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史君

  ;

  童黎没想到这人竟然能让诗君自叹不如,立刻流露出震惊和崇拜之sè,问:“他这么年轻,却让四大才子之一的诗君这般,是四大才子之首的史君,还是众圣世家的天才?”

  “当然是本代史君,当年他和恩师谈诗论文,我就在一旁伺候。..”施德鸿刻意提高声音,让周围的人都听到。

  几乎过半的童生发出轻呼,双眼闪闪发亮看向那个气质出众的英俊青年。

  方运虽然也是文名冠绝江州,但终究出头不足三个月,无论是文位、功劳还是文名,都不可能跟史君相提并论。

  “史君陆怀江啊!四大才子之首,虽说在晋升大学士的时候没能引动文曲星动,但那是因为他把更多的jing力用来学习史书。”

  “未来的史家半圣竟然来这里,真是太高兴了!”

  “他可是十国文人的楷模,远比其他三大才子更受敬重。”

  “第一部编年体史书《chun秋》乃孔圣编写,可以说孔圣本身就是史家鼻祖之一,史君虽然重史不重其他,但绝对是我儒家正统,自然当得起楷模。”

  “很多人说,他在历史方面的成就将不亚于左丘明、司马迁等几位史家半圣。据说司马家主甚至赐予他一卷司马迁亲书的《史记》,相当于不完全的半圣文宝。”

  “可惜啊,这个史君认识那个庆国人,方运要倒霉了。”

  “唉,今天太巧了,谁劝劝方运,躲起来避避风头。这位史君在经义方面不行,但以整本《chun秋》凝练文胆,无论是心志还是杀妖之能,比之剑眉公都不差。剑眉公曾言,史君只是年龄尚小,一旦史君成就大儒,凝聚出历史长河,那么半圣之下无人是其敌手。”

  方守业轻叹一声,道:“方运,走吧,施德鸿既然认识史君,那史君一句话便能让你身败名裂。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我们走吧。”

  方运却丝毫不动,目光坚定,神sè如常,道:“我无罪无错,天下之大皆可去,这文院门口也不例外!”

  方运的声音不大,但异常坚定,周围的童生听在耳中,有的敬佩,有的叹息,一个秀才敢直面大学士,这份勇气足以证明方运的傲骨。

  远处的人听不到,但从文院里出来的许多进士和史君陆怀江的听力极佳,全都听到这些人的话,一起望过来。

  施德鸿一步抢先,挡住陆怀江的视线,弯腰作揖道:“诗君弟子施德鸿见过怀江先生,多ri未见,先生越发神采飞扬,若恩师见到,一定又会自叹不如。”

  施德鸿面带微笑,脸上露出前所未有的自信。

  许多童生充满同情地看着方运,史君若是出手,也只有李文鹰能拦住,可李文鹰不在这里,方运必然倒大霉,文宫动摇那都是轻的。

  方运目光依旧坚定,但背后的冷汗不断渗出,本代四大才子之首给人带来的压力太大了。

  陆怀江眨了一下眼,双目中仿佛有文字流转,徐徐道:“孟子曰:伯夷,非其君不事,非其友不友。不立于恶人之朝,不与恶人言。”

  众人都知道这是《孟子》中的话。这话是说,伯夷这个人,不是他心中理想的君主就不去辅佐,不是他认定的朋友就不会结交。不在有恶人的朝廷里做官,不跟恶人说话。

  众人哗然,堂堂史君说出这话,几乎可以说是亮剑于敌,不死不休。

  可这话是对施德鸿说的还是方运说的?

  施德鸿大喜,心中确信史君不会这么对自己,毕竟四大才子之间关系颇好,而这位史君还指点过他。

  方运却是为之变sè,史君若是说出这种话,那就意味着自己将面临灭顶之灾。

  陆怀江继续道:“灭狮妖,破狼蛮,降牛蛮,单于奔走,其后十余岁,狼蛮不敢近赵边城。”这话是《史记李牧列传》的内容,列举战国四大名将之一的李牧的功绩,让妖蛮不敢靠近赵国的边境。

  史君念史绝非无的放矢,所有人都意识到一个可能,史君把《史记》圣言的文字化为实际的力量,要为难方运,于是齐齐看过去。

  方运深吸一口气,静等陆怀江的力量显现,而方守业微微张口,随时可以口吐才气战枪。

  但是,什么都没发生。

  “咦?”许多人轻咦起来,不过,他们的余光看到一件怪事。

  就见那笑容满面的施德鸿被无形的力量托起来,双脚离地一尺,巨大的力量推动着他离开,而他身后的人也被无形的力量分开。

  前一息这位施德鸿说自己认识这位史君,可后一息就被史君以史书圣言的力量推开。

  “先生……”施德鸿悲愤地看着陆怀江,不明白史君为什么如此对他,这里可是敌对的景国,而且是文院的门口,又有大量的文人士子!

