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 下书山

  ;

  “这是为何?”

  方运道:“山羊的牙齿奇特,吃草的时候会连草根一起吃掉,养的山羊越多,对草原的破坏越大。”

  “这倒是一计,不过仅仅这样似乎无法起到决定性的作用。”那将军道。

  “这只是第一步。第二步,以入药为理由,大量收购草原的螳螂、蜻蜓和瓢虫等一切捕食害虫的虫类,不出三年,草原定然害虫泛滥。”

  众人各个面露喜色,意识到方运有一系列的连环计。

  “运王殿下,还有第三步?”一个秀才急切地问。

  “第三步,蛮族要是把山羊大量卖出,会缺少肉食,所以,我们接下来只收兔皮,不收兔肉,让蛮族吃兔肉。”

  一个举人立刻喜道:“这个我懂!兔子肥肉太少,我们人长吃都胖不了。那些蛮族天天修炼,没有牛羊肉,只吃兔肉,身体必然越来越差。而且那兔子最擅长打洞,破坏地面,又特别能生,一生就是一窝,它们吃的草多了,别畜生吃的就少了。”

  “第三步中不仅包括兔子,还包括老鼠,凡是那些擅长捕杀老鼠和兔子的动物,诸如蛇、狐狸、狼和鹰等,都要想办法控制,或者干脆以入药为理由收购这些动物的身体某个部分,鼓励蛮族去猎杀。”

  众人纷纷点头,只能隐约明白这样对蛮族有害,但不像方运知道食物链和生态平衡。

  “这样,我们就可以把地利夺回来。之后。我们就要决定天时!”

  “可就算是半圣也只能改变一段时间的天时,要永久改变一个地方。不仅很难,妖圣蛮圣也会出手。”

  “我问你们,若是我散播让牧草长得更加茂盛的方法,他们会不会去做?”方运问。

  众人呆呆地看着方运,这个问题根本不用问。

  方运笑道:“一开始羊多了,草必然不够,有一招可以让牧草旺盛,那就是从湖水、湿地和沼泽向四面八方开辟水沟。灌溉牧草,可以让牧草在短时间内长的更好。”

  “那长时间呢?”

  “以后你就会知道了。”

  方运心中暗叹,这些都不是凭空编造的,因为都曾实实在在发生过。尤其最后那过度开发湖水湿地之策,则是釜底抽薪,一旦更多的水离开湖里,无论是水土流失还是蒸发加快。都无比致命,最后整片土地都会板结硬化,植被退化,土地沙化。

  若仅仅缺水,蛮族有办法改变,但生态平衡崩溃、区域湿度等方面出问题。妖蛮两族无能为力,再加上圣院会推波助澜,整个过程只可能比普通的生态平衡崩溃更可怕更迅速。

  “连那个时代的人都吃过大亏,这些蛮族不可能提前发现这其中的奥秘。如果把这个计策照搬到圣元大陆,在蛮族发现前。众圣在冬天联手制造一场大雪,冻死大量牛羊和动物。到那时候。蛮族除了主动出击跟人族拼命,别无他法,总不能等着活活饿死。这样虽然会破坏生态平衡,但只要灭了蛮族,众圣联手,再请龙圣出面,可以轻易解决,对人族没有隐患。”

  方运看了一眼门外的天空。

  “至于这里的这个部落,只会更惨,因为区区蛮王在生态失衡和土地沙化面前没有丝毫的作用。”

  书山的老者突然出现,大手一挥,道:“你们且看。”

  于是兵院正厅的门口出现巨大的光幕,光幕浮现整片草原的全貌,光幕上的草原飞速变化着。

  不吃草根的绵羊越来越少,而山羊和兔子越来越多,随后草不够用了,蛮族开始挖掘水沟,从湖里和其他沼泽里引水。

  不久之后,草原的草越来越少,接着害虫泛滥,直到草原彻底退化。

  最后,整个蛮族倾巢而出,不分男女老幼,无比悲壮地冲向这座山寨,要与人族同归于尽,然后光幕消散。

  周围所有人都被这恐怖的后果震撼,没想到不过花一些钱就能达到这种效果,这才是真正的文灭一族,比半圣都可怕。

  所有人逐渐离去,大厅里只剩方运和老者。

  “你通过了。”老者盯着方运,语气明明和以前一样冷静,可方运却被他看得心里发毛。

  方运轻咳一声,道:“我是从那些老人的话里受到启发的。”

  “若是此计用在圣元大陆,怎样才能让人不怀疑收购山羊的举动?”老者平静地问。

  方运几乎连想都没想,脱口而出:“随便散布一个谣言,就说蛮族山羊吸收了蛮族的气血,能壮.阳,能让人更强壮,到时候圣院只需要负责让商人收蛮族山羊,绝对不用愁销路。最后再制造几个吃了蛮族山羊后突破文位的故事,蛮族山羊自然畅销,蛮族也不会怀疑。”

