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笔老

  不用方运下令,所有人行动起来。

  两头牛蛮将和犬妖将直冲过去,而其余举人一边跑一边出口成章念诵战诗词攻向凶君。

  方运则道:“我们旨在消耗凶君之物,万万不可与他硬拼,只要逼出他的各种手段,胜利就属于我等!”

  同时一人用妖语对异木大喊:“以沙土覆盖火焰,配合水雾可阻火油火焰!”

  那些异木妖帅听得懂妖语,立刻传递给其他异木,就见异木纷纷利用沙土覆盖身体,迅速磨擦掉身上的火油。

  “毁我圣墟大计,这笔帐我必同你们算清楚!”凶君寄居的灵豹说完,爪下出现一件镇纸,那镇纸很快形成进士疾行诗的力量,就见灵豹周身狂风大作,就要奔跑。

  但是,一支白光毛笔自树山中飞出,点在灵豹上空,灵豹防护和疾行战诗词的力量立刻瓦解。

  韩守律轻呼一声:“那是……笔老?”

  方运立刻向树山望去,就见一个一尺高的光树出现在前方,和异木不同,这树由不透明的白光组成,树干还有一个老人的脸。

  这树老人脚下踩着一支腐朽的毛笔。

  方运心中诧异,没想到这笔老竟然拥有类似文心“信口雌黄”的能力,直接抹除别人的力量,这可比普通的笔老更加强大,其价值还在大儒文宝之上。

  灵豹看到笔老,眼中闪过一抹不舍和愤恨,然后冲方运等人怒吼道:“这笔老本应属于我!方运,我现在杀不死你,但我终究会把你葬在圣墟!”

  凶君一边说,脚下出现一片巴掌大小的残破淡金色纸页,随后那纸页中飞出一个“船”字,迅速化为一艘三丈长的金光渔船,载着凶君悬浮在半空。

  那些举人的战诗词落在金光船上,都被船上的金光力量排开。

  “大儒真文的残页!怪不得凶君的底气这么足!”李繁铭吃惊地看着那船和上面的凶君灵豹。

  大儒真文。微言大义,字字成真。

  所有人不得不放弃攻击,以他们现在的力量,不可能破除大儒真文的力量。哪怕这力量并不完整。

  方运却愣住了,凶君的残页给他的感觉无比熟悉,在那片残页出现的同时,奇书天地内的《桃花源记》残页轻轻震动了一下。

  方运立刻记起,《桃花源记》有两处提到船,一开始武陵人在进入桃花源的时候,有一句“便舍船,从口入”,而文章末尾武陵人离开桃花源的时候,也有一句“既出。得其船”。

  奇书天地里的《桃花源记》残篇是前一部分的残篇,而凶君手中的应该是最后的残篇。当秀才的时候,方运曾把自己才气送入残页的“船”字里,可才气太少,差点被残页吸干才气。但成为举人后才气大增,有机会利用。

  方运立刻明白,凶君在进入圣墟前就把自身的庞大才气送入《桃花源记》的文字中,所以哪怕这凶君分神的力量层次只在举人文位,只要才气性质相同,也可以催发大儒真文残页。不过他也仅仅能催发残页力量,若是完整的大儒真文。哪怕凶君本身都只能勉强催动。

  “现在你们远离方运,还有机会活着离开圣墟,再让我见到你们帮助方运,你们统统给方运陪葬!”凶君说完,就要乘坐金光渔船离开,但是。那笔老对准凶君一指。

  一支白色光笔凭空出现在金光渔船上空,白色光笔轻轻一抹,金光渔船立刻瓦解。

  咔嚓……那笔老脚下的毛笔裂开,而笔老也变得暗淡,那些异木的树枝剧烈地抖动起来。众人哪怕不懂异木的交流方式,也可以感受到它们的悲伤。

  “动手!”方运一边向轮椅注入才气加快速度,一边出口成章念诵《石中箭》,他没有以笔墨书写,没有显现原作宝光,甚至也没有诗魂宝光,但《石中箭》却蕴含诗魂的力量,就见一幅巨大的弓箭浮在半空,猛地射出一支丈许巨箭飞向凶君。

  这一箭的威力比普通举人战诗更强,凶君脚下立刻浮现一件进士防护文宝,形成强大的防护罩后,又收回饮江贝。

  《石中箭》被进士文宝的力量挡下。

  “你文宝无穷,但才气有尽!我倒要看看你的才气能够用多少次文宝!”方运说着,继续使用《石中箭》,《风雨梦战》虽然强,但在没有弱水的情况下反而不如《石中箭》节省才气。

  那些举人再次发起攻击,一部分人出口成章,而另一部分人放下托板开始纸上谈兵,这些人个个都有文宝笔和妖血墨,纸上谈兵形成的战诗词的威力远强于出口成章。

  许多异木杀向凶君,他们的速度不快,但树根极长,能甩出十多丈,还有的异木以树根卷起石头投掷向凶君。

  就在这时,牛山大喊:“不好,树哨响了,凶树要回返!”

