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过三山

  ;

  方运一边上山,一边思索。..

  他走的极慢,从抬脚到踩到下一个台阶的时间,别人可以上十多个台阶,他的身体仿佛还没有适应这个世界。

  他的眼神一开始非常杂乱,好似有无数光华闪烁,不多时变得模糊,仿佛蒙上一层水雾,最后雾气消散,目光逐渐清亮。

  “从我进入三山二阁开始,后面的一切都只是幻觉,那所谓的考校武力是假的。三山二阁之前,考的是‘才’,考的是‘智’,那么三山二阁考的却是‘心’。”

  “那诗君弟子在秀才的时候就到达三山二阁,可无法通过。他的天赋明明极高,但是他成为举人后再次上书山,仍然过不去三山二阁,这就不是天赋的问题。这幻梦之阁考验的是我对人族的态度,对蛮族的态度,对战友生命的态度。一个人的天赋再好,到三山二阁是极限。”

  “若是再往上走,就要看心性,需要一颗为人族的心。如果没有,永远过不了三山,永远得不到文心!书山不会把那么重要的东西给他。”

  “那施德鸿至今不明白,还以为自己是才学不够过不了三山二阁,实际是他的心不公不正。现在想想,若是他真的能过了三山二阁,也不会那么针对我。”

  现在方运在书山的成就比施德鸿和童黎都高,三个人之间的赌局已经有了分晓。

  方运继续走,但心中有更大的疑惑。

  “这三山二阁看样子是书山力量形成的幻觉。可是在我舍身救了那钟营校后,正好完成一个完整的考验。理应结束,可不仅没有结束,反而有了更匪夷所思的经历。”

  “在幻境的时候,奇书天地都被我彻底忘记,我真以为自己经历了那些事,只是在老者出现后才发现。现在仔细回想,我的记忆里有许多方面非常模糊,那些记忆应该是假的。根本没有,是书山让我误以为有那种经历。但是,其中被人羞辱、身受酷刑、当街乞讨、整合丐帮等事却历历在目,是我亲自做的。在狼蛮大举入侵前,我练字、作经义策论、读众圣经典的经历也非常清晰。”

  “粗粗估计,我记忆清晰的时间加到一起,有近一年的时间。这和那些模糊的记忆有着本质的区别!我现在还能回忆起自己写作的经义和策论!甚至于,我还记得向李文鹰乃至文相学习经义策论的经过。两个人的回答字字珠玑,无比精妙,不可能是假的。”

  方运愣在原地,随后发现自己的才气竟然涨到九寸!文宫也极为稳固,文胆更是发生质变!

  所有文宫星空的星光不再照耀他的才气。而是照在文胆上。

  这意味着不久之后,文胆力量就可提升,达到第一重韧如草木,而半圣弟子颜域空也不过才是韧如草木大成。

  “这不可能是幻觉力量造成的!难道这书山竟然有操控时间的力量,或者把我带到传说中的历史长河中?孔圣亲自写的《春秋》。实际就是史官按照时间记录历史,这春秋两字。实际可以理解为岁月、时光、年代。”

  方运心潮起伏。

  “别人绝不可能享受到这么好的培养!这等于让人在一个小时内获得正常一年才能得到的知识,而那些痛苦的经历对我来说更是宝贵的财富。既然是幻觉,可李文鹰和文相都教了我许多,两人说的话我都能记住,那么,教我的到底是谁?”

  方运呆了片刻,突然向着山上弯腰作揖,心中充满无尽的感激。

  方运一路走来,时间不足,磨砺不足。

  “我最大的短板,在这三山第二阁补上了。”

  方运的目光里,多了之前不曾有过的坚毅。

  在方运继续向上攀登的时候,众圣殿里异常寂静。

  “之前有人在三山第二阁站立接近一个时辰?”

  “前所未有。”

  许久,米奉典道:“书山今日消耗的才气,已经超越任何一次书山开启,几乎是平常的三倍。可到现在,还未结束。”

  “若是到了四山再消耗这些才气,或有可能,但现在就消耗如此多的才气,连我等也猜不透。”

  “让他去圣墟。只要他能从圣墟活着回来,送他去登龙台!”王惊龙道。

  “那次请圣选之后,我就知他有可能过三山三阁。只是不知道他能走多远。”

  王惊龙突然道:“我认定方运能过第四山,你们认为如何?”