  陆怀江这么做,等于在亲手毁他的名声。

  施德鸿还想询问或哀求,可他不过是区区举人,而陆怀江是大学士,催动的又是《史记》中的力量,施德鸿根本无力反抗,持续被强大的力量推走。

  文院门口站着数万人,每个人都看到施德鸿被吊在半空中,被无形的力量推离文院,越来越远,看样子至少能推到十几里外。

  施德鸿全身剧烈地颤抖,恨不得一头撞死,堂堂诗君弟子被当众如此侮辱,这已经超出他所能承受的极限。

  他宁可被陆怀江骂一声滚,也不愿意这样先被《孟子》之言定为恶人,后以《史记》力量推走。

  陆怀江看向方运,点了一下头,道:“此等宵小不足为惧,我们在圣院等你。”

  陆怀江说完,脚下生出一片青云,载着他飞上高空,离开玉海城。

  附近的人目送陆怀江离开后,齐刷刷看向方运。

  四大才子之首要在圣院等方运!

  史君认为方运有跟他们并驾齐驱的潜力。

  方运有点迷糊,刚才说那话其实有一半在给自己打气,毕竟面临的是史君,早就做好了被一代史君羞辱的准备。

  在最后的时刻,方运甚至想象过自己忍辱负重苦学多年,然后踏上圣院,含愤跟史君一较高下,并以此为原型写一部小说。

  可是,那个要打击自己的施德鸿怎么被吹飞了?

  直到陆怀江离开,方运还是有些不相信眼前的发生的一切。

  方运看向董知府等人,发现这些人的笑容极为熟悉,方运立刻想起在济县文院考童生的场面,他写完《chun晓》不久,那几个考官路过时的表情和这些人的表情高度重叠。

  “难道发生了我不知道的什么事?史君不是在圣院么,怎么突然来玉海府文院了?他怎么说要在圣院等我?莫非我昨天写的经义没有问题,而是写的很好?”

  方运满脑子都是问号。

  一旁的童黎从头傻到现在,到现在也不明白诗君弟子为什么被史君赶走了,而且是在这么多人面前赶走的。

  “这也不能改变你经义失败的事实!”童黎用力握着拳,紧紧盯着手持金榜的差役。

  那几个官员看到方运疑惑的样子似乎十分满足,于是董知府微笑着让差役去张贴玉海府这一年的府试榜单。

  所有官员都闭着嘴,在没有外人的阅卷房可以说昨天的事,但现在不能乱开口。

  在金榜张贴后,方运名字后面三个相同的词无比耀眼。

  甲等!甲等!甲等!

  人群轰地一声炸开,数不清的人叫着喊着议论纷纷,并且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向远处传播。

  “我……我要憋不住要骂人了!府试三甲,这可不是天荒不天荒的问题,而是自古以来就不曾有秀才有过啊!”

  “方运壮哉!我之前还担心方运抢了我的书山名额,可他在玉海城拿了自古未有的三甲,扬我玉海城文名,我就算一辈子不中秀才都愿意,更何况区区书山名额!”

  “这个方运,简直不是人啊!他是不是真得到半圣传承?”

  “方双甲……不!以后他就是方五甲了!”

  方守业一巴掌在方运的肩膀,笑骂道:“臭小子!你让我担心了一整天!明明是甲等经义,你昨ri担心什么!你快气死我了!”

  杨玉环开心地笑起来,露出洁白的牙齿,双眼中的yin影全被驱散。

  方运长长松了口气。

  方守业摇头笑道:“只是府试你就让我们提心吊胆,等八月十五你要是有机会去圣墟,在里面xing命相搏,我们非被你吓出病来不可。”

  “圣墟不是十年一次吗?今年刚过去八年。”方运问。

  方守业道:“今早我得到消息,根据圣人推断,文曲五动导致文曲星光更加强盛,圣墟会在提前到今年开启。只是不知道今年圣墟的奇异力量强弱,若是连进士也能进去,那我也想一试!”

  不等方运继续说圣墟的事,周围的人一起涌过来,向他祝贺。

  “恭喜方茂才!书山名额已定,明ri你就可进书山,恭喜恭喜!”

  “你一定要到三山二阁,压下那个庆国人!”

  “对!不仅要压下那个庆国人,还要拳打武国,脚踢世家秀才!”一个年轻童生大喊道。

  “你能成为三甲茂才,必然能能摘得书山的第一,壮我国威!”

  “方运,十国第一秀才之名,全靠明ri的上书山了。”

  “你一定要让他们知道我们景国人的厉害!”

  方运连连答应,但人太多了,忙的他一身大汗。

  不远处的童黎快步向外挤,低着头,明明位列秀才第二,但是他没有丝毫的喜悦,眼中的惧意和恨意更加浓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