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2章 状元宴

  “礼”,原本源于人族祭天的仪式,只是后来被人族不断赋予更多的意义。【】,....

  京城所有人迎接方运,是少有的大礼,哪怕方运不喜欢这种繁复的仪式,也依旧非常耐心。

  除了因为这是礼节,方运还必须担负起鼓舞人心的使命,因为蛮族已经大举入侵。

  越是这种时候,景国民众越需要鼓舞,可以说,方运得十甲状元这个好消息,极大地缓解了景国上下对蛮族的恐惧。

  方运下船之后,与众人一一见礼,并在三里亭聊了好一阵,甚至接受了三个少年童生的赠诗又一一点评,最后才上了龙马豪车,前往景国学宫的圣庙。

  一路前行,京城百姓夹道欢迎,欢声震天。

  虚圣不仅是名誉,不仅有大功劳,还为整个景国夺得大量的科举名额,仅仅这一点,在景国百姓心目中的地位已经远超左相柳山。

  左相柳山从头到尾都彬彬有礼,面色没有任何变化,直到进了自己的马车,目光才微微一暗。

  柳山眯着眼,食指轻轻敲击自己的膝盖,陷入沉思。

  方运让科举名额增多,对左相一党形成了极大的打击,许多官员打着为子侄的旗号退出了左相党。

  因为景国除了科举的原始名额,多余的名额几乎都是方运争夺来的。

  以进士名额为例,正常一年录取五十,而今年却录取两三百人。

  若左相一党官员的子侄们考进前五十,安然无事,可若是考到五十名之后且中了进士,那等于受方运恩惠

  若是他们继续留在左相党,无论是否与方运做对,文胆会受到极大的影响,此生也别想晋升翰林。

  正是这个缘故,左相一党的官员逐渐遭到全家族的劝说或指责,甚至背负了耽误子侄的罪名。许多人难以承受,最终不得不离开左相党。

  当年的柳山,占据景国的半壁江山,而现在。柳山在朝廷的力量不足原本的两成

  柳山唯一所能依仗的,是他和他的手下依旧把持要害职位,并且这些人都相信景国会被妖蛮击败,到时候庆国与武国会瓜分景国。

  柳山望向北方。

  蛮族已经南下,一旦战事不利。那些摇摆不定的人必然会选择投靠庆国。

  到那时,左相党必将恢复力量

  柳山淡然一笑,身处逆境,不改初衷。

  车队直接进入景国学宫。

  殿试之后的第一步,便是拜圣庙,表达对众圣的感谢。

  所有的殿试进士都跟在方运后面,在礼乐声中参拜。

  参拜完圣庙,方运独自进入圣庙,随后大门关闭,方运面朝众圣雕像和牌位。

  突然。一道神光自天而降,方运还没反应过来,进入混混沌沌的状态,仿佛失去了时间与空间的感知,进入一处不知名的地方,甚至连自己的思维也发生了变化,连自己想什么都不知道。

  最后,方运感到自己轻飘飘的,仿佛置身于天空的云海间,在温暖的阳光下。无比闲适,所有的疲惫都渐渐消失,整个人都变得懒洋洋的。

  也不知过了多久,方运突然醒来。睁眼一看,自己正坐在一团柔软的白云之上。

  方运意识到这是平步青云,低头一看,大约两尺长宽,厚约半尺,正好可站一人。白云有点像棉花。但无比细腻,方运伸手轻轻触摸,发觉手感极好,如同在抚摸软软的小兔子。

  这平步青云很软,却能托住人,这是平步青云特有的能力。

  方运缓缓站起来,发现脚下很踏实,完全不像踩在软软的东西上。

  与此同时,方运感到白云中散发出一种无形的力量保护自己,若高速飞行,不会被狂风影响,可以不受阻碍地书写战诗词。

  方运心念一动,这平步青云立刻向左移动,随后方运继续操控,很快掌握。

  平步青云会随着实力增强而变大变快,方运脚下的平步青云的速度,相当于普通进士疾行诗的速度,不如翰林疾行诗的速度快。

  平步青云的优点是能长途飞行,消耗的才气不算多,缺点是不如强大的疾行战诗快。

  若没有“一纸空文”,无法在半空直接书写,那么一旦使用疾行战诗,无法再书写战诗,但在平步青云之上不受影响,可以轻松书写战诗词。

  方运脚踏平步青云,飞出圣庙,引发众人欢呼。

  得到平步青云后,是著名的状元游街,新科状元要身穿红袍,脚踏平步青云,围着内城飞一圈。

  方运从来不是一个喜欢招摇的人,但状元游街终究是规矩,而且为了振奋景国人心,方运只好照葫芦画瓢,围着内城飞了一圈,引发全京城围观,更有大量待字闺中的女孩一直追着方运游街,希望得到方运的青睐。

