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122章 龙纹米田

第1122章 龙纹米田

  云菏骑在蛟马之上,手持马鞭指向那个山坡,道:“今晨,有人现一支约三百之数的熊妖队伍从这里进山,我们今天要做的,就是在山中抓住它们,然后尽数杀死!”

  大多数人都只是觉得奇怪,但没有深想,可有文位的读书人们则大都陷入沉思,意识到这件事情不简单。【】

  方运看了看知道内情的云琥云奥父子,两人都没有表现出惊讶。

  云菏的好友康行知老进士看向云菏,欲言又止。

  三个进士都没有开口,其他人也不敢多说什么,跟随云菏继续前进。

  普通马匹在这种斜坡之上难以前行,但对蛟马来说,只要坡度不过六十度,行走起来轻而易举。

  一千两百人的猎妖队伍沿着斜坡进入斧山。

  队伍消失在斜坡上的时候,西面的血色迷雾中,一只漆黑的乌鸦无声无息飞过。

  位于东面的雾气里,一头鹰妖兵出现又很快消失。

  斧山山体漆黑,植物却都有些许红色。

  方运双目中有才气伪装成的红光,进入斧山后,越觉得不适应这种景色。

  不过,在踏上漆黑的斧山的一刹那,方运感到文宫中的蟠龙似乎睁开眼,但又很快闭上。

  “莫非……”

  方运眼中闪过一抹喜色。

  众人继续赶路。

  地图上的标志十分清楚,由于云捷随行的人中有人学过算术,云捷又是画道一境之人,只要记下地图,可以轻松找到道路。

  山路崎岖,前行艰难,到了中午,众人才翻过一座山。

  午休时分,众人默默拿出干粮吃着饭,大多数人若有所思。

  猎妖队格外沉默。

  方运吃着云家早就准备好的干粮。包着甜浆的细面饼两个,酱牛肉半斤,咸菜一块,红心鸡蛋一个。

  吃的过程中。方运看了一眼普通士兵的干粮,他们左手拿着黑中透着红色的粗面饼,右手拿着黑的咸菜,每人都有一块不足半两的腌肉。

  吃完之后,辅修农家力量的举人在小范围内施展“春风细雨”。让众人喝上干净的水。

  休息了两刻钟之后,队伍再次启程。

  在进入山谷的第三天,也就是十一月二十的上午,猎妖队终于现了一队妖族。

  所有人都愣了。

  方运骑着蛟马,目光有些直,心道没想到真碰着妖族了,不过这些妖族和想象中的差距有点大。

  前面有三十多头妖族,实力最高的也不过是一头狼妖将,还有七头妖兵,其余的都是妖民。

  和普通膘肥体壮的妖族不同。这三十多头妖族十分瘦弱,而且每一头都十分苍老。

  方运过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这些妖族中没有熊妖,应该是被部落抛弃的,让他们自生自灭,除非他们能在斧山里找到神物,否则最终只能在深山老林里觅食。

  “留下四个活口问话,其他妖族都杀掉!”

  云菏说完,众人立刻展开攻击。

  方运没有用出唇枪舌剑,只用血芒古地圣庙里也有的战诗词进行攻击。

  片刻之后。战斗胜利。

  云菏亲自审问这些妖族,没有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只知道他们的确是被部落抛弃的妖族,除非能在斧山中找到圣血玉。否则只能死在斧山之中。

  云菏确定后,杀光最后的妖族,猎妖队继续上路。

  妖族不需要光铁或四角羚羊,甚至哪怕对龙纹米的需求也不高,只当是一种普通的稀有神物,但是。能让龙纹米生长的血玉,是妖族最渴求的神物之一。

  血芒古地的人口中的血玉,在妖族被命名为“圣血玉”,这是为了和普通的血玉区别开,毕竟在圣元大6或妖界,都把血色的玉石叫血玉,血液凝聚成的玉石也叫血玉。

  人族众圣吃龙纹米,而妖蛮众圣则靠圣血玉梳理气血。

  据说,圣血玉是圣位生灵的鲜血埋入土中后,在特别的条件下经过几十万年的变化而形成的神异之物。

  普通的众圣鲜血就算放再多年,也无法形成圣血玉。

  目前只有两个地方产出圣血玉,一个是血芒古地,另一个就是传说中的葬圣谷。

  偏偏这两个地方无论是妖族还是人族都很难进入,尤其是葬圣谷,百年一开,众圣意志肆虐,无敌圣体横行,恐怖的力量足以破灭星空,能活着出来就不错了,没有谁挑挑捡捡。

  血芒古地中有一座名为“黑石”的城市,城墙由斧山的黑石打造,这座城市最出名的地方是,有一块血芒古地唯一的圣心血玉!

  那块圣血玉里面,有一颗妖族半圣的心脏!

  仅仅那一块圣心血玉,就可以种植十亩龙纹米田,而且经历了三百多年,至今没有丝毫变化。

  龙纹米五年一熟,一亩可产五百斤,有一块圣心血玉,意味着平均每年可获得一千斤龙纹米。

  人族一位半圣一年也只能吃五百斤龙纹米而已。

  血芒古地各城种植外加野外所获的龙纹米,平均每年大约可得三万多斤,三分之一要交易给圣院,另外两万斤平均一下,每个大学士家族平均一年只能得三百余斤。

  在血芒古地,只有吃龙纹米的家族,才能不断出现翰林或大学士。

  方运扭头看了看那些妖族的尸体,坐在蛟马上继续前行,心里想着不远处的那片龙纹米田,只要到手,就安安静静在聚云城或去后方城市住三个月,时间一到,圣院就会接自己离开。

  众人又走了整整五个时辰,穿过了一条危险且狭窄的山路,峰回路转,看到一片不一样的山坡。

  漆黑的斧山上,植物大都是红色、褐色或灰褐色的,但前方那片缓坡之上,竖立着一棵棵两尺高的植物,如同美玉雕刻而成,主干呈白玉色,两排淡绿色的叶片向上升起,在叶片与主干的顶端,垂下一条稻穗。

  稻穗足有五寸长,稻米被金黄色的壳包裹着,颗粒分明。

  “龙纹米!”一人惊呼。

  “是龙纹米田!一定是!”

  “老天爷啊……”

  云菏、云琥、云奥与方运四人面带微笑。

  康行知愣了好一会儿,才扭头看向云菏,无奈道:“老云啊,你的嘴可真严!哪怕在一息之前,我也想不到你是为了这片龙纹米田而来!”

  云菏笑了笑,但随后笑容消失,望着前方的龙纹米田,缓缓道:“这是我儿云捷留给老夫养老的。其中一半归云方,另一半中的一半归云家,剩下的,我要用来招兵买马,猎杀熊妖,为我儿复仇!”

  云琥与云奥父子两人相互看了看,云奥目露凶光,云琥则露出无奈之色,但旋即点点头。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