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85章 疯子的时代

第185章 疯子的时代

  ;

  “这蒙霖堂似乎很聪明啊,知道谁好惹谁不能惹。”方运道。

  “当然。他吸取了蒙圣当年的教训,丝毫不动那些半圣世家,哪怕是那些积弱的半圣世家。只对名门和豪门下手,而且只碰那些跟半圣世家关系不是很亲密的。”

  “原来如此,那我明白了,谢谢各位老先生指点,咱们继续。”

  方运把《良宵引》的所有指法教完后,潘翰林又请方运弹奏《良宵引》,方运认真弹了一遍,众人纷纷称赞方运琴艺高超,才陆续离开,只有潘翰林等众人走了才起身。

  “我送您老出去。”方运微笑道。

  潘翰林点点头,走了几步,道:“你说你是七夕后才补全《良宵引》这首曲谱?”

  “对。”方运实话实说。

  潘翰林颇有深意地道:“才几日就能把《良宵引》弹到这个程度,连琴道一境的人都做不到啊。”

  “运气好。”方运道。

  “别人看不出来,我们却知道,《良宵引》很多方面和现今的指法和曲风冲突,越是琴道精深的琴师越不可能写出来,倒像是一个琴道尚浅的天才的误打误撞创出的指法和曲目。”

  方运愣在原地,不知道说什么好。

  潘翰林微微一笑,轻轻拍了拍方运的肩膀,继续道:“你的天赋太惊人,需要时刻藏拙,假借残谱这个方法不错,我们就当是真的。看来。过几日我也要去悟道河走一趟。”

  说完,潘翰林认真看了方运一眼。走出方家,骄傲地昂着头,背着手,像一位高人看透一切然后飘然而去。

  方运站在门口,茫然四顾。

  “这难道成了计中计?我很想说,你们想多了!”方运这才仔细回忆有些老人的态度,根本不是冲着残谱去的,恐怕是在怀疑是他所创。

  方运无奈摇摇头。回到书房里思考蒙家之事,心中进行详细分析。

  “以情动之,以利诱之,以势迫之,正是纵横家和兵家的共同点。只不过纵横术擅长以虚为实,而兵家却是虚实皆有,变幻无穷。那蒙霖羽之所以敢自信找上门。是因为动用了兵书的力量,他是进士,恐怕动用了翰林所写的兵书,对付寻常秀才自然手到擒来。”

  “可惜,我的才气和文位虽然不如他,但已经开始写《三十六计》。《三十六计》目前威力或许不如翰林所写兵书。但因为成功才气演武,论精妙远远超过!他兵法失败,本可以发现,但却引动了我的‘瞒天过海之计’,以为真的瞒过了我。聪明反被聪明误!”

  “在谈话中,我故意两次提到‘东圣大人’。半圣威能无穷,可以听到谁在叫他甚至前后几息的话。那蒙霖羽第一次含糊回答,第二次甚至故意沉默片刻才回答,明显做贼心虚,太过于明显。”

  方运的目光渐冷,周身散发着在弹奏《秋风调》的时候才有的冷意。

  “纪家曾经鼎盛一时,其祖乃是周朝天子后代、易道大家。可惜人才凋落,这些年论地位连蒙家都不如。但是,这种衰落的半圣世家必然有重宝,比如那神秘的小木片。凶君恐怕早就瞄上纪家,但纪家一直低调,他找不到任何机会,而我和纪家人相遇让他看到机会。所以他故意栽赃纪家,让我与纪家斗起来,他好趁机出手,甚至打着帮我的旗号对付纪家。”

  “蒙家的确想要我这兽皮,但是,他们千不该万不该,不应该用韩信点兵台来换,让我看出问题!我不换倒好,我要是换到韩信点兵台,必然会成为豪门韩家的眼中钉!他凶君的压力会大减!等等,我是不是小瞧了凶君?凶君虽凶,但不是独夫,从他占据一个县发展蒙家就可以看出来。”

  “他若仅仅为了自己的圣道,反而会避免这么做,但他这么做了,应该是吸取蒙圣过独的教训,发展属于自己的势力,从而稳步封圣。对了,蒙霖羽说我根基太浅,恐怕是在暗示我。他恐怕想要借韩信点兵台和韩家之手把我逼到死路,然后以明主、恩公的姿态挽救我,让我投效他!”

  “我无论是和纪家斗还是韩家斗,他都能这么做!要是我真中了他的兵法,那么他就是三全其美!好一个凶君!他的天赋,恐怕还在蒙圣之上!蒙圣的凶,仅仅在属于侵占主家、在战场杀敌,但凶君的凶,不仅有白起的杀,还有权相吕不韦以丞相之位掌控天下的贪!没有贪天之心,没有志在半圣甚至亚圣,他绝不会把矛头对准纪家!”

  方运不由一叹,前有左相妄图把持景国朝政,后有纵横家杂家意图联合蛮族抗妖,又有凶君不择手段踏圣道。

  “这是一个疯子们的时代!”

