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毒爪

  七人,三只灵兽和一只残破的机关虎慢慢走过来,衣衫残破,血迹斑斑.

  "怎么了"方运大步迈过去.

  大兔子立刻如同见到亲人似的,呜呜叫着,像是告状,又像是哭诉.

  李繁铭一瘸一拐走着,笑骂道:"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你主人!"

  兔子耳朵耸了耸,装没听到.

  一人对方运道:"无妨.遇到一些妖蛮,被我们杀退.其中有一头圣族狼妖最难缠,幸好我们七人也不差."

  "没事就好,快来休息."方运说着搀扶李繁铭.

  荀烨三人也走过来,就见那韩守律手一扬,地面出现十多条厚厚的毛毯,道:"你们先躺下休息,说一下怎么回事."

  七人谢过,陆续或坐或躺在毛毯上.

  李繁铭刚坐下就道:"幸好华家的玉青兄在,他以医书治疗我等重伤,否则那圣族狼妖绝不会离去."

  众人一起看向那位华玉青.

  华玉青不过二十多岁,但面相老成,看上去像是三十多岁,肤色很深,他虽然无伤,但眼中的疲倦之色远超众人.

  方运道:"谢过华大夫."

  "医人也是医己,方兄不必客气."华玉青的声音低沉.

  "华兄,你先去休息.牛山,送华兄去我那里休息."方运道.

  那个牛蛮人立刻走过来,异常恭敬.

  新来的七人见方运竟然能驱使蛮族,又惊又喜,这意味着他们在圣墟中更加安全.

  那荀烨却立刻走过去扶着华玉青,正要说话,牛山一脚踢在荀烨的腰上,荀烨身体一歪,惨叫着摔出一丈开外.

  牛山怒道:"月皇陛下让我送他.你过来做什么信不信我砍死你!"说完举起大斧子.

  "你……"荀烨身为亚圣世家子弟,哪里被人这么打过,更何况是他平日瞧不起的蛮族,可这里是圣墟,他死死握着文宝文笔,紧盯着牛山那对大牛眼,最终冷哼一声,捂着腰转身离去.

  新来的人都意识到方运和荀烨之间的关系恶化.

  李繁铭立刻道:"华兄,你医术高明但不善文斗,方运有月华.有蛮族在,在圣墟中更安全."

  其余人沉默不语,李繁铭这是在**裸地让华玉青选择站队.

  华玉青犹豫片刻,用妖语道:"那就有劳牛蛮兄."

  "叫我牛哥就好."牛山得意地仰起头,送华玉青回到他的帐篷,然后他站在帐篷外守着.

  "你怎么成月皇陛下了你真入了蛮教"李繁铭问.

  方运道:"先不说我,你们遇到多少妖蛮"

  李繁铭低头略一思索,道:"妖兵八十多,妖将十二个.圣族妖将一个.你也知道,按照实力,圣族妖将实际都被当作妖帅,等于我们遇到一个进士带队.这些妖将妖兵可不是普通的妖族.不仅生长在妖界,而且是其中的佼佼者,不然绝不会被送入圣墟."

  "看来妖族也十分看重这次圣墟."韩守律道.

  "妖族最后还剩多少"方运问.

  六人露出淡淡的自豪之色,李繁铭道:"妖兵全部死亡.妖将剩下六头,圣族妖将重伤.幸好有玉青在,那圣族狼妖将摸不清我们还能坚持多久.不得不离开.幸好它走了,若是继续打起来,最后我们都会因才气耗尽而死,只有那圣狼妖将可活."

  "好样的!"贾经安称赞道.

  方运点点头,这些人都是修炼多年的举人,又身在半圣世家身上有各种文宝,哪怕遇到妖界的精英也毫不逊色,只是比圣族妖蛮差许多,只有在圣墟路排名前十的举人才有资格跟普通圣族妖蛮一较长短.

  "不过到了这里就安心了,圣墟里一百年也遇不到一次血妖攻打星妖的村庄.今夜休整一夜,明日让华玉青为我等治疗,然后大家一起去探寻圣墟,可好"李繁铭兴致勃勃.

  其他几人纷纷点点头,显然并没有因为遇到妖族而胆怯.

  方运道:"这里是死湖北岸,只不过地貌有所变化."

  那韩守律突然道:"百里内最值得探寻的地方,有死湖湖底,十里峡谷,幽水河与龙崖四处,但地形变幻,也可能出现新的地方.至于那龙崖,人多了可以去,人少万万去不得,那里历来是妖界的妖蛮必争之地.对血妖来说,龙族的遗骸是大补之物,尤其是真龙遗骸,不亚于圣血圣玉."

  方运突然想起那角虎妖王发现的那些妖族踪迹,他们去的方向和龙崖相差不远,于是道:"龙崖暂且不要去想,据我所知,已经有一支妖族队伍前去."

