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失书

  荀烨高声喊道:“守律!”

  方运和贾经安也望过去。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一个身穿黑色举人服的青年快步赶来,身形稳重,皮肤略黑,方正的国字脸,脸上浮现极浅的笑容,然后向三人拱手,用略显恭谨的语气道:“荀烨兄,经安兄,方兄。”

  方运也拱手还礼,心中觉得有趣,因为这人是韩守律,法家半圣韩非子的后人,而韩非子的老师恰恰是荀烨的祖先,六位亚圣之一的荀子。

  至于那贾经安的祖先贾谊,是荀子的再传弟子,四个人有三个荀子一系的。

  不过方运并不担心,因为韩守律的名气很大,精研法家经典,最是知礼守法,哪怕圣墟毫无秩序,这种人也不可能乱来。

  韩守律的左侧跟着一条大黄狗,一脸的憨厚,吐着舌头呼哧呼哧轻喘,摇着尾巴,傻笑着看向众人。

  他的右侧跟着一头豹子,这豹子身上有多处伤口,尤其是脖子所在,血淋淋的。

  贾经安疑惑地问:“这豹子我见过,不是豪门姜家那位举人的么,怎么……”

  韩守律神色一暗,道:“我见到这头豹子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姜兄,我问了这豹子,姜兄已经故去。”

  “可惜。”荀烨轻叹道。

  方运看了看这花斑豹,心道圣墟果然危险,进入圣墟还不足三个小时,就有两人死亡,而且都是人族中的天才,实在太凶险。

  那豹子走了过来,扫了一眼众人,便趴在地上休息,偶尔轻轻呻吟一声。

  贾经安道:“这就是圣墟,我等既然进来。就要做好赴死的准备。我们一起聊聊,分享一下周边的情况可好?我先说。”

  于是四人就把一路的情况说了一遍,再根据那牛蛮人的描述,众人很快明确这里的位置。

  原来八年前这里竟然是小森林。现在却多出一座千丈高山。用一百年前的说法,这里应该叫“死湖北岸”。短短百年就先后成为平地、沼泽、森林和现在的高山。

  四人都有地图,确定了位置便稍稍放松。

  韩守律道:“方兄,你月华最多,有何打算?”

  方运谦逊地道:“我非众圣世家子弟。对圣墟所知不多,正在考虑。”

  “哦?”韩守律从袖袋里拿出一个贝壳,和方运的洁白的含湖贝不同,这贝壳的边缘有一层淡紫色的花边。

  方运不得不暗叹韩非世家财大气粗,竟然舍得让一个举人带着饮江贝进来。含湖贝内有一丈见方的空间,而饮江贝中有十丈见方的空间,总体积是含湖贝的一千倍。大的吓人,足以装下一座大宅院。

  韩守律伸手一抹,拿出一本厚厚的书,递给方运。道:“这是我家历代记录有关圣墟的……”

  荀烨突然把书抢过去,然后严肃地道:“守律,这书并非是你一人之物,而是你们韩非世家的历代先辈用血汗换来的东西,怎能轻易送与他人?四十八年前的那位韩尽忠腿脚皆断,口述圣墟所遭遇的一切,他的牺牲,就是为了让你随意送与外人阅读?”说着,把书还给韩守律。

  方运的面色一沉,双拳紧握,眼中闪过一抹怒意。

  贾经安难以置信地看着荀烨,实在太过分了,而且字字句句扣韩家先辈,甚至还提及那位众人景仰的韩尽忠,使得别人不能说什么。

  韩守律微微皱起眉头,似是发觉什么,眼中闪过一抹无奈,接过那书,放入饮江贝,道:“多谢荀烨兄提醒,守律考虑不周。方兄,抱歉,在下唐突了。”

  方运不得不微笑道:“既然这书事关重大,我又是外人,如此借我的确不妥。”

  韩守律却道:“直接借你不妥,若我等一起出行,我会把附近的所有情形和记载的事情说与你听,与看这书毫无区别。”

  荀烨微微一笑,道:“守律兄果然乃君子,从谏如流。在进入圣墟前,我等长辈已经沟通过,若是我等相遇,以我为首共同探寻圣墟,事后可均分。你我三人都是世家子弟,哪怕遇到圣血圣玉也不会翻脸不认人,若是别人就说不好了,想必两位不会违抗长辈的命令吧?”

  贾经安和韩守律相视一眼,无言以对,几家的长辈的确谈过这事。

  沉默片刻,贾经安道:“方运文名冲霄,也从无劣迹,明明身家平平,连名门都不是,却舍得把《白蛇传》所赚白银全部捐给被妖族祸害的镇子用以重建,此乃大义。在凶君面前不卑躬屈膝,此乃守节,如此之人,我贾经安信得过。希望荀烨兄退让一步,让方运一同探寻。”

  韩守律点了点头。

  荀烨看向贾经安,看他态度坚定,立刻笑道:“经安兄误会我了。我虽不喜方运,但并没有把他彻底排除在外的意思,但他只是秀才,若与我们一同探寻圣墟,那到手的东西不应与我等平分。方兄,你说是吧?”