  方运的目光慢慢变化,最后变得比李文鹰的沥血古剑都更锋利。

  “大路朝天,各走一边,谁要是妄图踩着我,我会告诉你们,你们生错了时代!”

  方运深吸一口气。

  “童生忍,秀才忍,到了举人,成了进士,就由不得你们了!”

  方运拿出神秘的兽皮,轻轻抚摸着,柔滑舒适,纯黑毛皮上三滴鲜红的血迹依旧那么醒目。

  三日一过,蒙霖羽再度来拜访。

  天空下着小雨。

  进入书房,蒙霖羽放下伞,伸手掸了掸白衣进士服,水珠四溅,晶莹明亮。

  他也不坐,站在门口露出淡然的微笑,问道:“方半相是否同意交换?”

  “我想了很久,谢谢蒙家的好意,但我现在就算有了大儒文宝也用不了,还是不换了。”方运自己坐到书桌后,同样面带微笑。

  “哦?那你想要什么,只要我们蒙家能找到,一定会去找,毕竟这关系先祖的踪迹,我还是想争取换到。”

  方运感受到蒙霖羽又在使用兵书的力量,装作不知,道:“说句冒犯的话,在我心里,韩信点兵台,不如《韩信三篇》重要。”

  蒙霖羽的神色没用丝毫的变化,但他的呼吸却稍稍一乱又很快恢复。

  “方半相说笑了,韩信亲书的《三篇》自然比文宝更贵重。不瞒你说,霖堂只是借《韩信三篇》百年,并不像外界说的那样夺韩家之物,至于点兵台的确是韩家理亏,赔偿我蒙家的。”蒙霖羽道。

  方运没想到蒙霖羽听到《韩信三篇》后有细微的反应,似乎想掩盖什么,一边思索,一边道:“这样啊,那就没办法了。”

  蒙霖羽脸上的笑容变淡,道:“方运,我带着很大的诚意而来,中秋之前若不能谈妥,凶君会很生气。”

  方运自然听出他不提蒙霖堂而说凶君的意思。

  “你那日还说,若是我不同意交换,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方运道。

  “我以为你会交换。”蒙霖羽异常认真道。

  “我也经常以为别人会帮我。”方运的目光掠过蒙霖羽,落在门外淅淅沥沥的秋雨上。

  一场秋雨一场寒。

  “你应该换的。”蒙霖羽叹息着,慢慢弯下腰,拿起伞。

  方运不说话,静静地看着外面的雨。

  蒙霖羽打着伞转过身,背对着方运,道:“你和别人不一样,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方运愕然,因为这个声音和之前蒙霖羽的声音完全不同。

  蒙霖羽迈过门槛,伴随着雨水击打雨伞的声音离开。

  方运还在不断回想那个声音,平和,宽厚,同时带着绝对的不容置疑。

  “万里传音?墨家特制的传音海螺?听声音,倒不是很凶。”

  方运心里想着走到门口,看着花坛。

  “大牛,过来!”

  “少爷怎么了?”方大牛沿着走廊跑过来。

  “花坛怎么连杂草都没了?”

  方大牛憨厚地笑起来,却又带着少许狡猾,道:“说明我们勤劳。”

  方运白了他一眼,问:“玉环姐知道吗?”

  “我们这些下人哪敢瞒着啊。夫人同意了,一半的钱都会上缴给她。我们又不是傻子,跟着您久了,可比赚小钱值多了。”方大牛道。

  “那些破花破草真有人买?”方运问。

  方大牛正色道:“那可不是破花破草,那可是吸取文曲星精华而长成的悟道花和悟道草!每日接受方镇国的读书声滋养,有提神醒脑、悟道开窍之功效,乃学子必备之物!”

  “你赚了多少?”方运突然问。

  方大牛顺嘴就道:“不多,也就五十多两。”说完就后悔了,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嘴巴,正常的随从一个月三两银子顶天了。

  “哦,还不少。记得别滥竽充数,坏了方家的名声。”方运道。

  方大牛松了口气,道:“您放心,我们也不多卖,一天就卖那么多,卖完谁想买都不卖!”

  方运走回书房,随口道:“没事了。没想到还会饥饿营销。”

  “饥饿莹箫?我可不会吹箫弹琴。”方大牛小声嘀咕着离开。

  方运被方大牛逗得笑了笑,环视书房,书房一面是门窗,三面是书架。他拿过一本《史记》,仔细阅读《淮阴侯列传》。

  不几日,方运的官印收到李文鹰转别人的一封鸿雁传书。

  方运打开一看,面沉似水。

  传书上是说圣院最近的流言,第一段写着有人听到方运在污蔑诋毁纪家,说纪家的人蛮横不讲理。第二段则更为严重,写着他得到秘宝,因此跟纪家起了争执,而那件秘宝跟圣墟有关。(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