  游街完毕,便要参与晚间的状元宴,在华夏古国也叫琼林宴。

  这个晚宴方运无法推辞,便答应下来,然后带着家人返回泉园。

  泉园是太后赐下的园林,和这里相比,宁安县的后衙简直是茅草房。

  泉园才是方运在京城真正的家,但方运在宁安县后衙居住的时间远远多于在这里。

  方运从马车下来,刚要进门,向两侧看了看,大量的马车排在街道上,而大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

  这个场面方运很熟悉,是来送贺礼的。

  方运笑着向众人问候,然后进入泉园。

  回到泉园后,方运告诉杨玉环等夺得国首后正式迎娶她过门,让她做好心理准备。

  杨玉环明明已经以方运妻子自居,可在方运说出后依旧害羞不已,红着脸快步回到自己的闺房。

  奴奴还以为方运让杨玉环生气了,白了方运一眼,然后晃着毛茸茸的大尾巴跑出去,小流星跟狗腿似的紧紧跟在后面。

  冬天的夜晚黑得早,方运进入泉园没多久,京城处处亮起大红的灯笼,不时响起鞭炮声。

  太后已经下旨,此次方运夺得十甲圣前状元,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必然要大操大办,全城亮灯三日。

  没有御史上书阻止,因为再蠢的御史也知道,现在景国百姓最缺的是鼓舞,而方运越强大,景国百姓越安心。

  不知不觉间,方运已经越来越接近陈观海,成为景国所有人的精神支柱。

  夜幕下,方运望着景国北方。

  “目前能做的都已经做了,有了那么多革新技术,景国必然可以撑很久。而且,新技术需要经过验证,工殿和圣院必然会暗中派遣大量的工家之人抵达密州,在战场上验证新式战斗机关。两族之战,我一个翰林很难决定胜负,更不可能扭转战局,现在要做的,是尽量提高实力,希望在决定性的最后一战中,发挥自己最强大的力量”

  方运没有把希望寄托在帝王诗上,帝王诗要配合高文位才能发挥力量,以破灭黄龙为例,可以轻松杀死妖王,但面对大妖王则会很吃力,遇到妖皇则毫无用处,更不用说半圣的分身。

  时辰一到,方运乘坐龙马豪车,前往皇宫,那里将举办一场无比盛大的十甲状元宴。

  还没到皇宫,方运被玄武大道的场面惊到了。

  数里之长的玄武大道的半边空着,但另半边摆满了桌椅,原来是皇宫特意设下的流水席,只要来这里可以坐下吃饭,这是太后的赏赐,为了庆祝方运十甲状元。

  这里至少有一万张桌子,绝对足够全城人吃一顿。

  在方运的龙马豪车出现后,所有人停止吃饭,大声欢呼。

  和宁安城百姓的喜中有悲不同,京城人的声音中充满无尽的欢喜和期待。

  九成景国人认为方运是下一个半圣,许多人甚至固执地认为,只要方运成圣,必然可以驱除草蛮,带领景国变得更加强大。

  圣前十甲状元,三谷连胜功臣,文报上连篇累牍的报道,让方运在景国百姓心中的地位越来越高。

  方运看到这个场面,想到了一个词。

  造神。

  太后和景国官员已经孤注一掷,为了避免景国未战先怯,为了避免景国百姓丧失斗志,必须推出一个可以激励所有人的英雄,一个圣人似的但又真实存在的人物。

  不要说景国,算整个人族,也没有人比方运更适合这个人选。

  太后举全国之力提高方运的影响力。

  方运是景国最后的救命稻草。

  想到这里,方运心中有些悲哀,但也更加坚定。

  还没等到皇宫,方运收到今年景国殿试第二名也是榜眼高庸的传书。

  “状元宴你别忘了准备一首诗词,不出意外,必然会有人让你作诗词。还有,左相一党对你十分不满,可能会发难。当然,他们根本不敢做什么,只是挑起口舌之争,对您来说不算什么,我只是稍稍提醒。”

  方运回复高庸,表示感谢。

  在两个时辰内,方运收到不下三十封提醒自己的传书,都让自己小心左相党。

  方运坐在龙马豪车中,稳坐钓鱼台。

  “希望你们聪明点,不然,不要怪我了”

  龙马豪车停在皇宫正门外,方运一下车,立刻成为全场的焦点。

  大多数景国读书人的目光带着善意,但有一小撮人神态冷淡,甚至还有恨意。未完待续。~搜搜篮色,即可全文阅读后面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