  “先解决凶君再说!”方运道。

  凶君的豹眼中闪过愤怒和焦急之色,最后无奈且不舍地看了一眼树山和笔老,无比狼狈地叹了一口气,大儒真文残页再度飞出,一个“迷”字化为漫天迷雾,阻挡所有人的视线。

  这迷雾无比厚重,每个人都感到呼吸不畅,众举人陆续用《大风歌》也无法驱散。

  “方运,我会回来找你的!”凶君喊了一声,肉痛地拿出一件奇异文宝,身体化为长虹瞬息飞远。

  几个世家子弟目光微动,手放在自己的含湖贝上,似乎在犹豫什么,当时他们被妖蛮围困,李繁铭使用寿命消耗碧血丹心后,他们也曾这般犹豫。

  李繁铭轻叹一声,道:“算了,能把凶君逼得用出两次大儒真文残页已经达到目的,他没有足够的时间温养大儒真文,那张残页在圣墟中不能再用了,他这次逃跑恐怕也用了特别的逃生之物,避免被那异木大妖王追踪。可惜长辈赐予我的一字真文在逃回村庄的时候用掉了,不然可拦他一拦。”

  方运也知道有些人没舍得用保命手段,道:“既然如此就算了,你们向我靠拢,一起快速脱离迷雾地带然后离开树林,不要被那头异木大妖王撞见。破坏凶君的计划就是我们最大的收获,不要贪恋这里的宝物,走!”

  众人纷纷向方运靠拢,可视距离不足三尺,众人不得不紧紧聚在一起,慢慢向外走。

  走了几十息,一个苍老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诸位人族朋友留步。”

  方运疑惑不解,这声音是妖语,异木不可能说的出来,随后恍然大悟,猜到是那个笔老。

  那笔老的声音再度传来:“你们称之为凶君的人用心险恶,其志不仅在老朽,不仅在异木之宝,更在通往龙崖深处的通道。”

  方运等人吃惊地相互看着,没想到凶君竟然知道这里有通往龙崖的通道,这可是惊天大秘密。

  历年来妖蛮人三族虽然时常有人进龙崖,但都只在外围打转,根本无法进入深处,因为都说龙崖深处潜藏着可怕凶物,有人亲眼见过一只龙爪从龙崖探出又收回,而那龙爪遮天蔽日,足足有百里之长。

  笔老继续道:“那凶君既然敢入龙崖深处,必为其中宝物,既然你们救了我们,也为了不让宝物被凶君得到,我允许你们利用通道进入龙崖深处。我族的圣树产圣果,可送你们一颗,离开龙崖的时候若遇到灵骨,可与它们交换,让他们送你们出龙崖。记住,灵骨狡猾,不安然离开龙崖,绝不要把圣果给他们。”

  众人聚在一起,相互看了看。

  那牛山大声喊道:“可是笔老?我们星妖蛮一族的月皇在此,你要是骗月皇,月神会降下神罚。”

  “呵呵,我本就衰老不堪,又点破大儒真文的力量,即将死亡,何必骗你们?正是那椅子之上的人月华极多,又不贪图我族宝物,我才愿意让你们前去龙崖深处。”那笔老的声音和蔼。

  方运看向其他人,多个举人点头。

  “凶物嗜杀,灵骨狡诈,墨女天真,笔老睿智,砚龟痴傻……从无笔老害人的传闻,反倒有一些人得笔老相助。”韩守律道。

  方运微笑道:“既然是凶君欲得之物,我们不替他拿走,太对不起他了!”

  “说的是!”众人笑起来。

  方运立刻朗声道:“谢笔老,还请笔老引路。”

  “先走到圣树下。”笔老道。

  众人转身向圣树走去,不多时脱离迷雾,此刻位于圣树的树冠下,圣树仿佛有神奇的力量,迷雾无法笼罩树身。

  一支处处裂开的毛笔浮在半空,笔尖朝下,一个半透明的树老人站在笔头上。

  众人拱手行礼。

  树老微微点头,然后转身飞行。

  “你们跟着我。”

  众人跟着笔老行走。

  李繁铭忍不住,恭敬地问道:“笔老先生,那龙崖深处到底有何物?真的藏着一头数千里长的龙圣?”

  “我怎会知晓?你看我像见过龙圣的样子吗?”

  “咳咳,我就是一问。那您一定知道龙崖里有何宝物吧?”

  “哼,里面除了石头,连花花草草都是宝物,其实有的石头也是宝物,就看你们的眼力了。”笔老背着手,有些不耐烦。

  李繁铭笑嘻嘻道:“笔老,我这里有一支文宝笔,不如您拿去用?”

  “哼,你有半圣文宝笔我马上移居其中,奉你为主!”

  李繁铭哑口无言,众人暗暗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