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羊

  ;

  方运站在城墙上,看着外面空旷的草原,偶尔有野兔跳跃,灰狼猎食。..

  “既然不限制时间,就说明这里应该很安全,可要是老者不在的话怎么办?莫非有大儒真文守护?可我刚才调动运王官印没有感觉到。”

  方运再一次手握运王官印,整座山寨的一切都尽在他的感知之中,多少士兵在努力操练,多少在应付,多少人生病,多少孩子体弱,院里的人有多少才气等等尽在掌握。

  “这种力量明明很好,可为什么我觉得压力更大了。”

  一个是千人山寨,一个是万人蛮部,了解的越深,无力感越强。

  “唉……”

  方运轻叹一声,然后深吸一口气打起精神,幻梦阁的经历让他明白了许多事,一个人可以沮丧,可以生气,可以悲观,可以逃避,甚至可以绝望,但,只要活下去,就有转机!就可能胜利!

  方运心里想着,手握官印,向这里所有举人和以上的人发布命令,让他们去兵院。

  方运下了城墙,来到兵院正厅,正厅的中间有一张宽大的桌子,八个人正坐在两侧,看服饰,分别是一位翰林、两位进士和五位举人。

  “见过运王!”八人齐声起立问候。

  国君如大儒,王爵地位等同大学士。

  方运仔细看这几人,文位都比自己高,但没有丝毫倨傲之色,肃穆恭敬。军纪严明。

  “各位坐吧。”方运也不客气,走上主位。

  方运落座。其他八人才陆续坐下。

  桌子有一张极为粗糙的地图,方运一看,正中间就是那个狼蛮部落,周围没有一个小部落或妖族聚集地。

  这座山寨在狼蛮部落的正南方,既没有扼守咽喉要道,也不算什么险峻之地,唯有一段城墙堵住谷口,若是没有大儒真文镇压。不可能屹立不倒。

  “说一说这里的情况吧。”方运道。

  于是众将领就陆续把这里的情况说了个大概。

  听完之后方运才知道,那些蛮族偶尔会来骚扰一下这个营寨,大多数时候当不存在一样,至于这片草原之外的事情,这个山寨的人也不知道,只知道十国和圣院会来送粮草补给。

  虽然其中有些诡异,但方运不准备深究。应该如那老者所说,从他们身上套不出话来。于是他不再分心其他,只管思考如何灭掉那个蛮族部落。

  方运盯着地图,看了许久也看不出什么,以这山寨的力量,不可能攻下那万人狼蛮部落。

  “孟子曰。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这寨子里的人是齐心合力,但力量太差,怎么也比不上万人狼蛮部落。”

  “至于地利,狼蛮虽然把人族逼出草原。但上千年过去了,他们也算是草原土生土长的。以放牧为生,这里就是他们的家园,我方一点地利都不占。”

  “天时,这个就更不用说了,起码要到大儒才能局部影响天时,对方的蛮王不过大学士层次,双方谁也影响不了。但他们常在草原生活,对天时了解要比我们多的多。”

  “天时、地利、人和三者全面被压制,这仗怎么打!这蛮族怎么灭!”

  方运前思后想,始终不知道怎么胜利,于是问:“我们这些人不可能灭得了那个蛮族的部落,诸位很清楚,你们有什么想法?”

  “若是引他们来攻打山寨,大人出手,就可杀光他们,但大人说了不会这么做。所以,我们没有办法。”

  方运道:“就算没有老人家,我看这座山寨易守难攻,以一千人之力,再配合一页大儒真文,完全可以守得住。毕竟蛮王也不过相当于一个大学士,有大儒真文在,他冲进来等于自寻死路。”

  “大儒真文易得,可那些蛮族不是傻子,不会拼命攻城。他们的目的很明确,把我们困死在山寨里。不过有大人在,就有圣院的粮草,我们饿不死,只是也无法壮大。”

  方运点点头,他也知道蛮族攻城的手段,必然先击破城中的圣庙力量,然后开始攻城,不过一切建立在蛮族有绝对的优势上。若蛮族优势不大,就会围三阙一,断水断粮,等城内军民一逃,便可攻下一城。

  这座营寨就算没有老者守护,只要有一页大儒真文镇压,那万人蛮族至少要折损五六千才能拿下,毕竟大儒真文的力量太强大。

  “不管怎么说,只要引得他们来进攻,是唯一战胜他们的方法,对吧?”方运道。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除非狼蛮部落觉得活不下去才可能杀过来,否则它们不可能全面开战。狼蛮部落也和我们一样,世代守护在这里,它们守护的是祖庙。”

  “你们所有人和蛮族都不能离开?”

