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226章 幽水河,鸣雷石

第226章 幽水河,鸣雷石

  贾经安赞叹道:“方兄大才世人皆知,这轮椅之巧,又彰显大智,而贩卖轮椅的手段,非大仁大义大德之辈无法想出更无法做出。请再受我一拜。”说完弯腰施礼。

  众人也随之一拜。

  方运没想到这些人行这么大的礼,忙道:“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我有卖书所赚,不缺这些银两,若是我真的缺银两,也不会这般大方。”方运既是谦虚也是实话实说。

  马雄道:“你若真的一文钱不要,或许是沽名钓誉,但你有所取有所不取,这才是真正的道德之事。你有这种念头并实施,这才是大义大德,才是名士贤者。”

  “马兄过誉了,咱们继续说轮椅之事。”方运也不再多辩驳,心中有一个模糊的念头一闪即逝。

  马雄又道:“轮椅销售之事,日后再说,我先为你制作轮椅!我可保证,我给你做得轮椅一定比你全力奔跑更快!”

  “哦?马兄是准备把用在机关兽的部件用在轮椅上?”方运问。

  “自然!不过那种部件安放在轮椅上最多能用一个月,有些奢侈,但在圣墟中为你用却是非常值得。我去找薛兄,两人合力制作出更好的轮椅。”

  马雄说完离开,和那个失去机关虎的薛正易一起为方运制作轮椅。

  不到半个时辰,轮椅制作好,上面铺了一层毛毯,还多了防护架避免高速行驶的时候把人甩出去。

  所有举人都围在一起,不过他们并不好奇,大多数人把这当简化版的武侯车。

  方运坐了上去,仔细看了看,这轮椅的外形和正常的比没有太大的不同,唯一不同的扶手多了两个把手,可以把才气注入其中,推动前行。

  方运先没有使用才气。用两手去推动手轮圈,和正常的轮椅一样,但因为轮胎有些不一样,比较颠簸,速度很慢。

  随后,方运把少许才气注入其中,轮椅立刻以较快的速度行驶,远超正常人步行。

  不一会儿,方运加速到最快,耳边生风。轮椅颠簸,已经和疾行战诗词的速度相近,但消耗的才气是疾行战诗词的两倍还多,而且驱动轮椅的是机关兽的核心部件,加上轮椅的其他材料都极好,总价值还高于一件举人文宝。

  随后方运试着驾驶机关轮椅,前行,倒退,急转弯。漂移……都可以做到。

  方运驱动着轮椅返回,一个举人道:“方兄,别说你腿脚不方便,你就算腿脚好了。也可以坐在轮椅上,遇到危险,一边操控轮椅,一边出口成章!可惜机关轮椅价值高昂。一般人用不起。用得起的,都乘坐武侯车。”

  方运一想也是,道:“此时腿脚有伤却胜过无伤。马兄,薛兄,若是我也去幽水河,这机关轮椅不会中途出事吧?”

  “绝对不会出事!若是连你都被伤到,那我们一定都已经阵亡,你哪怕腿脚好也无法逃跑。”马雄笑道。

  “那好,今日我便和诸位一起去幽水河!”

  牛山在一旁道:“陛下,您要是执意去,请允许我追随您。”

  “这样不太好吧。”方运觉得牛山帮自己太多,有些过意不去。

  “您是月皇陛下,我这么做是应该的!等以后见到月神,您帮我美言几句即可。”牛山有些不好意思地憨笑起来。

  所有举人都羡慕地看着方运,心道月华多真是太好了,星妖蛮给了那么多好处不说,竟然还愿意在圣墟里护送,从来没有任何人族有过这等好事。

  这时候,一头蛮帅道:“要带就多带一些,牛山,你挑两头蛮将,四个蛮兵,再挑一个犬妖将。”

  不止方运,所有举人都感到有些眩晕,这哪里是月皇待遇,简直是星妖蛮一族的圣子待遇,这些蛮将蛮兵彻底解决了这些举人近身战斗不强的弱点,而这里土生土长的犬妖将堪称圣墟最佳斥候,其隐性力量丝毫不下于一位进士。

  连蛮帅都开口了,意味着这个村庄妖蛮算是认可了方运的月皇身份,会全力保护他,而不是像对待普通人族那样保持中立。

  荀烨就在不远处,看到这一幕肠子都悔青了,心想若是时光能倒流,他还是会阻止韩守律把韩家的《圣墟秘录》给方运,但之后会马上把自己家的《圣墟秘录》给方运,以此换取方运的友谊。

  韩守律扭头看了一眼荀烨,轻叹一声,若不是荀烨做得那么绝,现在还有机会弥补裂痕,但他都已经骂中毒的方运是废纸,现在已经不可能了,方运是宅心仁厚,但也绝不可能当滥好人。

  李繁铭羡慕地道:“不愧是千古月华第一人!我终于明白,跟着你不仅有汤喝,还有肉吃。”

