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154章 巨虾战像

第1154章 巨虾战像

  石像的本体由黑色的大理石组成,而胸口有直径三丈的圆形雕纹,雕纹异常复杂。『≤,

  这石像的外形是直立的巨虾,虾头尖锐,两只外凸的眼睛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散着鲜红的光芒。巨虾战像不仅有两根大虾钳,腰两侧还有四根较小的手臂,都可以用来攻击。

  五层楼高的巨虾战像跑起来的时候,犹如微型地震,地面咚咚作响,周围的许多碎石物件颠簸,声势骇人。

  “是龙族的战像!有普通妖王的实力,不要攻击别处,只攻击它们的关节部位。云方你退到后面,随时准备使用防护战诗,不需要你战斗。其余人与我一起迎敌!”

  “那就麻烦诸位了。”方运立刻后退几步,站在六位大学士身后,目光却盯着战像身上的雕纹。以前敖煌说过,龙族的战像对外族来说只能硬碰硬解决,尤其对古妖来说,只能用命去阻拦。

  但是,龙族自有一套办法应对,只需要把龙力送入战像胸口的雕纹,就可以封住十个时辰。

  本来在跃龙门之前,方运是没有资格使用龙力,文宫蟠龙虽然有龙力,但难以外放,只能用来保护文宫。可在学海的龙船形成龙门投影后,方运现自己可以调动文宫蟠龙的龙力,虽然龙力稀疏,只是幼龙的层次,但终究是真正龙力,封住雕纹绰绰有余。

  现在不是危急时刻,根据和云照尘的约定,方运不用暴露实力,先唤出了连诗刺客,然后按部就班唤出白马将军和翰林战诗兵将。

  六个大学士战斗经验十分丰富,先作了疾行战诗,开始向各处分散疾行,然后以战诗士兵减缓巨像的度,再使用强大的大学士攻击战诗、唇枪舌剑和文台的力量。

  方运一边后退,一边观察大学士层次的战斗。

  十具战像很强。五层楼那么高,众人只能仰望,乍一看强的不讲道理,哪怕是大儒也会被虾钳轻易夹成肉泥。

  但是。读书人擅长远程攻击。

  数以千计的战诗兵将如同蚂蚁挡在战像脚下,战像本能地用虾钳砸、用脚踢,它们的动作和正常的人类一样敏捷,往往一击就能杀死上百战诗兵将。

  击杀兵将的代价就是,它们的度减缓。

  六把闪亮的才气古剑在战像身边飞舞。战像很敏捷,但才气古剑不过尺许长,度过三鸣,已经完全越了战像能捕捉的范畴。

  方运微微一笑,当年制作这些战像的龙族,绝对想不到会出现唇枪舌剑这种力量,哪怕古妖种类繁多,也不会隔空御物,最多投掷一些硬物,和唇枪舌剑完全无法相提并论。

  才气古剑瞄准了战像的关节处不断攻击。火花四射,撞击声连绵不断。

  方运一边看,一边揣摩这六个大学士的控剑之法,很快现了一些之前被自己忽略的细节,暗暗记在心中。

  六位大学士在控剑之余,也偶尔使用战诗,主要是用来阻挡和减慢战像的度,而真正的攻击主力除了唇枪舌剑,还有文台。

  文台是大学士形成的强大力量,如同唇枪舌剑一样。可以不断成长。

  方运扫过六人的文台,就见云照尘、叶放歌、谭禾木和连平潮四人的文台一模一样,都是普通的一层文台,文台上都有一座惟妙惟肖的祠堂。

  这就是血芒古地大学士的特点之一。大都使用“祠堂文台”,从血芒古地严厉的宗法制度中吸收力量,并化为战斗的力量。

  经过观察,方运现连平潮善于使用宗法制度中“罚”的力量,比如“恶逆”“不道”“不义”或“内乱”的力量。

  他的祠堂文台总会出一股黑色气流,包裹着战像的关节处。不断造成破坏。

  而云照尘、谭禾木和叶放歌三人则主要使用宗法制度中跟礼相关的力量。

  方运目光落在云照尘身上,就见他的宗祠文台外放出一道清光,笼罩一具战像,那战像完全不会奔跑,只会一步一步慢慢行走,每一个动作都标准无比,显然是用了“宗主家法”,命令战像必须如此。

  叶放歌在云照尘的基础上,使用了“嫡庶尊卑”的力量,他的宗祠文台外放两道清光,笼罩两具战像,无论那两具战像如何挣扎,都无法过被云照尘命令过的那具战像,因为他们被定为卑微的庶子,永远不能越过尊贵的嫡子。

  方运第一次见到这种力量,颇感好奇。在圣元大6,由于法家的强大,这种宗法制的力量空前虚弱,连礼殿之人也很少使用宗法的力量。

  可在血芒古地,数百年来大量的读书人在宗法制的秩序下生活,大学士一旦形成祠堂文台,力量不容小觑。

  方运暗暗轻叹,宗法制度终究会被法家力量取代,任何妄图阻挡大势的人,都将被浩浩荡荡的历史潮流粉碎。

  血芒古地偏安一隅,只要与外界的通道没有被打开,就可以一直维持。

  战像的数量虽然过大学士,可只会用身体进行近战,哪怕个个都有普通妖王的实力,也依旧被六个大学士玩弄于股掌之间。

  仅仅百息之后,十具战像全部倒在地上,它们的关节处遭到破坏,至少需要一刻钟才能恢复。

  七个人重新聚到一起,然后快向前冲,在距离十具战像五里后停下来,进入一座倒塌的宫殿里,一边控制战诗兵将寻找有价值的物品,一边商议。

  云照尘道:“我之所以选择战斗,是为熟悉战像的力量。诸位也看到了,这种层次的战像,哪怕多几十个,也奈何不了我等,但数量若是过百则会有麻烦。不过龙城不可能满地都是战像,只有大殿入口或特殊的地方才会多,所以接下来……”

  云照尘扫视六人,道:“我们现在有两个方案,一鼓作气向前冲,不需要跟战像纠缠,直接向五龙大殿前行。不过……我们没有地图,血雾弥漫,只能看清方圆十数里内,很容易迷路。第二个方案……云方你来说吧。”

  其他五个大学士好奇地看向方运。

  方运轻咳一声,道:“诸位也知道我略通寻古之学,虽然我们看不清这片龙城废墟的大小形状,也不知道我们在哪个方位,但是,龙城的布局习惯我略知一二,可以根据所见的建筑布局,推断出五龙大殿的大体方向。现在我们看到的建筑太少,我需要再走几十里才更有把握,如果能找到标志性的建筑更好。”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