  老者盯着方运看了好一会儿,才到:“你要不要考虑深入妖界,拜在北圣门下,去祸乱妖族?这方面,你比他强。”

  “老人家过奖了!我区区秀才,哪里敢去妖界跟圣人比。我觉得读书学习科举挺适合我的。”方运急忙道。

  “若是以后科举策论涉及灭蛮,你可以今日之事为题献策。”老者伸指点向方运的眉心。

  方运眼前一黑,再一次看见星辰树,可这一次的文心给他的感觉不一样,小了一点但散发的气息更可怕,飞来的时候甚至如流星一样拖着长长的火焰。

  和上一次不同,这一次文心入文宫,方运闷哼一声,马上昏迷。

  “咦?只是昏迷没有伤?那我准备的妖界神果就没用了。”

  过了好一会儿,方运醒来,感到脑中一团浆糊,如同喝醉了酒一样,精神无法集中。

  “老……老人家,这是摘文心,还是彗星撞……圣元大陆?”方运扶着桌子,眼前竟然是重影。

  “这是无上文心,孔家人也只有到大学士才有机会摘得,你文宫没被撞裂已经是奇迹。”老者道。

  “不过,这考验就这么过了?你之前变化出来的只是推演,未必真有效,不需要等等?”方运道。

  老者目光幽深,道:“不需要等了。万物平衡之道我早有涉猎,在你说完这个计策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结果。真没料到,你竟然已经掌握万物平衡之道,轻飘飘几句话就瓦解敌方,真乃一文灭族,有半圣风范。回去吧,要是你过不去前面的阻碍,空有大才也无用。另外,最大的奖励就留在后面。”

  老者说完一挥手。

  “你还没告诉我这里是什么地方,还有我这文心……”

  方运一阵眩晕,睁眼一看,已经回到玉海府的府文院圣庙之中,和其他人一起醒来。

  周围所有人的眼中都是茫然之色,唯独方运的目光和往常一样。

  “我们一起出了书山,看来那草原上的时间似乎也有问题。不对!”方运发现一个大问题,自己竟然能记得书山里发生的一切!

  “看来这就是最大的奖励了。若是记忆全无,那幻梦阁中经历的一切将大打折扣。这个秘密一定不能有丝毫泄露。”

  方运的目光立刻学着别人一样,变得稍稍模糊,然后神念入文宫,准备观察新的文心灯火,结果一眼看到自己的雕像头顶竟然有两道九寸高的秀才才气!

  “我现在是才高一斗,难道是下品无上文心?或者是以后随着文位或什么增长而逐渐增加?九月份就要考举人,到时候或者明年再上书山,不知道能不能见到那个老人家。”

  方运扭头看向文心灯火,新的文心灯火和第一个文心灯火比没有什么差别,扎根在神农尝百草的壁画里,只是这个文心灯火散发的光芒更加柔和。

  “上品的奋笔疾书文心,大概能让我的才气震荡减少四分之一息,不知道这无上文心能减少多少。”

  方运又在文宫里仔细看了一遍,才心满意足地微笑起来。

  “这次上书山,所得比我想象中丰厚百倍!”

  方运离开文宫,耳边传来一个声音:“你已踏入第五山,但为保护你,只宣布你过了三山二阁,未过三山三阁,离开圣庙后莫要张扬。”

  “谢圣人!”方运立刻作揖,而其他的秀才几乎同一时刻拱手作揖。

  “唉,我本以为能上一山二阁,可不知怎么只在一山一阁。”

  “我连山都没上去,可恶啊!你们看,童黎怎么倒在地上?”

  众人一起看向童黎,一个人想去扶,但缩回手,看着方运。

  “方兄,你上了几山几阁?”

  “停在三山三阁。我去叫人,千万不要乱动,免得伤到他。”方运说着向圣庙外走去。

  “太好了!”八个秀才一起欢呼,随后每个人脸上都有诧异之色。

  一个秀才低声说:“怪了,我怎么会这般紧张方运,生怕他输给别人。我本来对他不满,后来他在龙舟文会得胜,我才不再不满,可对他也说不上有好感,但为什么现在我觉得他特别好?”

  “我也如此!到底怎么了?”

  “我明白了!一定是他在书山里帮了我们大忙,做了大好事,所以我们都感激他。以前也有过类似的事情,原本关系不好的两个人下了书山后成了好友,而原本关系好的人却相互厌恶,我们记忆没了,但有些方面没消失。”

  “恐怕是的。既然如此,那我等以后可要更加维护他,毕竟他在书山里帮了我们。”

  “当然!”

  “只是不知道诗君弟子和童黎会不会履行赌约。”(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