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星辰树

  ;

  圣元大陆人人都知道,有了文胆,是合格的读书人,而有了文心,才算是强大的读书人。

  方运神入文宫。

  眼前却不是文宫,而是一片夜空。

  方运仔细一看,这竟然不是夜空,而是一棵巨树。

  巨树位于极为遥远的地方,下不见根,只能看到一部分树干和树冠。

  这巨树树身漆黑,不知道以什么筑成,分出无数的枝条,枝条上挂满了数不清的星辰。

  这棵巨树散发着厚重悠久的奇特气息,如同是世界的本源,又好像是世界的本体,方运感到自己无比渺小。

  方运知道每一颗星星都是一颗恒星,绝对不可能是古代人理解的星辰,每一颗恒星都相当于一颗太阳,而且太阳在恒星中算是小的。

  “神奇。”方运好奇地看着这奇怪的星辰之树,想要弄清这到底是什么,但看了一会方运更加震惊。

  “这棵树看不到根部和树干下面,看着像树,可为什么我感觉只是一部分枝条?仅仅眼前的部分就相当于一个银河系,那星辰树完整的样子到底有多大?”

  星辰树突然轻轻一抖,无数的星光洒落,最后星光凝聚成一颗心状星光,划过夜空,瞬间冲入方运的眉心。

  方运不由自主眨了一下眼,再一看,自己正位于文宫之中。

  文宫的文宫星空、自我雕像和才气都没有变化,但在文宫第一幅壁画上。多了一盏美玉油灯,灯光如心。灯油如水,无比温暖,同时散发着一种淡淡的香气,闻着让人异常舒服。

  方运发现这油灯恰好镶嵌在“黄帝战蚩尤”这幅壁画的上空,仿佛是壁画里的太阳照耀天下。

  在看到这文心灯火的一瞬间,方运就知道了这是一颗名为“奋笔疾书”的文心,而且是最高的上品!

  上品奋笔疾书,一息成诗!

  “一息就是一秒。可以说,这奋笔疾书彻底解决了写诗词慢的问题!以后就算突然遇到妖族,也可立刻出手!”方运面露喜色,有了这奋笔疾书文心,他的实力获得巨大的提升。

  “听说中品文心封圣后会马上成为上品文心,同时获得更强大的力量,但若是拥有上品文心的人封圣之后。会有什么变化?孔子等人是先封圣后得文心,而先得文心后封圣的人,封圣前最多也只得到中品文心。”

  方运盯着文心灯火看了好一阵,才离开文宫。

  眼前是一处平坦的山顶,山顶上只有一座石门,石门中有一片青色的光幕。

  方运四处张望。第四山的山顶除了石门什么都没有。

  “不知道这第四山考验什么。据说,前三山是文考,而后面就是考验文斗,读书人毕竟要掌握强大的力量才能生存下去,学问再好。手无缚鸡之力在这个世界终究难以走得更高。”

  方运静下心,放缓呼吸。走到大门前,伸出手碰触光幕。

  光幕上立刻如同水中波纹向四面八方扩散,最后变得完全透明,出现一片碧绿的草原,草原一望无际,竖立着三座人形雕塑。三个人都身穿举人服,其中第三人赫然是颜域空。

  “这是考什么?”方运一边想一边走进去。

  第一座雕塑碎裂,一个举人走下来。

  “见过方兄。”那举人拱手问候,和寻常人没有任何区别。

  “这位兄台你好,请问这第四山考什么?”

  那举人微笑道:“我们三人是最后通过第四山但没能过第五山之人,你只要先战胜我,再从两人之中挑一人战胜,就可顺利完成考验。若你能再胜第三个人,通过第六山时获得的文心会更佳。”

  “原来如此,谢谢兄台解释。我们要文斗吗?”

  “对,你我只需要用纸上谈兵文比,只要能杀死我,便可胜一局。方兄是秀才,我为举人。不过我此时相当于刚刚考上举人,还不会出口成章,也不会举人战诗词,所以我只会用《易水歌》与你文斗。你准备好即可开始,不过第二位和第三位不会这么好说话。”

  “谢兄台。”

  方运低头一看,自己身上果然有板衣,放下托盘,笔墨纸砚自动出现在上面。

  “你一旦拿笔,就等于宣战,你可要小心。”那举人礼貌地道。

  “谢谢兄台提醒。这第四山考验的就是文斗?万一我是刚成秀才不会纸上谈兵,那会怎么办?”