  “是的,也从未离开过。”

  方运继续和众人讨论,明确了几点。

  主动出战必死无疑,任何所谓的军阵计谋都不可能奏效,蛮族部落有压倒性的优势。

  若想取胜,必须要逼蛮族攻城,但还要削弱他们。

  商量到最后,方运无奈地问:“我们唯一的办法就是把蛮族逼到死路,让他们攻城?”

  “断无别的可能,除非您突然有大学士之能,率领我等杀过去。”

  方运道:“我听书院书声朗朗,再过些年,那些学子都可成材了吧?”

  一位将军苦着脸道:“寨中之人,不能离开,也不能科举。他们将来,最多是圣前童生,不可能再上一步。所以您说不要指望他们。”

  方运心中更加沉重,这意味着连培养人才这条最堂堂正正的道路也被封死了。

  “我明白了。你们散了吧。”

  等众人走了,方运一个人坐在兵院的正堂上首位置。盯着地图,不断思考,渐渐明白了许多。

  “若是考验我的带军征战的能力,没必要让双方差距这么大,历史上再强大的将军到了这里,也不可能利用战争屠灭万人蛮族。所以,要通过这次考验,战争绝非是最主要的手段。”

  “既然不能通过培养人才取胜。那么,纯粹的带领人族发展也不行,或者说,圣院有无数种办法培养人才,不差我一个。”

  “既然这样,那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削弱蛮族。那从这方面着手吧。”

  方运进入书院。在藏书室里寻找有关此地蛮族的所有资料,足足看了一天,然后又把寨子里年纪最大的那些人聚拢到一起,听他们说这片草原的所有事情。

  这些老人都很精明,一眼就看出方运要灭蛮族,跟着出谋划策。

  老人七嘴八舌什么都说。经常因为矛盾的地方相互吵起来。

  不过这些老人有一点非常一致,知道狼湖和草原的草是蛮族的根本,只要毁了狼湖和草,狼蛮一族必然失去依靠。

  老人们说了许多解决狼湖和草原的办法,但都不怎么靠谱。

  和老人们聊完。方运走上城墙,手持官印。引动官印的力量,神念飞到高空,可以“看”到草原极为遥远的地方。

  在草原的中心,有一座大湖泊,湖泊边有一座狼蛮部落。

  部落内狼蛮繁衍生息,部落外牛羊成群,少数狼蛮人在放牧,这是狼蛮人和狼妖最大的区别。

  人族可以利用才气完成各种不可思议的事情,蛮妖不同,大部分蛮妖都有着强大的身体和气血力量,妖圣蛮圣一拳之下可夷平一座高山,但是连最简单的降雨都做不到,而人族哪怕秀才都有机会写出祈雨诗。

  妖蛮除了身体强悍,还有一些天赋妖术,但那些妖术有很多局限,远远不像人族这样变化多端。

  不过,妖蛮却凭借强横的身体和天赋,一直压着人族。

  方运望着这片天地,心中浮想联翩,在这个时候,这天地间无比和谐,好像一切都可以在这片草原上生存。

  一只兔子蠕动着三瓣小嘴,快速地吃着草,一头狐狸潜伏在暗处,突然暴起跳出,吓得兔子疯狂逃窜。最终,那兔子逃脱了狐狸的追杀,刚蹲下歇歇,一只苍鹰俯冲而下,强有力的鹰爪牢牢住兔子。

  一旁的螳螂吓得急忙飞走,惊得不远处的蜻蜓叼着小虫逃窜。

  方运眼睛一亮。

  “食物链!生态平衡!只要打破这里的生态平衡,让蛮族失去赖以生存的地方,哪怕一兵一卒也不动,也能把他们的实力削减到最低!”

  “草原食物链的基础就是这片草,无论是下毒还是烧,都不可能达到真正的效果,但是,生态失衡可以温水煮青蛙般的逐渐改变,等蛮族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无力回天,而我人族既可以趁他们最虚弱的时候出手,也可以守株待兔等待他们拼命!”

  “那么,就一步一步来吧!”

  方运心里想着,立刻召集有文位的军人去兵院正厅。

  不多时,方运端坐于主座,将校坐在下首,其余人站在两侧,正厅内一片肃杀。

  “我已有削弱蛮族之策,但过程复杂,可能需要数年才能完成,望各位配合。”

  “是。”

  “我听说人族和蛮族之间一直暗中通商,而且基本被世家豪门把持着,可有此事?”

  “是。不过做这种事的都是大家族的旁系,或是在文位上无法再上一步的,只要不是太过,上面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好。你上报圣院,让那些商人放出风声,从今年开始,不再向蛮族购买绵羊之物,只买山羊,而且山羊的价格是绵羊的两倍,诱使蛮族加大力度养殖山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