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选琴

  ;

  方运没想到鲸王会因为龙人的事情赔罪,于是前往“友轩”。

  友轩是玉海城少有的大店,是陈圣世家的产业,友就是指琴棋书画四友,所以主要经营是普通的琴棋书画和房四宝。

  宝琴棋和战画虽然利润高,但成交量极少,并非友轩的主营范围,只有圣院和十国国都才有大型的宝专营大商家,其后台都是各国的老牌半圣世家。

  天地贝的友轩占地极广,一家店铺独占一条街,分琴棋书画四个大店铺,今日从各地调集伙计三百余人,正在接待数以千计的顾客。

  方运进入友轩,问清楚伙计后,来到出售宝琴的地方,发现这里只有五架举人宝琴和三架进士宝琴,都是别人寄托在这里,写了交换条件,只交换不卖。

  每架琴都有鉴定书,上面写着宝琴的来历、年代和才气注入次数。方运又通过断纹论代判断,年代方面和鉴定书说的一样,都是很普通的宝琴,根本不值得鲸王开口。

  “我需要一架进士宝琴,而值得让鲸王开口的,必然不是普通的进士宝琴。他的话里,似乎有考究我眼力的意思,应该是这八架宝琴有一架很特殊。”

  方运再一次仔细鉴定了八架宝琴,还是看不出什么来。

  “难道是其他普通琴藏着一架宝琴?可能性太小。宝琴和非宝琴差别太大,友轩不会犯这么大的错误,鲸王到底想说什么?”

  方运第三遍检查八架宝琴,但还是一无所获,只好找了伙计前往不远处卖精品古琴的地方。

  方运来到店。发现这里竖立着十多排货架,上面摆着许许多多架瑶琴,外形各异,颜色各异,伏羲氏、仲尼式、连珠式、灵机式等等应有尽有。古香古色。

  这里不像是商铺,像是古琴的殿堂。

  仅仅是看着,方运就感到耳边响起自己最喜欢的乐曲,心神愉快。

  “若是那八架宝琴没有特别,一定是这几百架琴里有特别之处。”方运开始慢慢寻找,他不看新琴。只看有年代的古琴。

  来这里买琴的人也和别处不同,脚步轻松,然自得,不是在挑选商品,而是在欣赏艺术品,引龙阁的喧嚣仿佛全都被隔绝在外。

  杨玉环的双眼格外有神。因为琴瑟不分家,这里除了琴还有瑟。

  方运见她喜欢,就让奴奴陪着她,自己慢慢鉴赏那些精品古琴,寻找可能存在的好琴。

  要是全面鉴定,一把琴需要半刻钟的时间,一天一夜也鉴定不了一百架琴。所以方运只用“断纹论代”来快速鉴定。

  琴过百年才有断纹,百年有冰裂断,其形如裂开的冰面。但过了二百年,琴体其他部位会有一些新的断纹,断纹如一丝丝牛毛,名曰牛毛断。

  还有极少数的琴因为材质太特别,前几百年不会出现断纹,过好几百年才出现更高级的断纹。

  方运快速看完所有的琴,最后站在最里面,望着一长排的货架。上面摆着十架古琴,每一架古琴都曾是宝,现在哪怕才气消散也极为珍贵。

  其最贵的一架古琴是数百年前秦国的著名制琴师所制,虽然有些破损,但价值二十万两白银。是这里的镇店之宝。

  方运仔细观察,发现这架琴上面有两种断纹,一种是过五百年才能出的“蛇腹断”,断纹长而间隔宽,平行排列,如蛇的腹部一样,是极为珍贵的断纹。这种断纹不仅能证明年代久远,断纹本身就有巨大的收藏价值。

  第二种是过七百年才有的“梅花断”,那断纹如同一朵朵梅花绽放。

  琴弦和声音仿佛一支画笔,在古琴的琴体留下一道道奇异美丽的断纹。

  圣元大陆的人不在意,方运却因为第一次亲眼看到梅花断而无比喜悦,梅花断已经是传说的断纹,再往上一步的千年龟背断则接近神话,并没有实物,方运只在奇书天地的《藏琴录》里看到过寥寥几句,其有一句“千金难买龟背断”印象极深。

  “若是真有龟背断,那第一杀琴‘号钟’上必然有。”

  方运心里想着,不由自主又观赏一阵那些美丽的断纹,才开始认真寻找可能存在的古琴。

  最后,方运发现了一件有问题的古琴!

  那架琴的鉴定书没有制作者的详细资料,标明是四百年前的古琴,历经两次才气注入。

  鉴定书上还夸这古琴材质特殊,保存四百年而音色不变,至今可以弹奏,而且琴声格外厚重,虽然达不到传说琴如洪钟的境界,但弹战曲的时候“音震似鼓”,犹如军鼓齐响,让敌人闻风丧胆,故名“震胆”。

  但是,上面有一片蛇腹断!

