多时,身体渐渐僵硬起来.恍恍惚惚间,方运感到自己好像回到了第一长廊,在第一长廊的寒风中艰难前行.不多时,方运又感觉自己被雪崩坡掩埋,寒意森森的白雪覆盖在自己的身上.

  方运如同冰雕一样站在那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方运从这寒意中感受到一种愤怒,这种愤怒不是生气,更像是一粒种子慢慢发芽,要破土而出的生命怒放.随后这愤怒突然变化,如同天地怒而河山崩裂.

  方运感到一阵恍惚,脑海中浮现以前看到过的宇宙星空的画面,以前感觉那协面无比美丽.可现在却从其中感受到浓浓的寒冷,孤独和绝望.

  到了最后,方运感到自己彻底失去了知觉,迷失在无边无际的星空中.

  突然,一个巨大的影子浮现在前方.散发着毁天灭地的威压,撕裂整片星空.

  方运猛地惊醒,而周身的寒意变得若有若无.不再主动侵蚀自己.

  方运目光迷茫,过了好一阵目光才变得清澈,然后陷入沉思.许久之后,他试着去引动那寒意,发现那寒意和天地元气一样,一旦以才气带动天地元气,就可以带动这些寒意,形成强大的力量.

  方运又站了好一阵才下桥,而所有的举人都在桥下看着他.

  "你总算下来了,我们还以为你被冻僵了."

  "怎么样,有办法了"

  众人充满期待地看着方运.

  方运轻点了一下头,道:"我已经有了模糊的想法.如果不出意外,我可以顺利把大家带到桥尾半里处,但最后的半里如何通过,我没有十足的把握."

  众人的目光黯淡下来,不过没人说什么,这第四长廊的考验太难了,方运做不到很正常.

  方运则向桥上看去,桥上和周围的妖蛮不仅没有少,反而多了起来,看来第三长廊的妖蛮已经陆续来到.

  此刻桥上没有一个圣子,恐怕已经顺利通过第四长廊.

  方运问:"那些圣子都是用同一个办法过桥的"

  李繁铭道:"不是.一头蜥蛮人竟然用了他们蜥蜴一族的妖术,让流星去撞自己,但临死前把断尾扔出去,身体和流星同归于尽,而断尾很快又化为新的蜥蛮人."

  "断尾逃生,这个我倒听说过.别的妖蛮呢"

  "别人都学那虎妖圣子,让流星先撞击冰桥,然后再用各种方法应对,有的和那虎妖圣子一样利用身体去硬抗,有的是利用特别的妖术,还有的妖蛮凭借可怕的速度直接跑下桥,那流星自然就消散."

  "你们见过他们的逃跑方式,有没有什么启发"

  "有启发.我们已经商量好躲流星第一次攻击的方法.我们在进入最后的区域的时候,先用战诗词的力量保护好自己,再使用疾行诗向前冲,一边掐好时间出口成章念诵,一边奔跑.在流星就要落下的时候,念完大风歌最后一句,让形成的狂风爆开,把我们吹走,配合疾行诗的.速度,足以避开流星!"

  方运道:"这个方法我也想过,但爆开的时候,你们若用防护战诗,的力量吹不动你们,要是不用防护战诗词,爆开的力量足以重创你们,怎么躲过流星接下来的攻击"

  "没错,结局就是我们重伤,所以只能是启发,不能实施.更何况流星的速度太快,我们根本无法抓好时机."李繁铭无奈一笑.

  方运突然一笑,道:"经你这么一说,我突然想到,这个方法可以作为最后一环!"

  "哦"众人黯淡的眼神突然明亮起来.

  "你快说!"

  "我就相信你有办法!"

  一旁的大兔子兴奋地蹦跳着.

  方运道:"若是穿过一次冰层的流星撞击你们,你们能不能及时用躲开"

  "当然能!我们又不是猪!你到底有什么办法"孙乃勇大声问.

  方运道:"我能创造出一堵冰墙,像冰桥一样让流星穿过,削弱流星的力量,然后你们再引爆的力量.吹散自己,再让流星砸进桥面,这样流星所剩的力量微乎其微,我等哪怕重伤,以出口成章的力量也能击溃最后的流星."

  "等等!先不说你能不能创造出一堵蕴含奇异力量的冰墙,你在说‘我们’"师棠难以置信地问.

  "对!你们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人头大的流星砸到冰面只能造成两丈方圆的洞,我们相互间只要间隔三丈以上,就不怕被多颗流星砸到.除此之外,我没有别的办法帮你们过落星桥.过还是不过.由你们自己决定."

  "方运,你这么做有几成的把握"

  方运早就经过推算,立刻道:"八成!"

  "啊这么高我加入!"李繁铭有些兴奋.

  "我以为最多有五成的把握,八成值得一试!"

  但是,超过十个举人犹豫不决,这里可不是雪崩坡,流星的威力谁都见过,方运说能获得冰桥的力量,实在太匪夷所思.

  "我……退出."一个举人默默转身离开.到一旁使用冰石回到之前的广场中,止步于第四长廊.

  "我也退出……"

  "对我来说,能进入彗星长廊已经是千载难逢,现在又过了第三长廊.我心满意足.我自知能力有限,哪怕有方运相帮也未必能安然通过,抱歉.谢谢方运!以后若去嘉国,我必当大礼款待!"

  一个接一个举人退出.最后只剩下二十一人.

  方运身边的众人没有怪那些退出的,量力而行是读书人的准则之一.

  退出的举人没有都离开,还有五个举人站在一旁.准备等方运有了结果再做决定,他们的目光充满矛盾.

  "还有谁想离开"方运环视剩下的二十人和一妖一蛮.

  无人开口.

  "好!我过桥的方式非常特别,实在难以解释,但我说一些注意事项,只要诸位不乱走,我有信心把你们带到桥尾半里处."

  接下来,方运一一说明注意事项,然后带着众人走到桥边,静静地仰头看天,在一波流星下落后,方运道:"使用疾行战诗!"

  众人纸上谈兵,或出口成章,每个人身上都被疾行战诗的力量环绕,轻风拂动,然后在方运的带领下冲向落星桥.

  桥头部分的流星相对非常稀少,众人几乎想都不想,闷头跟着方运跑,而方运跑一两步便抬头看一眼.

  疾行诗的速度飞快,方运到了一个地方后,突然停下,道:"这里就是安全点之一,先等等."

  方运接着抬头计算天空星辰的规律,有了一点端倪后,便立刻往下一个安全点跑去.

  这里的天地元气格外浓郁,疾行战诗持续时间是平常的几十倍,一路上众人几乎一直用疾行战诗.

  不到一刻钟,方运就带领所有人来到桥尾半里处.

  落星桥明明比前三长廊都难,可这么短的时间就到了最后的半里处,以至于方运说"到了"的时候,他们都不敢相信.

  "方运受累了."颜域空一声轻叹.

  "我等走得越容易,方运这个领路的就越不容易."

  方运转过身,正要说话,却望着桥头愣了一下.

  因为这里比较安全,众人也回头望去,就见十多个血妖蛮正沿着之前他走过的路线前进,其中过半是圣族妖蛮.

  那些血妖蛮很快发现方运在看他们,得意洋洋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