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4章 卫皇安

  “永不释放?这意味着……进入镇罪殿容易,但出来十分困难?”云照尘问。【】

  “正是如此。所以当看到‘镇罪’二字的时候,我更希望咱们遇到的是一座不重要的五龙大殿。这镇罪殿的危险程度,还要大过普通的六龙大殿。”方运神色凝重。

  “你们看,那些妖王和大学士都不敢轻举妄动,似乎都在观望,很明显,都意识到这座镇罪殿不一般。”

  方运看着镇罪殿,道:“你们看,通往镇罪殿正门口的路上,两侧都是石化的战像,若没有龙族御令,一旦踏足镇罪殿范围,必然会被那些战像围攻。”

  众人看着那些石像,若有所思。

  那条通往主殿正门的道路足足有十里之长,两侧的巨大战像总数超过一千。

  而在正门附近的两侧,各站着十具足足有八层楼那么高的战像,比普通妖王战像高出三丈,而且不像妖王战像全身只是石头打造,这十具战像的身上还穿着铠甲,只是金甲表面有一层薄薄的石制涂层。

  “我们怎么过去?”连平潮的面色有些灰暗。

  “不可能过去的。”刘苑轻声叹息。

  “我们……”

  突然,所有战像表面开裂,掉下一层细碎的石肤,然后齐齐大吼。

  “嗷……”

  大妖王战像表面的石肤脱落后,露出闪亮的金甲。

  两头金甲大妖王战像和两百余妖王战像突然离开原地,飞快地冲进偏殿,也不知做什么。

  其余的战像转动头颅,用深红的双眼扫视正殿门前的所有人,杀机骤现。

  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一些人本能要逃跑,但那些战像竟然只是看着,没有出手。

  “那些战像怎么会进入大殿,莫非是大殿里发生了什么?”

  “完全猜不透,云方。你有何见解?”

  十个大学士一起望着方运。

  方运道:“龙族有基本的规矩。这些战像,应该只负责大殿周围,不可能负责内部的事项。唯一的可能是,有人正从镇罪殿后面偷入其中。所以这些战像穿过偏殿前去阻止。”

  “我们要不要去看看?”刘山阿问。

  云照尘轻轻摇头,道:“镇罪殿方圆百里,我们绕过去恐怕要过半个时辰,甚至会遇到不可测的危险。不过,既然他们引走一部分战像。对我们来说是好事。”

  “先到的那些人发现咱们了!”

  方运向前看去,就见先到的那些大学士和妖王正转头看过来。

  “五支人族队伍,四支熊妖队伍。不过妖王的数量远远多于大学士,人族堪忧啊。”

  “我们继续前行。那卫皇安和莫遥都来了,不愧是血芒古地最强大的两位大学士。另外三支大学士队伍,应该是亚圣世家之人,其中就有孟家大学士。被我们吓跑的熊崆和熊煞也在。”

  “你们仔细看看熊妖队伍,说是四支,可实际却有六支部落,暴峰部落归入了凶牙部落。灰岩部落归入了怒斧部落。”

  “那莫遥和卫皇安的队伍里,似乎都有几个生面孔啊,莫非是圣元大陆的大学士?”

  附近的十个大学士竟然都看了方运一眼。

  方运神色不变,心中起微澜,莫遥和卫皇安两支队伍的大学士他一个都不认识,这意味着,其中那几个云照尘等人也不认识的大学士,必然利用画道易容。

  “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六大亚圣世家的人绝不会易容,因为他们的目的很纯粹,没必要遮遮掩掩。那几个大学士既然易容。必然和我一样不想被人发现,必然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莫非,血芒古地的圣庙通缉令,就是他们出面下的?”

  方运又想起来。莫遥与卫皇安都想抓自己,只不过莫遥是生死不论,卫皇安只要活的,两人到底有什么目的?

  方运沉默不语,因为得不到有效的讯息,无法做出准确的判断。

  不过。方运没有坐以待毙,是一边前行一边传音给云照尘道:“云兄,帮我指出在莫遥与卫皇安两人队伍中的陌生人。”

  随后,云照尘传音告诉方运那几个人的相貌特点,足足有五个大学士。

  方运装作不经意间扫过那五个人,发现那五个人面色极冷,目光中的杀意非常浓烈,甚至让人怀疑他们五个人充满兽性。

  方运立刻明白,这五人进入血芒古地后,受到血芒之力的影响,心神已经起了变化。

  就算没有彻底失去理智,文胆文宫也必然受损。

  想到这里,方运暗自庆幸,幸亏自己被血芒之力影响不大,否则的话,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随后,方运观察其他人。

  孟子世家、荀子世家与曾子世家等三家人站立在前方,他们只是回头看了一眼,并没有做出任何特别的举动。

  方运则认真扫过所有人,认出了三个世家所有的人,曾子世家的人中,竟然有一个景国大学士,而且是陈圣世家的陈定鼎,乃是家主陈铭鼎的堂弟。

  方运目光一动,迅速看向另外的四个熊妖部落。

  那四个部落虽然有六个部落组成,但只打出四个部落的旗号,分别是怒斧部落、凶牙部落、血爪部落和百妖部落。

  方运仔细一算,这里果然无比危险,十大部落中只有六个能到大殿门口,而且两个部落损兵折将,其余四个部落,恐怕未必能抵达这里。

  六大亚圣世家,只到了三个。

  血芒古地的人族大学士有七八支队伍,现在到了四支,而其中一支成为方运的队伍。

  除了镇罪殿后面的那支不知名的队伍,外面还剩约十支队伍,恐怕过半已经再也回不去血芒古地。

  如此惨重的损失,却连镇罪殿的正门都没进,可见这里多么危险。

  “照尘兄,展帆兄,还有诸位大学士,能在此地相见,实乃幸事。”一个舌绽春雷的声音从前方响起。

  方运望向说话的人,一身很普通的青衣大学士服,一头黑发唯有两鬓斑白,眼眸中散发的竟然不是红光,而是略带紫色,不知是紫色眼睛的缘故还是神态的缘故,方运感到此人身上威严极盛,他周围的大学士在他面前仿佛只是地位卑微的下属。

  紫目卫皇安,血芒古地第一大学士。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