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98章 中秋文会(中)!

第198章 中秋文会(中)!

  众人本以为公羊巡和方运同为景国人,或者是在看玩笑,或者是故意这么说相互宣扬文名,可看到方运的表情全疑惑了。

  方运用一副迷茫糊涂的样子看着公羊巡。

  众人这才意识到,公羊巡竟然没和方运商量好,而是突然开口,似乎别有用意。

  许多人想起方运在景国的遭遇,明白极可能公羊巡针对方运,但又是用这种比较间接的方式,似乎又不像置方运于死地的样子。

  方运装出来的迷茫和糊涂的表情消散,然后笑着说:“公羊兄说笑了,你可是堂堂半圣世家的弟子,怎么会需要我来帮忙。人有失手,马有失蹄,公羊兄就算偶有失误也没什么。只是,你代表不了景国,我也代表不了。”

  公羊巡轻松地道:“你太认真,我只是求助而已。或许我抽到我准备好的题目,就无需你方镇国出马。”

  在场的许多人面色不好看,尤其是那位诗出达府的世家进士。

  方镇国这种称呼私下里叫是赞扬,但若是在这种文会上叫,那就是在让他人更加嫉妒敌视方运。

  方运微笑着着公羊巡,足足看了几十息,泗水院内鸦雀无声。

  “好,既然公羊兄同为景国人,又是我景国的半圣世家,为人族出力,我方运若是连这点小忙都不帮,未免太不仁不义、不忠不勇,我帮!哪怕我作不出诗词,在那里站一刻钟,让所有人看着我方运丢脸,我也帮!但是,这只是你我之丑,与景国无关!”

  方运的声音掷地有声,数不清的人在心中称赞。

  那些翰林和大学士暗叹方运真乃奇才,两人若是再纠缠下去,不等写诗词就丢光景国的脸。方运果断选择帮,而且毫不客气地指责公羊巡不仁不义,但他却不会那么做,自己的脸可以丢。但不能在外人面前丢了景国的脸。

  “名士之风啊。”孔家大学士忍不住轻叹,颇为惋惜。

  公羊巡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依旧满面笑容,他把手伸到纸箱里,然后拿出一张纸条,然后无奈叹道:“情思。唉,我并没准备,方运,看来我真需要你的相助。”

  方运立刻站起来,道:“既然我已承诺。义不容辞。”说完向公羊巡身边的桌案走去。

  李繁铭则急忙低声嘱咐:“把最好的中秋诗词留在明天的圣墟文会!进圣墟用,千万不可被他们激将!”

  方运点了一下头,继续向前走。

  “义不容辞好,不过经典未有,语出何处”一位大学士问。

  词君略一沉吟。笑道:“当是方运之语,他言辞诗文向来新奇。”

  其余大学士也都饱读众圣经典,第一次听到这个成语,认定是方运所言。

  “有本书叫《三国演义》。”方运心里想着义不容辞的出处,来到公羊巡身边。

  公羊巡立刻主动为方运研墨,笑道:“谢方茂才相助,日后若有差遣。我亦义不容辞!”

  方运拿起毛笔,道:“公羊兄客气了。前几日我在玉海城边赏月,偶得一句,但一直不知如何接一句,今日见十国英才汇聚于此,又远离家乡。心有所感,有了后一句。”

  方运说着,提笔书写。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这里是孔府学宫,这两句一出。橙色的才气透纸而出,一尺,两尺,仅仅两句,就已经达府,才气超过文会的任何一人。

  词君立刻站起,以舌战春雷道:“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每个人听到词君的话,脑海中立刻清晰地浮现这两句诗的文字,词君的声音仿佛笔墨把这两句诗写在人的脑海里。

  那位孔大学士道:“此句可传千古。”

  “这个‘生’而不是‘升’,有孕育、诞生之意境,妙!”

  “一句‘天涯共此时’,道尽中秋夜众人期盼团圆之象。”

  许多举人进士目光黯然,他们这个中秋大都无法和亲人团圆。

  随后,方运写完唐朝宰相张九龄的名篇其余六句。

  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

  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

  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

  最后,方运在最上面写上“望月远怀”。

  才气三尺半。

  “诗出鸣州,流传久后,有镇国的可能啊!”一人小声道。

  李繁铭赞道:“好诗!前两句半景半情,情景合一。后面几句如同故事一般,把思亲之举动娓娓道来,犹如就在眼前。”

  一些人还沉浸在这首诗中,此诗以月出之景为引,转写情人烦恼夜晚太久,心中相思。明明想灭掉蜡烛睡觉,可看到月光明亮,不由自主披着衣服出门赏月,最后却因太久而被露水打湿,想要把月光赠给远方的人但又做不到,最后只能睡觉,把相见的希望寄托在梦中。