  李繁铭笑道:"若是墨杉或者孙乃勇在,我们可以去龙崖,两人一个有强大的机关兽,一个有强大的兵书,哪怕遇到大队妖族打不过,逃是没问题的.但就凭咱们,还是算了吧.你我所图,一次磨砺,一次机会而已,至于圣墟里最大的秘密,想之无用,不如退而求其次."

  众人纷纷点头,除了少数一些人,别人根本无力去找所谓的大秘密,哪怕是孔家,.[,!]在近千年里也只有一个孔家之龙成为圣墟之子.

  "明日我等去死湖湖底吧,离这里最近,若是地貌变幻,说不定把湖底的宝贝翻到地上,嘿嘿."一人笑道.

  "我听说当年有人在死湖里钓到一条鱼,那条鱼不仅让他延寿二十年,而且从鱼肚子里找到一颗圣玉,真是幸运至极.死湖是比不得龙崖,但绝对是好地方."李繁铭道.

  众人议论纷纷,讨论有关死湖的事情,过了许久,才有人离开陆续睡下.

  最后,那里只剩下方运和李繁铭两人,还有一只睡意朦胧的兔子.

  韩守律带来的灵豹慢慢靠近.

  李繁铭道:"现在想想之前的战斗,虽然后怕,但也很兴奋.你知道我们用什么办法伤到那头圣族狼妖将的"

  方运想了想.道:"除了进士文宝,我想不到.圣族狼妖将的身体很强,而且反应极快,举人传世战诗词里面没有可以伤它的,你们自己写作的战诗词自然也不行.圣族狼妖非常理智,它既然一开始没有重创你们建立优势,必然会远远地指挥,偶尔使用妖术."

  李繁铭惊讶地上下打量方运,道:"你和圣族妖将战斗过怎么说的跟亲眼见过一样,你会纸上谈兵才几天你恐怕除了半圣的兵法.其他兵书都没看几本吧."

  方运笑而不语.

  李繁铭道:"算了,我就当你什么书都看过.的确,一开始那头圣族狼妖将发起突袭,甚至重伤两人,但被机关虎挡住,最后被华玉青救下.它突袭失败后,就躲得远远的指挥,我们心知不伤它绝无可能离开,就做好准备.先让刘兄的战画困住圣族狼妖一刹那,然后我们七人一起写最新的秀才战诗,七箭全部命中!"

  方运本来想说什么,但听到是.微微一笑.

  李繁铭继续兴奋道:"你可能还没学会吧这首战诗真是太厉害了,那句‘没在石棱中’简直是神来之笔,让这首战诗拥有特别强大的穿透力,最后七支箭全部贯穿圣族狼妖将.举人战诗词虽强.但论穿透力没有一首战诗词可比."

  "这都没死"方运道.

  "是啊,它在最后避开了要害,换成反应稍慢的圣族妖蛮必死无疑.那的作者可是救了我们七个人的命.路上我们还说过.日后他公布身份,我们必然答谢.我猜测,写的现在应该是举人或进士."

  "哦有何依据"方运问.

  "圣院公布的说法是神秘大学士改了他自己秀才时候作的诗才让这诗传世,但我们都知道,应该是在保护真实作者.一开始还有人怀疑是你所作."

  方运神色微动,呼吸稍稍快了一点点,但利用文胆迅速平静下来.

  李繁铭继续说:"后来我们算了算时间,你那时候才成秀才没多久,绝不可能.后来我们想,那人既然敢献出,必然已经是举人或者进士,有了一定的自保之力,就算被妖蛮发现,也不会有太大的危险."

  "有道理."方运心中暗笑.

  两人又聊了片刻,正要去帐篷里睡觉,那只来到近处的灵豹突然猛地扑向方运,张开血盆大口,锐利的牙齿对着方运的喉咙,在月光下散发着刺骨的寒意.

  普通豹子本来就无比强壮矫健,而灵豹被喂食各种奇特食物,不亚于最强的妖兵,它的速度已经远超方运的反应极限.

  李繁铭只是下意识地一叫,而方运则是本能地护住脖子,因为他知道野兽咬脖子是它们最擅长最可怕的捕猎方式.

  但是,灵豹动作太快了,方运的动作慢了一步.

  眼看灵豹就要扑到方运身上,一个硕大的白影冲过来,狠狠撞在灵豹的身上.

  灵豹力量强,灵兔的力量也不一般.

  灵豹失去平衡,无法咬到方运,但是它猛地探出左爪,带着一抹乌光的爪尖掠过方运的下巴,留下三道伤口.

  伤口的血迅速由红变黑.

  "啊!"牛山大叫一声,对准灵豹猛地抛出战斧,然后暴怒地冲向灵豹,周身气血翻腾,双目通红.

  那灵豹急忙躲闪,被迫和方运拉开距离,然后愤恨地怒吼一声,口中突然多了一件文宝,发动疾行诗的力量,以极快的速度窜出去,在地面留下一片残影.

  "方运!"李繁铭极度悲痛地大吼一声,急忙扶着即将倒地的方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