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097章 莲池立志

第1097章 莲池立志

  宗青玶不敢回话,除了景国人在不断反驳嘲笑,其余人不再关注他,望向莲花池。

  十几位状元在莲花池的中心围成一个圈。

  所有状元不敢马虎,哪怕有奋笔疾书文心也不用,认认真真书写。

  莲花池内波浪起伏,所有的荷叶轻轻晃动,但无法动摇任何一个状元的内心。

  随着众人书写的字越来越多,莲花池的表面的浪越来越大,

  渐渐地所有状元的莲叶都向扩散着微型水浪,方运座下荷叶的水浪尤其大。

  庆国人不说话,一些直肠子的景国读书人说着风凉话。

  “庆国的兄台,谁能告诉我,现在谁人坐下的浪头最大,我看不清啊”

  “庆国人不回答,估计也看不清,我告诉你,是方运座下荷叶风浪最大。”

  “是这样啊,那就是说,这争国首第一轮,方虚圣必然不会失败,然后和其他人一起前往第二轮的熔岩洞?”

  “按理说应该是,但万一学海三傻突然冲进莲花池,开着楼船撞飞方虚圣,那方虚圣就败了。”

  “还不快快阻拦学海三傻”

  几个景国年轻的进士一唱一和,舌绽春雷的声音在看台上空回荡,惹得许多人一边看一边笑,毕竟堂堂三位大学士被当众称为三傻的事太少见,起码自孔圣以来,还没有哪三个大学士获此“殊荣”。

  “哼,莲花池的水浪只是表象,最后的莲台生花才是真正的比拼更何况,立志并没有完结,后来居上的事经常出现,真不知道你们景国人为何如此捧杀方虚圣。你们是蛮族派来的奸细吧”

  “是啊,我们可能是奸细,但你这位嘉国的仁兄绝对是宗雷两家的忠仆对了。听说您也撞过方虚圣的龙船,莫非您就是传说中隐藏的学海第四傻?”

  对方硬是一句话也不敢反驳。万一真被扣上学海第四傻的帽子,文胆极可能被气出裂缝来。

  景国那些老人都不开口,但这些年轻人可不用积口德。

  雷家和宗家的人心里生着闷气,但眼里还有希望,因为莲花池的胜负不取决于池水的水浪,而取决于最后的莲台莲花花瓣数量

  只要没到最后,方运就有失败的可能。

  更何况,方运就算成为莲花池的胜者之一。进入熔岩洞或云空天,依旧存在失败的可能性。

  两界山的戴诚是第一个写完的,不过没有人轻视他,因为立志的强弱与字数关系并不紧密,但一般不超过百字,因为凡是立志超过百字的无一例外,最后全都输了。

  第二个停笔的是颜域空。

  第三个停笔的是曾念海,孔圣古地的孔德峥与孔城的孔德论几乎同时停笔。

  方运随后停笔。

  等所有状元放下毛笔,莲花池内出现许多一尺高的浪,让荷叶摇摇晃晃。看上去十分危险。

  突然,所有状元面前的立志文书浮起,然后散发着光芒。

  流光如水。分别落在每个人的头上。

  “花开了……”

  也不知谁说了一句,就见每个人坐着的位置边缘,都冒出一瓣洁白的莲花,莲花表面散发着圣洁的光芒,充满安宁,仿佛能洗涤每个人心中的尘埃。

  与此同时,每个状元都向四面八方爆出若有若无的气劲,每个人都承受气劲的冲击,莲花池上一片大乱。所有的荷叶剧烈摇晃起来,而池水向四面八方排开。部分池水甚至涌出池外。

  无人落水。

  在场的众人轻轻点头,这就是状元的实力。一瓣莲花看似简单,可普通的立志根本形不成莲花,以前就有一些古地的状元实力平平进入争国首,结果一瓣莲花都不曾凝聚,很快落水。

  立志文书悬浮在空中,依旧流出水一般的光芒。

  很快,每个状元的身边都凝聚出第二朵花瓣。

  强烈的气劲再一次出现,这一次的气劲比之前更强,所有状元依旧牢牢坐在荷叶上。

  在场的许多人露出喜悦的微笑,所有状元全部凝聚两瓣莲花,这在历史上很少见,说明今年名副其实,状元都是真正的大才。

  坐在荷叶之上的孙乃勇叹道:“哪怕输在莲花池也不冤枉,今年无论胜负如何,都不辱没状元之名”

  众人轻轻点头,认可孙乃勇的话。

  方运面带微笑,这些状元跟自己多多少少都有利益之争,甚至有的跟宗家或雷家交好,可至今无人口出恶语,显然,人族最出色的一批读书人哪怕不站在自己身边,也没有站在对面。

  不一会儿,大部分状元身边冒出了第三瓣莲花,唯独云国状元云子邺的身边依旧是两瓣莲花。

  气劲第三次出现。

  云子邺所在的荷叶摇晃幅度最大,而云子邺也不得不手扶荷叶,才能勉强留在上面。

  气劲停止,无人落水。

  云子邺露出遗憾之色,但坦然抱拳道:“在下稍逊一筹,露怯了,如果被击出荷叶,望众位莫要笑我。”

  与云子邺交好的墨杉道:“你只是无法凝聚第三瓣莲花而已,未必会落水。立志不强,心中志向坚强亦可坐稳荷叶谈笑莲台。更何况,往年这个时候,已经有状元落水了。”

  “借墨杉吉言,那我便多坐片刻,又开始了。”

  云子邺遗憾地看向其他人,除了他,所有人头顶的文书再次洒下流光,每个人身上的流光更加浓郁,抵挡更多的气劲。

  这一次,只有十二人凝聚了四瓣莲花,其余人都凝聚失败。

  这一次,十二个人形成的不是普通的气劲,而是可以清清楚楚看到的气浪,足足三尺高,把所有人的衣衫头发吹乱,并在莲花池中掀起巨浪。

  有四瓣莲花的人很稳,拥有三瓣莲花的人摇晃不止,而只拥有两瓣莲花的云子邺几乎趴在荷叶之上,十分狼狈。

  在气浪结束后,云子邺依旧坐在荷叶之上。

  这就是争国首的特别之处,哪怕强于他人,也未必能把别人逼走,必须要强很多才能夺得国首,这也是很难出现国首的主要原因。

  汪国栋轻叹道:“在下自小出生在镇狱海,立志是镇狱海的妖蛮不空,誓不封圣,跟诸位难比,但是,在下却不能忘却初心。”

  方运等人为之动容,谁都知道争国首的好处,许多人为了争国首,会刻意追求很大的志向。汪国栋却不同,不为国首而改变自己的志向,立志虽小,但立志极坚,未来成就绝对会超过在场一半的状元,成就大儒的可能性极大。

  “汪兄乃是我等楷模,立大志,不如立佳志”方运称赞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