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218章 独留病床

第218章 独留病床

  月亮被山遮挡,山峰的影子压住每个人,让山脚下更加阴暗.

  蛮人牛山呼哧呼哧小跑回来,牛眼通红,凶狠地扫了所有人一眼,然后气势一散,沮丧地道:"追不上,月皇陛下在哪里"

  "在你帐篷里."李繁铭道.

  看着牛山进入帐篷,荀烨走到李繁铭等人身边,脸上闪过一抹得意的微笑.

  李繁铭等九人低声议论.

  "玉青,还有别的办法吗我这里还有一些医家的药物,甚至有一颗续断果,你看给方运服下能不能解毒"李繁铭问.

  "药物再好,好不过医书,连《祛毒篇》都做不到,你们的药物更不用说.妖界能驱除这种毒的神物,你们不可能有,比如妖月里生长的月莲,葬圣谷的熔岩果等等,你们谁有"

  "这……一株月莲延寿一百年,众圣可以为之拼命的东西,有也不可能给方运祛毒啊."一人差点翻白眼.

  "或者我们能遇到张圣世家的那位,他的医术和医书还在我之上,足可以帮方运续命到圣墟结束.不过圣墟这么大,我等相遇已经不易,遇到他的机会太小了."华玉青道.

  "若是有延寿果之类的神物,有没有办法帮方运续命"

  "按药理来说,延寿果里面蕴含庞大的元气,虽然无法祛毒,但可以让他多活几日."华玉青道.

  "那我们就去寻找延寿果!我不会让你们吃亏,等离开圣墟,我会付给你们足够的酬劳,一颗延寿果的代价,我们纪圣世家还是可以拿出来的."李繁铭道.

  "说到付酬劳,是我带灵豹而来.算我的吧."韩守律道.

  "韩兄方才说的话有道理,圣墟无序,但我心中有礼,一颗延寿果而已.我们贾家还不至于如此不堪."

  "我也不要什么酬劳.我一向喜欢方运的诗文,找延寿果就是顺路而已.这圣墟又不是只有延寿果,报酬就免了."

  其余几人点头,纷纷表示不会要报酬.

  "既然事情定下,那我们明日就出发去死湖周边看看.十八年前的圣墟就有人在附近找到过三颗延寿果."韩守律道.

  "好!"众人齐声答应.

  荀烨走到近处,微笑道:"方运虽然和我荀家有仇,但若是找到延寿果等能救治方运的东西,我不插手,也不要报酬.多一份人多一份力量,你们不会拒绝我吧"

  李繁铭冷哼一声,兔子轻哼一声.韩守律道:"希望荀烨兄说到做到,不会再为难方运."

  荀烨轻笑道:"守律兄你也太看轻我了,我可能跟一张废纸斤斤计较吗照他这个样子,就算命保住了.在回圣墟前,文宫也会被妖界奇毒腐蚀,才气断根,成为一张彻彻底底的废纸."

  众人愤怒地看着荀烨,他们之前尽量在方运面前不提文宫,就是不想让方运想到这一层,起码在文宫被毁前不让方运绝望,可荀烨的声音这么大,极可能被方运听到.

  "荀烨,请慎独!"李繁铭眼里冒着火.

  "哈哈,我只是实话实话而已,他文宫将毁,我还不能说了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怎么,阿谀奉承未来的方运方半圣能让你们封圣"

  李繁铭咬着牙,愤怒地道:"荀烨!大家都是十国人族,都在圣墟,要一起面对妖蛮,哪怕你仇视他,此刻他受如此大灾,也理当积点口德!更何况,他若不是中毒,你还不如他!"

  荀烨收敛笑容,轻蔑地道:"积点口德我用得着你教我怎么做人!你算什么东西!一个没落的半圣世家子弟,不,连子弟都算不上,只能算是女婿.方运中毒前,你拍他马屁情有可原,说明你虽然蠢,但至少会利用人.但现在方运如一张废纸你还如此,我说你是蠢呢还是蠢呢"

  李繁铭就要冲出去打荀烨,但被身边的人抱住,李繁铭挣扎不得,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怒火,死死盯着荀烨,沉声道:"我与方运之间虽然相识不久,算不得挚友,但却有一份情谊在!这份情谊,足以让我为他寻一颗延寿果!我也学你说一句实话,你这个畜生一定会遭报应!"

  荀烨却阴狠地一笑,道:"骂吧,继续骂,你能救得了方运吗不出七天,他就是一个文宫被毁的废物!跟我荀家为敌就是这个下场!"说完大笑着离开.

  贾经安突然朝荀烨吐了一口吐沫,骂道:"你三叔荀穹何等豪气,荀天凌又是何等忠义,不曾想到了你这辈,竟然出了这等货色!出圣墟之后,我必割袍断义!你们亚圣世家,我贾经安高攀不起!混账东西!"