  四百年的古琴不可能出现蛇腹断。

  方运断定,这架古琴至少有五百年的历史,又因为这古琴曾经是宝,才气的力量能减缓断纹生成,那么这架古琴的实际年龄接近百年!

  方运仔细观察,综合华夏古国和圣元大陆的鉴定方法,发现这把震胆琴明明有百年的历史,磨损的痕迹却像四百年,不仅说明这琴的材质好的可怕,更说明这琴实际经历过三次才气注入!

  震胆琴历经百年才磨损了这么点,完全可以承受第四次才气注入!

  宝琴一旦接受第四次才气注入,那么所弹奏的战曲威力加倍!

  “鲸王说的应该就是这架震胆琴,因为不是著名琴师之作,标价只有两万千两,但需要找即将去世的进士注入才气,有半截蛟王龙角足够,毕竟十国一年录取许多进士,蛟王的角一年都出不了一支。等我练到琴道一境或成为举人。就可以使用进士宝琴弹奏战曲,弥补自身的不足。”

  “诸如琵琶、古筝等曲都可以改成宝琴来演奏,后世著名的《十面埋伏》《霸王卸甲》《将军令》一旦改成战曲,威力必然非同凡响。《十面埋伏》和《霸王卸甲》都是名曲,尤其是前者更是十大古曲之一。两者都取材于楚汉相争,不过前者主角是刘邦,后一首曲的主角是项羽。”

  方运想到这里愣了一下,脑海里浮现一个很荒谬的念头。

  “《十面埋伏》和《霸王卸甲》的内容在华夏古国是普通的战争,但在圣元大陆,表面的历史没变。但实际历史是扶持楚汉的众圣战胜秦朝背后的众圣后,出现分裂,楚汉两个阵营的众圣进行了一次惊世之战,最后支持刘邦一方的胜利。万一《十面埋伏》受才气激发,引动的不是刘邦项羽的大军,而是更高层次的力量。那……绝对会是远超一切的第一战曲!要是能配合第一杀琴‘号钟’,不敢想象。”

  方运摇摇头,感觉可能性有点小,然后伸手取下震胆琴。

  这个举动立刻引来众人的目光,多个伙计一起走来,这种价值高昂的古琴都被隔开,谁要是不经店方同意就拿下来。那就非买不可。

  方运双手捧着震胆琴,对过来的伙计道:“带我去见你们掌柜。”

  “是。”伙计立刻带方运走,不多时,在一间小屋里见到一位五十多岁的男人。

  “这位就是我们的任掌柜。任掌柜,这位公要买震胆。”方运道。

  任掌柜客气地过来迎接,双方寒暄后,任掌柜问道:“您是现在付钱,还是让我们送到贵府?”

  方运笑道:“谁逛街也不会带这么多银,送到我家里吧。”

  “敢问公名讳?”任掌柜问。

  “方运。”方运道。

  任掌柜和伙计大吃一惊。

  “那个方半相?”

  “应该就是我。”方运微笑承认。

  “那、那您要是急用,现在就可拿走。等回头再派人把银票给我们友轩即可。”

  “你们就不怕我是骗?”

  “玉海城还有人敢冒充方半相?”任掌柜反问。

  两人齐声笑起来,方运道:“那就先包好,明日送到我家里。我倒是不着急。”

  “好,您放心,明日一早我亲自送到您家里。”

  “多谢任掌柜。”

  “您客气了。您来我们友轩,让这里蓬荜生辉,应该是我们说谢谢才是。”任掌柜笑道。

  方运离开,然后找到杨玉环,回到琴会地点,想找那位洪秀才,但却没找到他,一问才知道,洪秀才刚刚卖了那琴,带着四件举人宝离开了。

  方运站在那里想了一阵,才和杨玉环等人走到门口,和其他人汇合返家。

  一路上,方运不断抚摸皮毛,而奴奴也对皮毛很好奇。

  到了家,方运把奴奴抱进书房,然后把皮毛放在桌上,道:“说吧,这皮毛到底是什么?”

  奴奴摇摇头,表示真不知道。

  方运不由自主想起那人衣袖闪现的一角木片,问:“你也看出他手里的东西很强大。那我们做个比喻,那位懒宗你也见过,如果他的实力有这么厉害,那块木片你感觉有多厉害?”方运说完,拇指和食指捏着然后分开,空出一寸长的距离。

  奴奴想了想,然后直立起来,把两只前腿当手臂,用力向两侧张开,最后两臂平伸,表示比宗厉害得多。

  “恐怕就是那几件东西之一,不过具体是什么,还是猜不准。”

  方运说完,盯着黑色的皮毛,看着上面三滴鲜红却干涸的血,感受不到一点力量。

  “真的跟圣墟有关?”

  奴奴下意识点了一下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