  “走,我们收拾一番马上出发!幽水河里处处是弱水,《风雨梦战》的威力必然更强。让方运多练习几次,一旦形成诗魂,威力必然更胜一筹。”

  众人士气大振,纷纷准备,然后聚集在村庄外,出发向幽水河走去。

  其余举人都是正常步行,而方运坐在轮椅上,牛山背着大斧推着轮椅。

  一头犬妖将走在队伍的最前面探路,两头牛蛮将和四头牛蛮兵押后,让每个人都感到无比安全。

  荀烨没脸跟来,只能羡慕地望着。

  牛山的弟弟牛河躲在一顶帐篷后面,偷偷地盯着荀烨。

  天空的太阳火辣辣的,众人走了一刻钟就开始不断喝水。今日的雾气比往常淡,但三里之外仍然一片模糊。

  一开始众人还说说笑笑,但一个小时后,众人没了说笑的心情,因为圣墟太压抑了。

  雾气弥漫,暗红的地面如同被血染透,时不时刮来细微的奇风,所有人不得不防备,偶尔有怪叫声传来,声音中透着凛冽的寒意,让人不得不提心吊胆。

  不仅是举人们,连那些星妖蛮都格外谨慎。

  突然,一条巨大的白底红纹巨蟒出现在白雾的边缘,那妖蟒足足有二十丈长,大半个身体都盘着,可仍然有四五层楼那么高,无比骇人。

  “小心!是妖王!”

  那最前面的犬妖将立刻匍匐在地,然后打了一个滚,露出肚皮表示臣服,嘴中发出呜呜的哀叫。

  方运看着那蟒妖王的眼睛,没有血色圆环,松了口气,应该是纯正的星妖蛮。

  那蟒妖王轻轻吐着芯子,但它的芯子太大了,发出的不是嘶嘶的声音,而是如同鞭子抽打的声音。

  这蟒妖王明明没有显露任何气血之力,可每个人都身体僵硬,浑身发毛,有种被天敌盯上的感觉。

  妖王实在太强大了,这里不是玉海城,没有圣庙的力量庇护。

  “哼。你们这些小辈真是不知死活!若是见到地面出现新的沟壑,有多远逃多远!”蟒妖王说完,如闪电般消失在白涡。

  那犬妖将汪汪两声表示感谢。

  多个举人轻轻擦着汗。

  一个举人看向坐在轮椅上的方运,道:“托你的福。之前我们也遇到一位虎妖王,那虎妖王虽然没杀我们,但冲我们大吼一声,十分不高兴,明显要赶我们走。跟你在一起马上看出区别,妖王不仅不赶你我走,还指导我们怎么避开危险,真是天差地远。”

  其余举人纷纷点头。

  大兔子仰头揪了揪李繁铭的衣衫,然后指着方运,好像在说:看看人家方运!再看看你!

  李繁铭作势欲踢,兔子立刻笑嘻嘻跑开。

  牛山低声道:“各个村庄的星妖蛮成了妖王蛮王后,都很少回来,不知道整天做什么,也不管我们死活。得亏月皇陛下面子大,平时看到这些妖王,他们都懒得跟我们说话。”

  方运问:“那位妖王说的新的沟壑是什么意思?什么危险的凶物会在地上留下新的沟壑?”

  牛山摇头道:“圣墟的秘密太多了,我们活着都很不容易了,哪里会探究那些无关紧要的。”

  “你们谁知道?”

  众多举人摇头,还有举人干脆在翻各自家族的《圣墟秘录》,寻找什么特殊情况,可无人能找到。

  “走吧,先去幽水河看看,要是真看到新的沟壑,马上跑就是了。”

  “说的也对。”

  “希望只是奇物不是凶物,奇物还讲理,凶物比血妖蛮还疯狂。”牛山低声道。

  众人一路前行,又过了三刻钟,前方终于出现一条河流。

  这条河齐腰深,宽不过百丈,水流缓慢,河底金灿灿一片,流水发出的不是哗啦啦的声音,而是发出轰隆隆的声音,犹如雷声轰鸣,特别奇怪。

  方运知道这河虽然按照习惯叫幽水河,但其实只是夜晚才那么叫,白天正确的叫法是鸣雷河,因为河里有鸣雷石,被太阳照射后会发出轰隆隆的声音。

  鸣雷石磨成石粉混入琴漆中,可让文宝琴的威力大增,只有少数大儒文宝琴才有机会得到,因为鸣雷石只在这条河里出产,而往往一百年也未必能有一个人得到鸣雷石。

  因为所有妄想进入幽水河取鸣雷石的人都死了。

  唯一能得到鸣雷石的方法就是看运气,鸣雷石可能被外力或什么东西带到河岸上,没有任何人靠其他办法得到过鸣雷石。

  鸣雷石状若黄金,在河里闪闪发亮,方运这个学琴的人看着无比羡慕,但深知幽水河凶险,绝不能入河取鸣雷石,这里面的弱水可以轻易灭杀大儒,更不用说河里潜藏的危险。(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