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突围

  ;

  在众人眼里,这里位于一排酒楼后,但在方运眼中,这里白色龙气环流,如同被白云包裹,杀机重重。

  那二百多妖兵把出口堵得死死的,两侧都是有危险的白色龙气,只有从正面突击才有机会冲破封锁。

  方运深吸一口气,慢慢扫视众人,缓缓道:“蛟王原本要在平妖文会中偷袭,但因为圣墟提前开始,蛟王这才提前从海中偷袭。若我们无人能冲出去示警,在蛟王收回虚楼珠的时候,必然会全部死亡。”

  众人慢慢点头,没有人怀疑方运的话。

  “只要冲破两百妖兵的阻挠,我们就可以撕裂官印红文向圣庙示警,但是,妖族统帅不可能给我们冲出去的机会,一旦我们这么多人出现,它们必然会增派更多的妖兵。你们现在谁有办法冲出去?”

  无人应声。

  “既然无人应声,那我就说出我的方法。我手中有一部兵书,可以把我们这两百多人伪装成十多人,让妖族看不到其余人,这样敌方会掉以轻心,而这十个人也会面临巨大的危险。但只要这十个人冲到妖兵阵前,我们两百人一起现身,就能迅速冲破妖兵封锁,一起冲出出口。现在,要选出十几个人当诱饵。”

  众人大喜,对方运兵家的身份更是不再怀疑。

  一人问:“你能不能把那十个人化成妖兵?”

  “不行,我现在可把多化少、把少化多,甚至也可以把一人化成妖兵,但无法把两百人化十几人的同时,再把十几人化为妖兵。那是‘兵书双叠’,我文位不够,无法用出。”

  石队长道:“方运不愧是兵家传人,十几个士兵为正,被兵法遮掩的两百多人为奇。此时以正掩奇是王道,否则一个不慎让妖族警惕,再派遣数百妖族进入,我们绝无胜算。现在我们就选十几个人当诱饵,假装向外闯。还有,挑选三十个最壮的童生士兵当先锋。一旦冲到妖兵前,这三十个童生要杀出一条路,然后攻向妖将,让其他人冲出出口撕开官印红文救援。”

  “由各位队长决定,我来准备兵书。”

  方运说着,心中考虑如何使用瞒天过海之计。

  “这兵书不像战诗词。消耗完才气就可以使用,只要兵法持续使用,就会持续消耗才气。这是第一次为两百多人使用瞒天过海,不知道能坚持多久,之前不能浪费一点才气。”

  很快,五个队长选出十五个人当诱饵,这十五个人虽然不想死。但都是主动参与,心中有大义在,视死如归。

  而其余二百多人也没有丝毫的侥幸之心,除了极少数的人害怕,大多数人都做好了死亡的准备。

  方运看着这些普普通通的人,心中热流涌动,引领大势的或许是那些圣贤英雄,但真正推动世界的,却是一个个普通人,他们才是这个世界的基石。

  此战人人都可能阵亡。方运不由自主脱口而出:“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唯其义尽,所以仁至。”

  这话是一代宋代大儒文天祥临终前的《衣带赞》的前四句,意思是孔子说志士通过牺牲来成全仁德。孟子说用生命去换取道义,但只要把“义”之道做到极致,那么自然也可以成就“仁”之道的最高境界。

  这十六字一出,方运如手握圣权、口含天宪,悲壮的圣道之音向四面八方传播。

  这十六个字乃微言大义,许多士兵原本听不懂,在圣道之音的力量下,所有人都听懂了,这是在说现在众人正在英勇就义,若是能冲出妖族封锁,发出示警,解救玉海港中数万军民,完成大义,也就做到了大仁,在临死前已经不下于圣人。

  每个士兵的心神都被这十六个字所感染,心中的恐惧、犹豫和负面感情都被冲散。

  几乎所有童生突然之间觉得眼前打开了一扇大门,如同被开了窍似的,每个人都感到若是今天能活下来,明年的科举必然能中秀才,以后甚至可能中举人。

  其中两个秀才队长最为激动,因为两个人都感觉自己三年内必然可以中举。

  他们感激地看着方运,这几乎就是传说中的“雷鸣圣音”“显圣开窍”,若非现在是危急关头,他们必须要跪下拜方运为恩师。

  那些妖族没有丝毫的感应,但这里临海,圣道之音传入海中,最后传到龙宫正门之上。

  那龙宫金色正门足足有千丈高,此刻突然生生拔高一尺,门庭生辉,神光四射。

  百里内的许多鱼跟疯了似的向这里游来,用生命来跃向龙门。

  龙宫中,一个身穿宫装女子轻咦一声,扭头望向玉海城的方向,它额头有两支白玉般的小龙角。

  一同望向玉海城的还有龙宫中所有纯血龙族的妖王和大妖王。

  但是,龙宫深处传来一声冷哼,所有妖王和大妖王的目光都被无形的力量挡住,唯有那宫装女子目光穿过海面,看到玉海港外发生的一起。

  玉海城李府内,李文鹰缓缓睁开眼睛,慢慢从床上坐起。

  海市蜃楼内,等两个秀才队长吟诵完振奋诗《咏刑天》和增护诗《与子同袍》,方运看着士兵们坚定的目光,道:“各位,我们走!”

