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4章 笨大儒

  十一月初七的清晨,方运坐车前往景国学宫。【】

  今天是入学海的大日子,再加上这是人族第一次大规模开放学海,自然成为街头巷尾的话题,一大早就有大量的百姓聚集在学宫街附近。

  作为天子脚下的京城百姓,他们总能得到最新的消息,善于侃天侃地、谈圣论祖,无所顾忌,也更喜欢凑热闹管闲事。

  龙马豪车一路行驶,为了避免撞到两侧密密麻麻的行人,速度很慢。

  方运在车上能听到京城百姓在侃大山。

  “多亏了文曲星天降,以后我儿子也肯定能中举”

  “据说学海里全是文心鱼,就算瞎子进去,也能钓一两颗文心出来。”

  “胡扯吧,文心鱼那是能随便乱钓的我家以前有个进士邻居,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在海边钓上一颗残破的文心。”

  “以前学海一次最多进两三千人,现在倒好,差不多能进三四万人,肯定争的厉害。”

  “那些老进士占了大便宜,新进士们要倒霉啊。”

  “学海什么样,谁都不知道,肯定是公平的。”

  方运一路听着京城百姓的闲谈抵达学宫门口。

  一身白衣墨梅服的方运刚一下车,周围所有的人都停止说话。

  “见过方虚圣”

  “济王晨安”

  “方全甲冬安”

  方运面带微笑,扫视众人并轻轻点头,然后稳步向前走。

  前面所有人主动让路,并低下头,不敢直视方运。

  两侧人低声议论。

  “好一个威武昂扬的读书人”

  “居移气,养移体,方虚圣去年看着还是个孩子,现在越发英武了。”

  “能把柳山压得养病三个月,方虚圣和以前比已经大不相同了”

  方运在众人议论声中,进入景国学宫。一路上不断有熟识的读书人前来,一边聊一边走。

  不多时,方运来到景国学宫。

  学宫广场上站着许多读书人,有的是五年内中进士但没去过学海的,有六十岁以下的立功进士,还有少数翰林和一位大学士,人数足足近千。

  仅仅京城就有这么多。那全人族各地的人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数字。

  这些人如果能在学海中钓到文心,必然实力大涨。对人族的助力极大。

  时间一到,方运与所有人一同进入圣庙大殿内部。

  大门轰然关闭,随后整座大殿一团漆黑。

  方运只觉眼前一闪,发现自己站在银白沙滩之上,前方的海洋蔚蓝如镜,天空一碧如洗,淡淡的海腥味充斥着鼻腔,让人心旷神怡,心神为之一振。

  方运再向两侧看去。心神怎么也振不起来,数万读书人挤在一起,看上去乱糟糟的。

  这些读书人最差也是身穿进士袍,穿翰林袍的也不少,青衣大学士有零星一些,最引人注目的是一位须发皆白的老人。

  老人因为年纪过大,骨质疏松。看起来十分矮小,两排牙齿几乎掉光,褶皱的双唇内陷,皮肤上到处都是老年斑。这样的老人,应该晒着太阳慢慢度过余生。

  他全身上下都散发着苍老的气息,唯独一双眼睛炯炯有神。没有丝毫的浑浊,反而充满了对学问和未知的渴求,无比纯粹。

  他身着紫色长袍。

  在看到紫袍大儒出现在学海的时候,方运本能地一愣。

  学海并不难进,只要参与过各国的殿试,必然能获得进入的机会,而人族的大儒虽然不能说每一个都惊才绝艳。但绝对不可能有太差的,早年成为殿试进士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若连殿试进士都当不上,别说成大儒,成大学士都难。

  方运本来还以为自己眼花了,可仔细一看,恍然大悟,然后脸上露出敬重之色。

  旁边的景国进士低声道:“若是我没猜错,那位应该是著名的笨学士,前些天受文曲天降的恩惠,晋升大儒,现在可以叫他笨大儒了。”

  “嘘别乱说话,他已经是大儒了,不能再那么叫了。”

  “你多心了,这位可是著名的老好人,从小到大无论谁骂他,他都笑面以对,从来不曾生气。再说了,我不仅没有轻视他,反而十分尊敬他。”

  “方虚圣,真有这种人”

  方运点点头,正色道:“笨学士与常人不同。他自小就很笨,一句话,先生只说一遍,普通学生就能顺着说一遍,但他要听五遍甚至十遍才能顺下来。至于背诵,一章论语,普通学生一个时辰就可背得滚瓜烂熟,但他至少要三个时辰才能背下来。他之所以不生气,是因为他觉得别人既然那么说,自然有其道理,他要学习;若是别人说的没道理,他就更不用生气,因为,他觉得生别人气很浪费时间,而他最需要的就是时间。”

  “他真的很笨吗”

  方运想了想,道:“那要看怎么定义。他二十七岁考上童生,四十二岁考上秀才,五十六岁考上举人,七十三岁中进士,而且是当年启国的最后一名。八十二岁成翰林,九十岁成大学士,现在应该是一百零一岁。”

  周围对笨大儒了解不多的人惊呆了,没想到人族竟然还有这样的读书人。

  方运继续道:“他叫田松石,不仅口吃,而且还经常迷路,年少的时候经常被人诓骗,甚至连简单的算术都常常算错。但是,他从未放弃过学习,他记文字,记文意,记人,记事,把所有看到的都记下来。因为有人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他成进士后,一边读书,一边行走天下,去过人族每一座城市。”

  “这这般厉害”

  方运目光深邃,道:“还有更厉害的。他觉得自己笨,每个文位就只学一首战诗。他在秀才的时候,只学与子同袍;在举人的时候,只学大风歌;在进士的时候,只学咏桂树,在翰林的时候,只学咏霸王;在大学士的时候,只学仙鹤吟。除了仙鹤吟是三境,其他四首诗都是四境”

  附近的人露出骇然之色,这种人真的笨吗

  “对了,他书法四境,被誉为最可能突破书法五境的人之一。”方运道。

  “什么”众人更加惊骇。

  最后,方运缓缓道:“他读的书,比每个大儒都多。他很厉害,很厉害。”

  众人对笨大儒肃然起敬,方运可是虚圣,连一国状元都不可能让他连说两个“很厉害”。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