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066章 长风破浪会有时

第1066章 长风破浪会有时

  方运的心深深沉了下去。

  雷船队的人暗中已经计算好了一切,先让人以言语攻击,然后琴棋双友两人假装仗义执言,获取众人的信任,最后不惜让两位大学士暴露身份进行撞击。

  龙船很强大,但是,琴棋双友两人都是三层楼船,船体本身就强,速度本来就快,一旦撞中,龙船必毁无疑。

  现在就好比两个鸡蛋撞向一个稍稍坚硬的鸡蛋,结果必然是三个鸡蛋一起破碎。

  最可怕的地方在于,琴棋双友正占据海浪的高处,顺流而下,方运则是逆流航行!

  逃无可逃,避无可避。

  “既然一定要动手,那就最先出击!只有这样,才有机会破局!”

  方运立刻调转船头,冲向琴棋双友左面的那艘船,到时候见机行事,若能突然避开就避开,若是避不开,就撞上去,若是运气好,龙船或许只是破损。

  只要有智学诗在,一定可以慢慢修复。

  “方虚圣,不要啊!”

  “琴棋双狗,出了学海之后,老夫必当与你二人文战,不死不休!”

  “老夫定当向圣院申请血恨复仇!杀死你二人再自杀!”

  “琴棋双友!你们若如此,必将遭到诛杀,连你们家人都会被报复!”

  “两人既然是庆国细作,自然会把家人藏得好好的。”

  “方虚圣,不要冲动!”

  “罢了……不动,机会万中无一,若冲过去,或许龙船还有一丝生还的可能。”

  在紧急关头,天空突然响起众人熟悉的声音。

  “学海第四轮诗题为一道兵法‘长驱直入’,亦是最后一题。两个时辰之后,学海结束!”

  在场的所有人愣了片刻,没想到竟然在这种紧要关头开始了第四轮学海诗。

  “方虚圣!还有机会!”

  “快作诗!冲过去!”

  “有机会!”

  方运船队的所有人无比激动,连笨大儒田松石都双拳紧握。双眼中充满期盼。

  作第四首诗是最后的机会!

  那琴友单榕微微一笑,道:“诸位不要枉费心机了,几息之后,龙船破灭。方虚圣竞渡失败,船上的所有文心鱼将属于宗雷船队。事后,我们会躲入宗家,能奈我们何?”

  “学海撞船,圣院从未禁止。几十年前屡有发生,诸位何必如丧考妣?方虚圣若真是像你们说得那般伟大,那竞渡失败也无妨。诸位说是吗?”棋友柴棱微笑道。

  “是你老母!两个畜生!”大学士沈沛破口大骂!

  笨大儒强忍怒火,眼中杀意冲天。

  所有人都怒不可遏,因为琴棋双友说的没错,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作出一首诗已经不容易,能大幅度增强龙船的可能性更是微乎其微。

  突然,舌绽春雷的声音响起,那声音铿锵有力,每一个字都充满豪气。每一句话都无比雄壮。

  “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馐直万钱。

  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

  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

  闲来垂钓坐溪上,忽复乘舟梦日边。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这首诗充满奇异的力量,每个人都仿佛看到一个忧国忧民的读书人坐在桌前。饭桌上的酒万金一斗,酒边的美味佳肴同样万金难买,但是那读书人却难以下咽,放下酒杯和筷子。最后拔出文人剑,茫然四顾,想要实现自己的抱负,却不知剑斩何处。

  此时正值冬日,想去坐船渡黄河,可黄河被寒冰封住。想去攀登太行山,但太行山被大雪覆盖,哪怕心有惊天的志向,也什么都做不了。

  读书人感慨,希望有一天,自己坐在溪边垂钓,能像姜子牙一样遇到明君周文王,或者能梦到乘舟到太阳边,像伊尹那样得遇商汤。

  人生道路太过艰难,太过艰难,那么多的岔路歧路,属于自己的圣道到底在哪里?

  众人想到这里,眼前突然金光大作,一道澎湃宝光自天而降,如同轰击似的落在龙船之上!

  “嗷……”

  龙头突然活了一般,仰天大叫,龙船开始不断膨胀变大,一片片坚韧的金色龙鳞出现在船舷包裹船身,一根锥形巨大撞角出现在船头的下方。

  龙船猛地加速,分开海水,好似翱翔在海面上!

  眼前的一切,应了《行路难》的最后两句话。

  总有一天,乘长风破万里浪,挂起云帆,驾龙船飞渡沧海!

  第四首学海诗的威力全面展开。

  恐怖的暴风在龙船两侧形成,龙船的身后,留下的已经不再是尾浪,而是因海水被分开形成的鸿沟!

  在这一瞬间,众人仿佛听到如唇枪舌剑突破音障而发出的爆鸣声!

  潜龙出海!

  龙船如同一头巨龙飞跃,从琴棋双友两艘船的中间掠过。

  就见琴棋双友目瞪口呆站在船上,而两艘楼船被恐怖的力量掀到高空,船体迅速溃散成粉末,如同被燃烧的白纸一样,越来越小。

  “出了学海,本圣自会登门拜访!”方运的声音响彻天际。

  两个大学士身体轻轻一颤,随着化为粉末的楼船栽进海里,两人的渡学海结束。

  龙船足足飞了十息才重新落回海面,随后调转方向,向内海尽头、海浪山脉驶去。

  龙船落海,速度比原本提升了五成!

  众人都看呆了,没想到必死之局,竟然被方运以绝对无敌的力量翻盘,完全碾压!

  “在学海作出这种诗,这是要把学海搞得天翻地覆啊!”

  “绝对是镇国!至少是镇国!”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好!太好了!”

  “豪气三千里,雄心十万丈!许久未读到如此雄壮的古诗!”笨大儒拍手称快,激动得满面通红。

  “哈哈哈……方才吓死老夫了!”一位老翰林大笑不止,完全失态。

  颜域空长长吐了口气,若是方运船沉,是人族难以承受的损失,还好及时作诗。

  众人望着那金色的龙船,整条船只能用庞然大物来形容,船长已经达六十丈之巨,而众人最大的楼船连一半都不到。

  所有人只能仰望龙船上的方运。

  龙船变得非常怪异,水流到了龙船附近,哪怕是逆流也会成为助力,而船帆周围白云围绕,改变狂风,把狂风的阻力化为动力。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