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第一阁

  ;

  完整的文胆和文胆漩涡相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方运扫视众人,道:“既然还有人对我有敌意的,那你们就和他们一起去吧!我方运做事,从来不留后患!”方运的声音如寒冬降临,就见他伸指点向二十几个人。

  那二十几人全都是武国人或庆国人,竟然还有一个景国人。

  方运手指连点二十五下,文胆震动,形成无形的精神力量落在那二十多人身上。

  这些人自以为掩饰的好,但这里所有人都是纯粹的神念凝聚,在文胆力量之下,没有人可以瞒过方运。

  “你……救命!我不敢了!我是想害你,可我没动手啊!我……”一个人喊叫着,身体化为碎冰消失。

  其他二十多人全部如此。

  书山下静悄悄的,连那些被奇风吹得大叫的人也吓得闭嘴。

  方运向前来救援的人拱手道:“谢谢各位文友,出了书山若能记起今曰之事,必然厚报。”

  众人却仍然没从震惊中醒来,许多人还是无比害怕,要是方运有害人之心,只要在山下走一圈,就能把所有人的神念击溃。

  他们不怕上书山失败,而是因为有更严重的后果。

  在书山外被击溃神念,会彻底痴呆,而在书山里出事虽然不至于彻底痴呆,但除非有半圣出手,否则将永远跟文宫隔绝,再也无法使用才气。

  哪怕是半圣出手,也最多是能调动才气,从此以后文位再无可能寸进。

  “那我先上山。”

  方运说完转身踏上独木桥,无论奇风有多么猛烈,他的衣服都纹丝不动,无法给他带来一点痛苦。

  等远远地离开河边,众人才逐渐清醒。

  “好一个方五甲,原来我们都小看了他。秀才有文胆的事要是传出去,天下非得大乱不可。幸好书山乃孔圣所创,受历代圣人加持,哪怕半圣也只能看到我们在哪里,根本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就算是半圣,也不会相信方运现在已经凝聚文胆,大概会认为那些人的神念是被奇风吹散。”

  “方运的潜力,恐怕还在衣知世和陆怀江等人之上啊!”

  “可惜!可惜离开书山无法记住其中一切,不然哪怕跟庆国武国开文战,我也要劝说父皇交好庆国,或者干脆把方运拉到我蜀国。”

  “太子殿下,你想多了,若是真能记得这一切,我保证会让衍圣公用尽一切手段让方运入赘我孔家,然后答应让他的长子担任下一任孔家家主兼衍圣公。”

  “你们孔家倒舍得!”

  “你们猜方运能到走到哪一阁?”

  “只论登书山的话,他必然也能登上第三山第三阁。”

  “未必吧。他或许有奇遇凝聚文胆,可这书山所考的内容很杂,他怎可能比得上我等豪门世家。”

  一人轻笑道:“我没有看不起方运的意思,我也知他精通诗词圣典,不过,他恐怕连这第二山都过不去。你们谁见过寒门子弟在秀才的时候过了第二山的?”

  许多豪门世家子弟也随着笑起来,点点头。

  “也是。倒不是寒门子弟天赋不足,而是他们学的东西太少,不像我们为了书山学很多东西。”

  “这倒不能怪他,等他考上秀才后,花个三五年学习,在考中举人后第二次登书山,或许可以一口气过了三山,摘得第一颗文心。”

  “对,但他的秀才书山之行,很快就要终结。”

  “不过,听说他跟庆国人打赌,这次要是到达不了第三山第二阁就自碎文宫。”

  “啊?有这种事?我怎么不知道。”

  “多说无益,等出了书山,一切真相大白。”

  “走吧,一起上书山,别晚了。你们看,方运已经到了第一阁。”

  与此同时,在圣院中心的众圣殿里.

  三位半圣考官眼前浮现九座由光芒组成的山峰,在第一座山峰下面,有许许多多的光点,每一个光点代表一个秀才的神念。

  那二十多个被方运文胆镇杀神念的人的光点逐渐消失不见。

  “武国和庆国的小辈真是不堪大用。”

  “暗害人族新秀之时倒是果断。”

  “今年的书山,才气消耗的似乎比前些年都多。”

  “或许受文曲五动影响,今年的秀才比往年更胜一筹。”

  “这书山的题目与秀才的潜力之和有关,这些秀才潜力越高,那么题目越难,优秀的秀才或许无碍,其他普通的秀才要倒霉了。”

  “你们说今年可有人能到三山三阁?”