  举人和和气气微笑说:“那就等你会了再来。”

  “……”

  方运无语,仔细打量周围的环境,就是普通的草原和两座雕塑一个人,别的什么都没有。

  “看来这个考验很直接,对新举人来说并不是很难,毕竟这人应该不如真人机敏。但是,对一个刚刚成为秀才且不会纸上谈兵的人来说,这举人可以说是无敌的存在,幸好,我能纸上谈兵。”

  方运想着,计算自己《石中箭》的距离,他立刻想起曾在幻境里算过,能在三十丈内保持威力,三十丈到五十丈之间威力减半,过了五十丈就会消失。

  而秀才战诗《易水歌》的极限距离仅仅是十五丈!

  方运顿时胸有成竹,因为对方的意念是刚成为举人,其实就是才气更多的秀才而已,根本无法掌握举人的力量。

  “既然他刚成举人,根本不需要拉开距离,拼文心即可!下品奋笔疾书,一息一句;中品,一息两句;上品,一息一首。在这里,可以说天下战诗词,唯快不破。”

  方运想完,道:“兄台,可以开始了。”

  “好。”那举人握着毛笔,盯着方运。在方运拿起毛笔的一瞬间,他也立刻低头写文。但刚刚调动奋笔疾书,耳边就听到一阵风吹森林、弓弦拉响的声音。

  “笔落有声?”那举人微微抬头用余光看了方运一眼,哪怕方运达到书法第一境他也有信心胜过,但是随后猛地抬起头,也顾不得自己的战诗词,直愣愣地看着方运。

  方运手中的笔竟然形成一片残影,以他从未见过的速度书写。

  “上品文心?”

  举人刚冒出这个念头,方运收笔。一张大弓浮现半空,利箭迎面飞来。

  “天外有人!”那举人说完,被强大的石中箭击中,身体突然炸开,最后化为一片流水,飞入方运身体里。

  方运感到奇怪,本以为还是圣光洗礼什么的。没想到是这样。

  方运慢慢后退准备,但突然看向第一座雕像。

  那雕像本来只剩基座和一片碎石,可现在正在逐渐重新出现,最后变成方运的雕像。

  方运觉得有趣,但在刹那之后,他想到一个可能。

  “这意味着。只要我不通过第五山,那么我的雕像就一直在这里。后面来这里的人都是刚考上举人的人,要是选我,那只能怪他们倒霉了。”

  方运走到二十丈开外,看向第二座雕像。那雕像立刻裂开。

  这位举人一句话也不说,出现后立刻使用纸上谈兵。写《易水歌》。

  “风萧萧兮易水寒……”

  这举人也有下品文心,一息可以写一句。

  但是,在第一句刚完成的时候,他听到破空声,立刻抬头,就见一支利箭袭来。

  他一脸茫然,好像在问这箭是从哪儿飞来的,难道是作弊?

  箭到,人亡。

  第二个举人立刻化为一股水流被方运吸收,让方运的才气恢复到九寸,同时稳住方运的才气,使之不再震动。

  方运看向颜域空的雕像。

  “他在这里,就说明他也没过第五山,而他的天赋和衣知世不相上下,又得半圣教导,可见第五山有多难。不知道我成举人二次上书山的时候,能不能过得了第五山。杀他的意念应该不难,毕竟他不是圣前举人,中举后第二天就要上书山,他应该不可能在一天内学会出口成章。”

  方运心里想着,看着颜域空雕像,雕像碎裂。

  “风萧萧兮易水寒……”

  颜域空一边以出口成章诵读易水歌,一边快速跑动,警惕地看着方运,而且,他身上多了一层高山的虚影,那是《山岳赋》的防护力量。

  “这……”方运没想到颜域空竟然天才到了这种地步,中举后一夜之间学会了出口成章。但是,他身上的举人战诗《山岳赋》是怎么回事?

  方运立刻猜到那《山岳赋》的力量是书山额外给颜域空的,只有杀了这时候的他,才有资格获得更好的第二颗文心。

  方运迅速提笔,一秒一过,《石中箭》完成,利箭射出。

  颜域空经验无比丰富,马上就地一滚。

  但石中箭的速度太快了,依旧击中颜域空的《山岳赋》所形成的虚影。

  “轰……”

  半边山岳赋被石中箭击溃,但没有伤到颜域空。

  颜域空的出口成章被迫中止,眼中闪过一抹异色,但没有丝毫的惊慌,重新出口成章,并且急速向方运冲来。颜域空同样有奋笔疾书,但只对书写的战诗词有效,对出口成章起不到任何作用。

  举人的身体远比秀才强大,而且他很早就学习过军中的杀人技。

  方运暗叹不愧是半圣弟子,第一时间选了最佳的战术,若是自己没有上品文心,必输无疑。

  方运刚完成一首战诗,才气微微震荡,现在写容易失败,所以转身就跑,跟颜域空拉开距离,五息后,方运转身,纸上谈兵。

  颜域空的出口成章已经完成,身前浮现一只黑雾刺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ps:凌晨有三更,可能很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