  牛山的帐篷内,一声轻叹.

  月亮落山,太阳升起.

  众人陆续醒来,抬头望着太阳,全都眯着眼,哪怕他们是举人也不能瞪大眼睛直视圣墟的太阳.

  这里的太阳看起来是圣元大陆的百倍,简直就像是挂在头上,无比炙热,让这里远比沙漠更加炎热.

  但是,那怪异的雾气依然存在,仅仅是变淡.

  清晨,李繁铭等人辞别方运,向死湖湖底的方向进发,荀烨也跟.[,!]着前去,但大多数人都不理他,他也不在乎.

  帐篷外,牛山道:"月皇陛下,他们走了."

  帐篷里,大兔子直立着身子,用两只爪子把一碗水捧到方运身边,水里有一根草管.

  兔子突然焦急起来,因为它的两只前爪捧着碗,没办法把草管放到方运嘴边,而方运又不能动,它急得直晃耳朵,突然,它瞪大眼睛,低头用长耳朵把草管慢慢推到方运的嘴边.

  等方运喝了一点水,大兔子咧着三瓣嘴一笑,小心翼翼把水放到一边,然后蹲在方运身边.

  方运看了兔子一眼,想要微笑表示感谢,但却根本笑不出来,只能轻声一叹,闭上眼.

  方运的额头,渗出细密的汗水.

  身体的刺痛越来越频繁,头部的疼痛更加剧烈.

  方运心知华玉青小看了凶君的奇毒,别说是秀才的文宫,就算是举人的文宫遇到这种毒,现在也必然文宫尽毁.但他的文宫太大,哪怕奇毒很厉害,也至少要三天才能腐蚀透文宫外壁.

  "好歹毒的凶君,这毒不可能是胡乱配置,很可能是特别的秘方.凶君,只要我文宫不毁,圣道可续,我必百倍千倍偿还!我要让你知道害我方运的代价,血债必血偿!"

  方运没有放弃希望,哪怕承受奇毒的痛苦,依然闭着眼,在心里默默背诵众圣经典.

  《论语》《易经》《礼记》《春秋》《尚书》《孟子》等等书籍,不多时,他想起《伤寒杂病论》.

  《伤寒杂病论》乃是半圣张仲景的一部巨著,共有十八卷,甚至有人工呼吸之法,是中医里的奇书,至今是医家最重要的典籍.

  《伤寒杂病论》是众圣经典之一,属于童生试和秀才试的请圣言中必考的科目,每年都至少从中出一题.

  方运早就背下这书,现在身中奇毒,下意识地开始反复背诵《伤寒杂病论》以及其他的医家书籍.

  他在心中一遍又一遍默背医家典籍,这些书仿佛成了他唯一的寄托和希望.

  太阳落山,众人返回.

  众人来看方运,然后陆续离开,李繁铭留下,说了一些今天遇到的事情,最后道:"今日虽然没找到延寿果,但却找到一些妖王骨,力量有些流失,但也有一定的价值.没有空手而归."

  方运知道他是在安慰自己,认真听着,时不时眨一下眼表示能听到.

  李繁铭说了一刻钟就离开,让方运清静.

  方运心中无奈,他经过四次才气洗礼,身体一点都不比这些半圣世家的举人差,听力依旧很强,外面人哪怕小声说话,他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夜里众人没有外出,聚在一起商量对策,不断讨论,韩守律甚至拿出家族的圣墟秘录,说了一些上面的事.

  这次荀烨好似什么都没看到,完全忘记那是韩家前辈用鲜血换来的秘密,没有丝毫阻拦的意图.

  到了深夜,众人做出决定,明日去幽水河,只要不碰到河水喷发,只要不遇到强大的奇物或妖蛮,一定可以找到宝物,那里的危险程度仅次于龙崖.

  众人早早出发.

  方运和昨天一样,什么也不做,就是默背所有医家典籍,希望找到解毒的方法.和兵书一样,医书也必须要掌握医道才能使用,对药理理解不够深,不会治某种病或配某种药,有了医书也无法使用.

  随着时间的推移,奇毒越发猛烈,方运损伤的身体部位更多,而文宫外壁越来越薄弱.

  但是,方运凭借顽强的意志撑住,默默地背着医书.

  在这面临死亡的时刻,方运的斗志远比平常更加旺盛,竭尽全力去理解和领悟医书,效率提高了无数倍.

  傍晚,一队人影出现在迷雾中.

  牛山和兔子一大一小,一蛮一兽站在帐篷外,看着从雾里出来的人.

  夕阳如血.

  兔子看到那些人吓了一跳,急忙冲过去.

  两个人失去手臂,两个人的腿脚没了一截,另外六个人的衣衫被鲜血浸透,身体有许多残缺的地方,慢慢地走着.

  牛山仔细一看,低声道:"看来是遇到凶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