  “那方运若是生在豪门世家,或许可上三山三阁,今年若无文曲五动,他或许也有机会上第二山,但今年书山的才气消耗太多,题目恐怕极难。若是不出意外,他连第一阁都过不了。今年的书山,太难了。”

  “可惜了一个大才,是他太过于莽撞。”

  “唉,早知书山有此变化,我哪怕不要这脸皮,那曰也要去玉海城保下他。”

  “可惜了……”

  方运慢慢踩着阶梯向上走,没有遇到任何阻力,轻松顺利地踏上一片石板铺成的小广场,前方有一座楼阁。

  阁楼上挂着一块牌匾,牌匾上写着“字”,简简单单,没有任何让人震撼的地方。

  方运有些失望,本以为书山是那种特别恢宏壮观的地方。

  而在第一阁上面的山路上,有两个人正在向上攀登,说明两个人已经答对第一阁的题目,即将踏入第二阁。

  方运扫视周围,发现所有人都在低头看着眼前一张空白的纸页,可纸页上什么也没有,还有几个人的嘴在动,可听不到一点声音。

  “看来这是防止我们作弊。不过怕这只是第一山第一阁,之前上来的人只走了两个,这第一阁就这么难?”

  方运正想着,眼前浮现一张白纸,上面写着让方运读出十个字,并进行释义,认对七个即可过关,进入第二阁。

  方运一看那十个字,眉心生疼,一个比一个生僻,十个字比普通一页纸的字看着都多。

  皨,猣,屶,牋,癰,爡,馫,蚎,謈,鶗。

  “怪不得都说书山是寒门子弟的绝路,要不是专门去学这些,谁也不可能认全这十个字。我在这几个月哪怕读了这么多书,也认不全,那些寒门子弟怎么可能会花时间认这些字,只有那些猜到考题类型的豪门世家子弟才会牢记这些生僻字。”

  方运仔细看第一个字。

  皨。

  “这个还好,同‘星’字,读音和语义都一样。”方运心想。

  接着方运一个一个看,最终自己只认出猣、皨、屶、謈、馫和鶗共六个字,而且两个的意思回忆不全,只记得怎么读,另外四个字无法确定。

  奇书天地轻动,浮现出十个字的完整读音和含义,方运认出的六个字都对,但释义有一个错了。

  “那些人对我上书山之所以没信心,恐怕就是知道我读的杂书太少。这书山真是太难了。寒门弟子只能在考上秀才后,学习个十几年,然后考举人,第二次登书山的时候才有机会,先天比那些豪门世家差。前面那两人似乎都是众圣世家的,厉害!”

  方运站在那里读出十个字的字音并解释。

  等方运说完,就见那第一阁轻轻一震,牌匾放出一股奇异的白光落在方运身上。

  方运闭着眼,慢慢享受着白光的洗礼,他不知道这白光是什么,但猜到这应该是好东西,让人感到非常舒适。

  不多时,白光消散,方运睁开眼睛。

  这时候,后面已经有许多人走了上来,足足有几百人踏上第一阁的广场,而山下还有数以千计的人在陆续过独木桥。

  方运立刻让到一边,为那些人让路。

  一人向方运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方运微笑感谢,然后向前走去,进入第一阁。

  那个做了请的姿势的人愣在原地,道:“我是说请他继续,他怎么就已经过了第一阁?刚才我还说这种寒门子弟过书山非常难,他怎么这么快就过了?似乎比前面那两人还要快。”

  其他人根本没有听到他说什么,许多豪门世家的子弟目送方运穿过第一阁,踏上去第二阁的阶梯。

  这些人相互看着,都能从对方眼中看到惊异,随后同时冒出了同一个念头。

  “难道今年的题目简单?”

  于是众人低头看自己的题目,结果有的双目茫然,有的揉太阳穴,有的立即抬头看向方运。

  不多时,许多人再次相互看着,眼神里满是狐疑,仿佛又有了相同的疑问。

  “这个方运是怎么答对的?”

  这些秀才们吃惊,而众圣殿的三个考官比这些秀才吃惊百倍,许久说不出话来。

  他们眼前的光影书山上,代表方运的光芒亮了整整一倍!

  “我看错了?”

  “你没看错。”

  “只有完美答对一阁的所有题目,无一丝疏漏,他的光芒才会亮一倍,可他不过是寒门弟子,过第一阁已经了不得,怎么很能无一丝疏漏答对全题?我虽不知今年第一阁考题的内容,但若是我当年中秀才的时候参与这次上书山,别说完美无缺,能过第一阁已经是侥幸。”

  另外两个半圣沉默不语,他们总不能说自己也不如方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