  “方运定然是昨日思念他的情人才想写此诗,若没有真实经历,绝无可能写出这般细致又回味无穷的诗篇。”

  一个大学士笑道:“不愧是方运,哪怕临时起意也能诗成鸣州,堪比诗君。”

  词君却笑道:“‘海上生明月’气势浑厚,偏偏又意境优美。‘天涯共此时’更是一句写尽天下人,他远不如。”

  很多人没在意词君的话,但少数人却记在心里,这词君和诗君本来交好,可现在明显对诗君非常不满,只说“他”,连名字都不提了,人人都知诗君与方运因弟子之死结仇,看来词君站在方运一边。

  突然有人喊道:“树先生动了!树叶落了!”

  众人抬头四顾,就见数以百计的古树的树枝无风自动,发出沙沙的声音,随后片片树叶飞落,在明月之下如蝴蝶飞舞。

  每个人都感受到古树们的喜悦,这种感觉很奇怪也很荒谬,但却真实存在着。

  一些人伸手取了几片古树树叶,孔府学宫的古树四季常青,树叶风雨不落,只有诗文可让其忘乎所以并凋零,因才气圣道而落,所以树先生的树叶是孔城最受欢迎的纪念品。

  几个孩子询问过长辈后,立刻跑到树下,在漫天落叶中张开双臂,愉快欢呼。

  古树落叶,在孔城是极大的荣誉,尤其是那些曾在孔府学宫读书的人,无比羡慕地看着方运,此次落叶之后,方运的大名必然会留在记录古树落叶的石壁上。

  与此同时,孔府学宫各处有人在大喊。

  “树先生落叶了!树先生落叶了!”

  “快去泗水院外捡树先生的叶子!”

  柳子智突然大步迈过去,边走边说:“方运,我若作不出诗词,你是否愿意帮我”

  方运盯着柳子智道:“你们柳家一门忠烈,柳子诚光明磊落,柳相更是为我人族抛头颅洒热血,眼睁睁看着蛮族尸横遍野,我怎能不帮!”

  方运的语气没有丝毫的怨气,但他所描述的“事实”却莫名生出浓浓的怨气。

  “景国之耻,人族大贼!”一个举人忍不住痛骂左相。

  许多人哀叹,方运身为一国文人表率差点被景国左相家人杀死的事早就上了《文报》,十国文人皆知。

  柳子智面不改色,伸手从纸箱中拿出一张纸条,脸色终于有了细微的变化,似是不情愿地道:“真不巧,纸上有边塞二字,我未去过塞北,无法写诗词,不知方表率可否写一首边塞诗”

  柳子智看着方运,心中充满愤恨,绝不相信方运能第二次在短时间内写出好诗词。

  方运提笔道:“有何不可那我遍写一首《关山月送柳山及众将士》,用来称赞柳相的丰功伟绩!”说着,方运写下诗仙李白的一首边塞名篇《关山月》。

  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

  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

  方运写一句,词君用舌绽春雷说一句,等方运写完前四句,上千人忍不住站起来,桌椅声响成一片。

  “这……太壮阔了!圣人一般的胸怀啊!”

  “反复琢磨,如画在眼前,不,是如实景就在眼前,月出天山,行于云海,长风吹来,简直就是在眼前一样!”

  “此诗此景太雄壮了!前一首‘海上生明月’气势浑厚但景色秀丽,这一首的四句则气势磅礴而景色壮丽,前者如大儒于海边赋诗,后者如兵家大元帅立于塞外赏月,绝!”

  一个世家子弟兴奋地反复道:“来对了!来对了!来对了……”

  “树先生又动了!”

  古树椅的沙沙声继续响起,叶片纷纷掉落。

  方运低着头,把古诗后面的内容写完。

  汉下白登道,蛮窥青湖湾。

  由来征战地,不见有人还。

  戍客望边色,思归多苦颜。

  高楼当此夜,叹息未应闲。

  诗成,才气再度超过三尺高近四尺。

  “又是鸣州近镇国!”

  “哼,去年若无景国左相从中作梗,怎会‘不见有人还’,方运写得好!真想把这首诗砸到那奸相脸上!”

  “唉,最后四句却是真心送给将士的,他们在边关的月下,想着家里的亲人,在相同的夜晚,他们的妻子也在家里昼夜叹息不眠。”

  柳子智犹如看鬼一样看着方运,明明是现场抽取的纸条,可方运不仅写了边塞诗,不仅扣明月主题,不仅把左相写了进去,还偏偏写得这么好,写得这么快,这种大才谁人能比谁能压得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