  说完,方运一伸手,手中浮现兵书《三十六计》,他把才气注入其中,就见兵书自动翻页,里面“第一计瞒天过海”的字连成一线飞出,每一个字都被智之圣道的光芒包围,吸收了大量的天地元气后,化为一片白光笼罩众人。

  除了那被选出的十五个人没有变化,其他两百人在别人眼里已经完全不存在,所有的形象、声音都被“瞒天过海”的力量掩盖。

  方运也在其中,而被瞒天过海改变的人,身上都散发着淡淡的白色光芒。

  除了少数人见过兵书的作用非常镇定。大多数人都十分惊奇,随后把这份惊奇压在心中。

  方运感受到自己体内的才气正在迅速流逝,道:“快,我坚持不了多久!”

  “杀!”石队长低喝一声。

  十多个显露身形的人在前,被瞒天过海之计隐蔽的两百多人在后。一起根据方运的指示向前进发。

  此刻方运被众人围在中间,众人不想让他有一点损伤。

  绕过由龙气组成的酒楼,众人看到一道城门,而城门口站立着两百多江妖,在两百多的妖兵后,三头妖将虎视眈眈。

  那十几个士兵见到鱼妖后假装大惊失色。有的甚至连武器都握不住,但随后咬着牙,冲上来。

  “让我们出去!”

  “放我们走!”

  “杀光妖族!”

  十五个人冲向两百多妖族,在人族一方看来十分悲壮,但在妖族看来却无比可笑,众妖兵纷纷讥笑。但这些妖兵训练有素,笑归笑,可仍然手握兵器,等着这些人冲过来。

  这些妖兵中有一队可以喷鱼刺的鱼妖,但看到只十几个人,都只把鱼刺含在口中不喷吐,而三个妖将方才杀了两队人。消耗了不少气血,也不准备插手。

  十五个人很快冲到鱼妖对面,前方的鱼妖立刻举起兵器,而后方的鱼妖手握兵器准备看热闹。

  突然,超过五十支利箭凭空飞出,全都射向鱼妖脆弱的部位,那些口里骨刺的鱼妖遭到最严重的打击,全部死亡。

  与此同时,七十多把长矛凭空捅出,最前面一排的鱼妖全被捅个透心凉。连第二排的一些鱼妖都被重创。

  哀嚎声声中,妖血喷溅。

  鱼妖们被这诡异的一幕吓到了,只有三个妖将反应过来,一边大叫着向外面求援,一边使用妖术。

  接着一个个左手盾、右手刀的强壮大汉突然跳出。一把把雪亮的长刀如同怪兽的利齿扎进鱼妖队伍中。

  数十个鱼妖的头颅飞起,成片的尸体倒地。

  过半的鱼妖在短短几息内死亡,鱼妖队伍瞬间崩溃,节节后退。

  三个妖将十分镇定,联手使用妖术,三道洪流冲击无形的队伍。

  方运毫不犹豫消耗大量才气,瞒天过海蕴含的元气立刻向外爆开,与大水相撞。

  妖术洪水漫天四散,没有伤到任何人,瞒天过海之计被破,露出所有的人族士兵。

  实力最强的五十个童生老兵或持刀,或握矛,如猛虎出笼,一部分杀向妖将,一部分则为方运和后面的人开路,让后面的人能第一时间逃出去,撕碎官印红文。

  每个妖将都被十个童生老兵围住,不断有童生老兵受伤,但短时间内妖将难以突破这些童生老兵的封锁。

  五支队伍只有两个秀才队长,两个秀才已经写完《易水歌》,两个鬼魅般的烟雾刺客不去管妖将,而是杀戮那些挡路的妖兵。两个秀才几乎每天都练习这首战诗,烟雾刺客比许多举人的都更加强大。

  没了妖将的阻碍,近百士兵如同长矛一样洞穿妖兵的队伍,冲出出口。

  在冲出出口的同时,十多个人从怀里拿出官印红文,一起撕裂,向圣庙和官员示警。

  方运也在这些人中,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

  他体内的两条才气本来已经超过九寸,但现在一条才气耗尽,另一条才气只剩一寸半。

  “剩下的才气还可以写一首强弓诗《擒王》。”方运拿出随身携带的荡妖笔,因为李文鹰的随从曾叮嘱他一直带着,可发现自己的身份是普通士兵,没有穿板衣。

  与此同时,不远处的海边突然传来一声愤怒的吼叫。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