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245章 《将军令》

第245章 《将军令》

  颜域空话一出口,无人再劝,无论是方运的勇气还是颜域空的气度,都让一切劝诫变得苍白。

  身为读书人,终究要有一颗不屈文胆,哪怕对方是看来不可战胜的皇都军。

  “你呀,人不狂,但做起事来真是狂。既然方师出战,那我便追随,我们的命,从雨夜之后,就算是您的了。”李繁铭道。

  “韩某愿往。”

  宗午德无奈地道:“既然如此,我等也只能奉陪到底。方运,若是失败也无妨,雾蝶可以不要,但星之王不能让与妖族。我们想方设法治好你的伤,颜域空、墨杉、孙乃勇和你可谓天下四大举人,去争那星之王最有希望。”

  “对,胜败乃兵家常事,我等先力战皇都军,实在不敌可放弃雾蝶,向妖蛮两族救援,他们不会置之不理,否则他们也可能被妖皇金卫和皇都军挡在门外。”墨杉道。

  孙乃勇笑道:“我是兵家子弟,这话应该我来说。”

  众人微微一笑,原本略显惨淡的气氛有所好转。

  颜域空环视众人,道:“谁不愿与皇都军一战,大可离去,若到时候谁不出力,甚至从中作梗,我保你走不出圣墟!谁人有疑问?”

  柳子智沉默不语,荀烨也沉默不语,无人离开。

  “好!乃勇是兵家传人,又曾与皇都军对阵,由他来指挥。”颜域空道。

  随后,孙乃勇立刻画了一张简图,然后指出几个关键点,又说了一些战斗的注意事项,讲到一半,方运道:“这里停一下,开战前,我先一人迎战皇都军。你们的目标是那些妖将,不是妖兵。”

  孙乃勇眯着眼看着方运,缓缓道:“军中无戏言!若有任何偏差,全盘皆输,这个罪责你来负?”

  “我以战曲初鸣杀妖兵,若不敌,甘愿受罚。”方运道。

  “战曲初鸣,不愧方镇国……”师棠轻叹。

  “战曲初鸣向来有极大的变数,我不能因你而罔顾他人性命。既然如此,我制定两种计划……”随后。孙乃勇制定了两种作战计划,一个以方运成功为前提,一个以方运失败为前提,尽量做到万无一失。

  不多时,妖蛮那边大喊:“人族,准备好了吗?还在磨墨吗?”

  孙乃勇大喊道:“我们已经准备好,你们这些杂碎,要是连区区十个金卫都拦不住,滚回妖界抱着你娘喝奶去吧!”

  妖蛮两方大怒。骂骂咧咧动起来。

  “等你们被皇都军打得哭爹喊娘的时候,记得跪下叫爷爷!妖蛮的好兄弟,走!拦住那十个金卫,让皇都军好好操弄那帮人族!皇都军的杂碎。你们要是被人族打败,以后别他娘的说是妖界十三军,我们‘熊虎军’丢不起那脸!”熊苍大吼。

  青铜巨门前,那狼蛮帅金卫轻蔑地看了一下人族。道:“你去让他们闭嘴!让他们知道我妖族真正的厉害!”

  “哈哈,我要杀光他们!”狼蛮帅肩头上的翠绿色鸣奇鸟振翅飞翔,飞到皇都军的上空。悬停在气血妖旗之后。

  “死吧!”鸣奇鸟说完,突然对准方运等人张开口。

  “鸣奇……鸣奇……”

  奇异的声音骤然爆开,一股无形的震荡扩散,空气轻轻一震,劲风包裹着鸣奇迷声吹来,直刺众人耳膜。

  地面竟然起了扬尘。

  “哼!”颜域空冷哼一声,文胆一境大成的力量扩散,把鸣奇迷声彻底挡在外面。

  除了方运、墨杉和孙乃勇等少数几人,其余人都是身体一晃,随后恢复正常。

  那鸣奇鸟没想到举人中竟然有人可以阻挡自己,尖叫道:“只要皇都军减员不超过九成,这气血妖旗就在,只要气血妖旗在,你们就杀不了我!我倒要看看是你的文胆之力多,还是我叫得久!鸣奇鸣奇鸣奇……”

  “皇都!”一头妖将突然用妖语大喊一声,三千皇都军齐齐上前,不同的妖族分成不同的小队,便于猎杀人族。

  淡淡的血色雾气自气血妖旗上洒下,笼罩所有的皇都军士。

  “方运……”颜域空面色一沉,扭头看方运,却发现方运的轮椅上多了一架琴。

  哪怕在烈日之下,琴上的光芒也清晰可见,尤其是琴上的闪电龙纹,甚至有些许刺目。

  “就看你的了。”所有人默默地看着方运。

  方运闭着眼,两手缓缓地放在琴弦上,三息之后,突然睁开眼,目光如电,眼中战意如烈焰熊熊。

  “一曲《将军令》,送葬皇都军!”

