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妖皇卫

  李繁铭怒瞪兔子一眼,道:“那就这么定了!三年后的孔城中秋文会,输的一方请赢的一方吃蛟龙宴!我一人预订五万两的!”

  “三年后齐聚孔城,共享蛟龙宴!”

  “好了,出发吧。”方运摇头笑道。

  牛山推着轮椅向前走,其余人纷纷跟上。

  “下一个地方是幽月谷,夜晚进入山谷后,里面的月亮和外面的大不一样,不知现在地貌是否变化。”一人看着地图边走边说。

  在路上,方运又把第二本书背下来,学会了举人和进士的联合战斗之法。

  两本书录入奇书天地,以后学习起来就方便。

  为了尽快掌握这两本书,方运不断在心中默背,不懂的地方或者问在场的其他举人,或者翻找其他书籍查阅。

  不多时,众人来到一片乱石山前,周围横七竖八躺着上百妖蛮兵将的尸体,干涸的血液如同浓浓的朱砂洒在周围。

  众人仔细看去,一些石头上有晶莹的水珠,哪怕在如此炽烈的太阳下也没有蒸发。

  “那是变雾之血!这里死过变雾,竟然能杀死变雾,不得了啊。”牛山大叫道。

  韩守律等几个举人跑过去,陆续说出自己的发现。

  “有变雾杀妖蛮的痕迹。”

  “有启国高升号的袍子布片,有我人族举人在这里受伤。”

  “有圣族妖族的血迹,战况十分惨烈。”

  “有进士文宝的碎片!”

  方运也在仔细观察现场的痕迹。不用那些举人说,他已经看出来。这里经历了一场大战,而且极可能是雾蝶引发的混战。

  最后,方运看向圣墟中心处,因为一切痕迹都显示混战往前方继续,而且,那里正是妖祖门庭的方向。

  “怎么办?”众人议论纷纷。

  方运道:“还能怎么办,雾蝶就在眼前,人族其他举人还在。当然是勇往直前!不过,大家有心理准备,此去艰险,不愿去的可留下。牛山,走!”

  “是,陛下!”

  牛山用力推着轮椅,其他人愣了一下。全部跟上。

  所有人把胸前的托板放下,毛笔、墨瓶、纸张和文宝等全都准备好,马雄几人控制着机关犬跟上,师棠把琴背在身后,随时可以弹奏,而他旁边的一个举人左手托着围棋棋盘。右手不断把玩着黑白棋子。

  一路无风,但每个人的衣袍鼓荡,文胆和才气的力量不由自主外溢。

  那几个妖蛮兵将严阵以待,体表多出薄薄的血色雾气。

  蛟龙宴的事情仿佛彻底成为过去,每个人的目光都无比认真。每个人的脚步都无比稳重。

  圣墟的雾气始终不散,三里外依然看不清。

  众人跑了许久。突然,前方的迷雾全部散开,一座高达千丈的青铜大门横在前方,那大门如同一座高山耸立,门上遍布血色的花纹,门顶血云环绕。

  如世界尽头。

  每过一息,就有无数血色妖蛮异怪的头颅、爪牙从门上涌出来,它们充满愤怒和恐慌,发出无声的呐喊,仿佛在向门外的人求救,但它们很快被无形的力量吸回门里,消失不见,不多时,那些凶兽浮现出来,妄图挣脱,如此反复。