  “东圣说笑了。方运刚成为秀才不久,连纸上谈兵都不会,怎可能过得了第四山,他应该能得一颗文心,然后败在第四山。”

  另外两位半圣点了点头。

  王惊龙那日曾亲自下了封口令,《石中箭》和《擒王》至今放在他的案头,只有四圣阁的四圣得知,连米奉典等半圣都不知道。

  王惊龙微笑道:“方运此人锐气太盛,将来必有大难。不如这样,他若能过得了四山,日后他遇大难,你们出手相助。若是他过不了四山,我手头还有一些东西,你们三人可任选一件,如何?”

  三位半圣相互看着,王惊龙是所有半圣中资历最老的之一,手里有大量的宝物,哪怕不会给重宝,其他的东西也足以让半圣动心。自己若是不用,可以给子孙后代用,比如一件大儒文宝或大儒真文,对半圣世家来说非常重要。

  米奉典微笑道:“方运之才不下于衣知世,若能护得此子平安,也是美事。我便答应东圣。”

  另外两位半圣点了点头。

  王惊龙微笑道:“大善。”

  米奉典脸上的微笑消失,问:“东圣,您是不是知道什么?”

  “知道也不说。”王惊龙笑眯眯道。

  众圣殿再一次陷入沉默。

  不一会儿又有人道:“只是庆国和武国今年的秀才实在不堪,竟不能坚持到结束。”

  “那今年应给庆国和武国的圣院之物扣除一半,全部送与景国。”

  “善。”

  书山中,山下的人最多,第一山的人也较多,而第二山第一阁有两人,第二阁只剩一人,且已经失败。

  书山传承数百年,每年总会有半圣世家子弟到达第三山,而现在,最优秀的一个也无法通过二山第二阁。

  众圣世家的子弟个个面色灰败。

  其他人却没有那么大的压力,在山下望着方运的背影,希望他能创造一次奇迹。

  方运踏上第三山,只见牌匾上写着四个字,倒背如流。

  方运不由自主想起自己请圣选的时候,那位半圣也考了他倒背如流。

  “怪不得连李文鹰在举人的时候都过不了三山三阁,难怪从来没有一个秀才过得了,这可不是一般难。”

  一张纸浮现,上面出现考题,倒背《春秋》。

  《春秋》乃孔子编写的第一部编年体史书,用字极为简练,微言大义,以至于很多人读不懂。

  左丘明成大儒时,对《春秋》进行了注解,写成《春秋左氏传》,俗称《左传》,使他的才气达到大儒巅峰。最后凭借当世第一部国别体史书《国语》奠定了圣基,最后封半圣。

  《春秋左氏传》字数极多,但《春秋》原作只有不到两万字。

  方运有了倒背《论语》的经验,稍稍准备,就借助奇书天地倒背《春秋》。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方运一字不差地背诵到最后。

  “……月正王,春,年元。”

  在方运说完最后一个字后,三山齐动。

  一道彩虹之桥自方运身前出现,飞跨三山到四山。

  方运抬脚踏上彩虹之桥,缓缓向前走。

  彩虹之桥发出七色光芒,落在方运的身体上,逐渐被方运吸收。

  方运不断向前走,他身后的彩虹桥不断消失。

  山下的众多秀才先是集体愣住,因为从未有秀才能通过三山三阁,可方运做到了。

  “方运大才!”

  “人族最秀!”

  “景国万胜!”

  数不清的人轰然叫好。

  在这份奇迹面前,许多人的不服气烟消云散,认可了方运为天下第一秀才的身份,只有极少数人心中妒火中烧,而这些人就算天纵奇才,终其一生也走不过三山二阁。

  “他过了那彩虹,就会得到文心吧?”

  “只是不知道他能得到什么样的文心。”

  “我倒是听人说过,书山的第一颗文心都是‘奋笔疾书’,分上中下三品。”

  “方运能得几品?”

  “必然是跟九阁的考验有关,九阁的考验完成的越好,则品级越高。方运绝对能得到中品‘奋笔疾书’,至于上品,几乎不可能,只有圣人才能有办法提升文心,那衣知世哪怕必成半圣、有亚圣的可能,也只有中品文心而已。”

  “方运文心必然到手,不知他能不能过第四山。”

  “第四山连举人都很难过,更不用说他一个秀才。”

  方运一步一步向前走,自己的身体毫无变化,但是文宫却越来越热,好像有一团火似的。

  一路走下去,在下了彩虹之桥到达第四山的时候,方运只觉文宫一震,一股热流自眉心出现,传遍全身。

  方运心中欢喜,读书人文胆为重,而文心也十分重要,文心不仅有神奇的作用,还能迅速平息才气震动,让人可以快速再次使用战诗词,更能让才气迅速恢复。(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