  方运微笑道:“多谢经安兄和守律兄,其实荀烨兄多虑了,放心,我不会加入你们,我区区一个秀才,还是不连累你们为好。”

  贾经安却道:“你这一身月华,在圣墟里若是遇到星妖或奇物,比得上一个进士啊!圣墟出现上千年,无一人月华可与你相比!怎能是拖累我们?”

  荀烨道:“的确,无一人月华可与他相比,但还是有许多人出了圣墟,少他一个不少,多他一个不多。我们不能强求。”

  “荀烨兄说的是,我无足轻重,没办法帮到你们,只会拖累你们,便不与你们同行了。”方运心中做出决定,既然荀烨这种态度,与这种人同行变数太大,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害死。

  “唉……”贾经安一声长叹,不再言语。

  韩守律沉默不语。

  方运知三家人关系密切,不可能为了一个外人翻脸,也不怪两人,转身对牛蛮人用妖语道:“带我在村庄里走走。”

  “是,月皇陛下!”

  方运边走边问:“你叫什么?”

  “牛山。”牛蛮人道。

  方运点点头,表示记住。

  牛山把方运带到帐篷处,得意地仰头大吼一声,道:“月皇陛下来了!”

  四十多座蛮族大帐篷里有十多头蛮族走了出来,以牛蛮人、狼蛮人和虎蛮人居多,还有几个羊蛮人和马蛮人。

  这些蛮族的实力都不是特别高,有一头蛮帅和四头蛮将,其余都是蛮兵,牛山也是蛮将,相当于举人,实力不弱。

  那狼蛮帅走出来,狼头人身,微微张开的嘴中露出锋利的牙齿,眼中有凶色,认真审视方运后,态度变得和善起来,点了一下狼头,道:“你月华极多,看来得月神祝福。至于月皇,还是不要乱说的好,月皇只有我蛮人能担任!”

  其他蛮人本来喜气洋洋欢迎,可听狼蛮帅这么一说都放缓脚步。

  牛山小声道:“月神统领三族,各族选一个月皇也没什么,他眼中有明月,就是传说中的月皇。”

  那狼蛮帅瞪了牛山一眼,对方运道:“只要你不伤我蛮族,我们就当你是我族友人,这里任你来去。你和他人不同,若是有血妖害你,我们会助你。”

  方运立刻道:“谢谢蛮帅前辈。”

  “不必客气。”狼蛮帅扫视众蛮族,返回一处较大的帐篷里。

  一部分蛮人离开,但有五个蛮人和牛山一样,口称月皇大人,和方运一起聊起来。

  不远处的贾经安叹了一口气,道:“方运是秀才不假,但他与星妖关系交好,若能加入我们,至少百里内掌握!”

  荀烨道:“我们都有月华,这些妖蛮很好说话,你只要拿出他们急缺的东西,问什么都可以,不需要方运。圣墟上千年没方运,其他前辈不也能安然离开?”

  韩守律抬头看了一眼天色,道:“夜间妖族有星月照耀,实力比白天强几分,我们先休息一晚,等明日再做打算。”

  “好。”另外两人点头赞同。

  方运一边和那些蛮人聊着,一边观察周围,结合地图和蛮人的话思索明天怎么做。

  方圆一里内依旧被薄雾笼罩,这里显得非常阴冷。

  村落依山而建,山体和地面略有差别,不是暗红色,长了许多奇形怪状的植物,是这些妖蛮的食物。这些妖蛮靠吸收星月力量修炼,哪怕不吃不喝也可以,只是身体稍差。

  山坡上有许多洞穴,一些妖族探头探脑往这里看,那些年长的妖族虽然不厌恶方运,但也有一丝警惕,那些小妖族则比较好奇,很想下来看看。

  一直聊到月亮西斜,那些蛮人陆续睡去,牛山邀请方运去他的帐篷,他原本独自居住。

  方运进了帐篷,从含湖贝里拿出毛毯躺好,听着牛山的鼾声,怎么也睡不着,脑海里浮现记住的地图。

  “圣墟说是杀妖灭蛮,可妖蛮成群结队,我们人少,根本做不到,所以进圣墟主要还是去寻找一些宝物。不过,和我不同,那些大世家想要的可能不是那些圣血圣玉之类,应该是和凶君一样,都有固定的目标,甚至是为圣墟最大的秘密。不过,一切和我关系不大。”

  方运心里想着,拿出那片血滴兽皮看了看,又放进内侧的衣袋中。

  方运想了许久,正要睡,山上守夜的妖族突然低吼一声:“有一队人族前来!”

  方运立刻走出帐篷,在月光下,就看到一队人从迷雾中出现,一只大兔子格外醒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