  每一头凶兽都至少有大妖王的实力,相当于人族大儒。

  这青铜巨门散发着血腥和危险的气息,仿佛有着吞噬天下的凶威,让人看着头皮发麻。

  青铜大门虚掩着,哪怕只有一个门缝,也足有几十丈宽,足以供大量的人进入。

  青铜巨门发出轻轻的轰鸣,在徐徐关闭。

  新到来的每个人的心都好像被那不断缩小的门缝揪住,每个人都觉得若是大门关闭,自己将失去人生最大的一次机遇。

  在巨门之下,站着十头妖蛮,每一头妖蛮的身上都穿着奇异的铠甲,那铠甲通体金光灿灿,但在铠甲的内部,却有一道道青黑色的血管,血管内流着鲜红的血液。

  那铠甲仿佛是纯金融入血肉,形成奇异的血金色。

  “妖皇金卫。”一个举人的声音里带着无法掩饰的惊恐。

  在十头妖皇金卫的前方,整整三千妖蛮兵将列阵,把青铜门缝堵了个结结实实。

  这些妖蛮个个气血充足,杀气腾腾,每头妖蛮的额头都有一个奇异刺青,那是妖界十三支最强妖军之一的“皇都军”的标志。

  皇都军的上空,浮着一面由气血凝聚的大旗,大旗上是一个血色爪印,和刺青相同,外放强大的力量鼓舞着每一头妖蛮。

  只要皇都军旗在,这三千皇都军可力敌十万人族士兵。

  在三千妖蛮的对面,则有一些奇怪的组合。

  皇都军在南,大量妖族在北,少一些的蛮族在西,而七个举人在东,东西南北的中心,围着更奇怪的组合。

  两团直径一丈的雾气悬浮在空中,一只浅粉色的蝴蝶不时在雾中飞来飞去。

  这些妖蛮人大都是举人层次,还有一些妖蛮已经达到妖帅的层次,相当于进士。

  在更远的地方,站着一头头更强大的妖族或异怪,有蛇妖,有虎妖,有一棵巨大的异木,有狮头人身的狮蛮人等等共八个,每一个都至少有妖王的实力。

  这八个妖王和那些严阵以待的妖蛮人不同,它们坐在地上,聊天吃喝,几乎就是看戏的观众。

  这些妖蛮人放在任何地方都是可怕的力量,有着毁城灭州之能,但在巨大的青铜门下,他们显得十分渺小。

  那青铜巨门仿佛是通天的门户,下面所有妖蛮人都是蝼蚁。

  妖皇卫中有一头狼蛮帅。他的肩头立着一只碧绿得近乎透明的小鸟,正在张着嘴大叫。声音传遍数十里。

  “尔等虫兽听令,吾乃妖皇麾下传令鸣奇!大皇子命令,除却妖界十大妖将圣子,其余皆不能入妖祖门庭,违令者,屠一族!我不想讲废话,我要杀光你们!”说完鸟毛炸起,面露凶色。

  鸣奇迷声。这鸣奇鸟哪怕没有动用迷声,许多人也感到不适,几个举人甚至面色苍白,眩晕欲吐。

  文胆达到一境的少数举人则丝毫不受影响。

  那位八尺高的狼蛮帅金卫目中血光大盛,他的身上几乎不见皮毛,因为外露的身体大部分被那血金色的奇特铠甲覆盖,完全不似蛮族。更像是奇异的机关兽。

  狼蛮金卫缓缓道:“那雾蝶我等不管,你们取了雾蝶就走,若是敢进妖祖门庭,杀无赦!”

  突然,北面的妖族群中爆出一声熊吼,曾攻打村庄的圣族熊妖将熊苍轻蔑地道:“雾蝶只有一只。有更好,没有无所谓。但妖祖门庭对我等来说却比雾蝶重要!雾蝶终究是外物,那妖族门庭中……人族在,我不多说。”

  一丈高的熊妖将直立起来,如同一座小山。气势骇人。

  狼蛮金卫看向熊苍,缓缓道:“半年前皇都军已经下令。让你改名,你躲在熊族之中,至今不改‘熊苍’之名,今日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

  熊苍怒道:“呸!我们熊族虽不在乎名字,但他妖皇寂苍可叫苍,我为何不可!有本事去熊族杀我,在圣墟仗着金卫多算什么?妖族的诸位,妖皇不妖不蛮,蔑视我等纯血妖族,你们可怕?”

  “连圣墟都不怕,怕他妖皇作甚!”

  “我乃圣族血脉,妖皇还未封圣,岂能阻我!”

  “让我们进妖祖门庭,不然回去联合诸族讨伐妖皇!嘿嘿,前两次讨伐妖皇我不在,第三次讨伐我必参加!”

  妖皇卫眼中凶光如火,血金铠甲上的血管缓缓粗大,里面的血流开始加快。

  “各位蛮族的朋友,你们怕妖皇吗?”熊苍笑着向另一边问。

  “妖皇那个杂碎,明明是蛮族却仇视我蛮族,死了才好!第三次讨伐妖皇我们部落定要参与!敢挡老子去妖祖门庭的都该死!”

  “妖祖门庭千年大开一次,岂能错过!”

  “嘿嘿嘿,妖皇卫,识相的马上让开!别以为自己是妖帅就指手画脚,我等圣族妖将谁没杀过几个妖帅蛮帅?”

  在妖蛮的争吵声中,方运等人继续前行。

  李繁铭幸灾乐祸道:“妖界从来不太平,人族近年来有只文战不武战的规矩,但妖界始终就是一片战乱,可谓一个妖圣一个山头,一个种族一个势力,远比人族更加复杂。不过它们齐心协力的时候很可怕。”

  一头妖王突然道:“咦?有人族来了。”

  所有妖蛮人一起望向方运等人。

  “方镇国!守律兄!繁铭!”青铜巨门下的一个举人大喜,用力招手。

  七个举人中,圣墟路前三的颜域空、墨杉和孙乃勇都在,排名第五的宗午德也在,同时还有一个让方运记忆深刻的人。

  江州解元柳子智。

  颜域空三人都不带灵兽,其余四人都有灵兽。

  “他怎么来了?”熊苍有些后怕地看着方运,眼中闪过一抹凶意,他记得这个坐在山洞口的人,控弱水之能至今让他心惊。

  等方运等人近了,颜域空快步迎过来,神色严肃,问:“方运你伤到何处?竟然要坐机关椅。”

  方运看了看颜域空,又看了一眼跟着颜域空过来的柳子智,对颜域空道:“小伤病,很快就会好,不必担心,不影响我写战诗词。”

  李繁铭忍不住道:“你们小心凶君!凶君把分神寄托在灵豹体内,偷入圣墟,并且偷袭毒杀方师,幸好被救下,不然现在已经被凶君害死。”

  “凶君竟然偷入圣墟?用得必然是《韩信三篇之暗渡陈仓》?我明白了!”颜域空立刻想通前因后果,

  “等等,你称他为方师?”颜域空想不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