  方运说完,手指扣弦拨弄。

  “嗡……”

  唐朝大军出征的千古名曲响起。

  将军令第一段,军营号角。

  一股如九天之上突降的雷鸣声自琴弦响起,瞬间传遍前方。

  那妖将鸣奇鸟的声音本来极大,但琴音一出,原本向方运等人吹来的扬尘骤然逆卷,风沙四起,直扑皇都军中。

  皇都军中的血雾被吹得轻轻一抖,所有的皇都军皱起眉头。

  方运手指轻动,震胆琴发出阵阵雷鸣般的号角长响,有号令十万军士之威,形成一股浑厚的气势压向皇都军。

  大风变狂风。

  皇都军的妖蛮士兵立刻感到胸口发闷,脚步突然停滞,整支大军出现了短暂的混乱。

  那鸣奇鸟突然闭上嘴,惊恐地看着方运,因为那震胆琴中散发着一种让它不得不臣服的神秘力量。

  琴音一变,《将军令》第二段“将军下令”出现,这一段琴音则严正刚强,仿佛真有一位勇武的将军在训话。

  一个个半透明的士兵浮现在前方,眨眼间就有一支千人长枪军横在前方,挡住皇都军。

  这些士兵明明是长枪兵,但却人人身穿重甲,不仅手持长枪,腰间还佩着大刀。

  方运深吸一口气,琴音再度一变,原本刚强的琴音变得沉重。一丝淡淡的杀意在空中弥漫。

  秋意四散。

  狂风变成暴风。

  暴风如浪扑向皇都军,一道道锋利细碎的风刃暗藏在暴风中,密密麻麻的“嗤嗤”声响起,妖族的毛发漫天飞舞,那些妖将安然无事,但妖兵们的皮毛上出现一道又一道细长的伤口。

  一千长枪兵开始上前奔跑。

  皇都军的妖将们立刻大吼:“加速冲锋!不能等了!”

  “好强的琴音,好大的范围,好可怕的战意和杀意,这首战曲隐隐有一国之威啊。”师棠忍不住赞叹起来。

  所有举人看向方运,看着他的震胆琴。琴音鸣伤三千敌,这不是只有翰林才能做到吗?连进士都极难做到,方运区区举人怎么可能?哪怕有鸣雷之音,也不可能伤到如此多的妖兵啊!

  方运的手指骤然加快,琴音骤然变得无比急切,时而是雄厚磅礴,如万军冲锋,时而尖锐刺耳,如长枪刺出。

  将军令终曲。两军对垒。

  终曲一出,暴风反而消失,战场上出现了短暂的宁静。

  一千长枪兵和三千皇都军马上就要对撞。

  突然,震胆琴出现噼里啪啦的杂音。

  周围的举人惊骇地看到。整张琴被密密麻麻的蓝白双色雷电包裹,方运弹奏的不是琴弦,而是雷电!

  突然,琴上的雷电冲向天空。

  众人抬头看去。天空出现一团雷云。

  “咔嚓!咔嚓!咔嚓!……”

  雷云中千雷齐发,每一道雷电都劈中一个长枪兵。

  妖蛮两族吓了一跳,雷霆之力比其他力量更容易击穿气血。这也是龙族不畏妖蛮的原因,可看到雷电劈中那些士兵,他们顿时高兴起来,但是,他们的笑容很快消失。

  被雷霆劈中的所有士兵全身雷光闪动,身体瞬间膨胀,变得比最壮的牛蛮兵都强。

  “杀!”

  皇都军和雷霆长枪兵相撞。

  “噗噗噗……”

  最前面的一支雷霆长枪击中一头狼妖兵的腹部,犹如利刃刺进豆腐一样,毫无阻碍地把狼妖兵刺个通透。

  那狼妖兵无比悍勇,眼中毫无惧色,竟然要去抓挠枪兵,那枪兵一抖长枪,把狼妖兵震飞。

  狼妖兵吐着血倒在地上,但是它眼中没有任何恐惧,妖族骨子里的凶意被彻底激发出来,随后它感到大量的气血涌入自己的体内,咧开嘴笑了。

  气血妖旗在,皇都军不死!

  但是,这只狼妖兵突然愣住了,它低头看向自己的腹部,一抹雷光在伤口闪烁,那些气血之力一旦让伤口愈合,雷光会立刻撕裂伤口。

  狼妖兵的血如同决堤的江水一样喷洒着,大量的气血之力随着血液流逝,而气血妖旗仍然源源不断抽调别的兵将的气血送入它的身体。

  “不要给我气血,我活不了……”狼妖兵轻轻地哀嚎。

  气血妖旗不是人,没有智慧,气血妖旗在,皇都军不死!

  狼妖兵有气无力地躺在地上,气息越来越弱,但大量的气血之力依旧注入它的体内,直到灌注的气血超过它自身气血总量的五倍,气血妖旗才停止。

  狼妖兵死了。

  参战的三千皇都军全都只剩纯粹的战意,在气血的刺激下变成杀戮的机关,暂时没有发觉这些异状。

  但是,不在战斗中的其他人却看得清清楚楚。

  “怎么回事?方运竟然有破气血妖旗之法!”

  “不对,应该是鸣雷石漆的作用,与方运无关。”

  师棠突然道:“不,鸣雷石漆没有这个作用,是方运的琴音带着杀气,如秋去冬来,万物灭绝。而且这一曲中,有了琴道九音中的‘透’,声音悠远通透,使得千人枪兵可以发挥最强的力量。”.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