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5章 赞!

  宁安之围已解,城墙上的众人与源源不断抵达的读书人援军前往县文院。

  天蒙蒙亮,县文院却张灯结彩,摆开酒席,举行庆功宴,方运代表全县的百姓感谢前来援助的人。

  方运两首帝王诗屠灭百万妖蛮的事迹出现在论榜之上,成为天下读书人热议的焦点,数不清的人奔走相告。

  各地前往宁安城的队伍大都折返,但是,依旧有许多读书人继续前往宁安县,因为启国的一位进士发了一篇名为《抗蛮檄》。

  那篇檄文立足于此事,展开引申,人族读书人不应该只保方运,也应该保以后的景国人,最后号召天下的读书人放弃门户、国家之别,一起前往宁安城,坚守人族最北的城市,共抗妖蛮。

  这篇檄文获得许多人的声援,一些原本因为方运胜利而折返的人再一次调头。

  目标,宁安城!

  天大亮后,方应物把《抗蛮檄》里面的回应结果告诉方运,在未来几个月中,至少会有上万读书人前来,虽然以秀才和举人占大多数,但进士和翰林也都不少,目前有十五位翰林和一百多进士决定前来。

  在景国,一位翰林已经可以领兵五万,位高权重,现在有十五位翰林来到宁安城,比得上几十万大军,再加上数千秀才与举人,他们的力量完全不下于百万大军。

  不仅如此。有五位大学士还声明,一旦妖蛮兵临宁安城下,他们必然前往景国相助。

  目前还没有大儒开口。毕竟大儒乃是国之重器,分守各处古地都不够,除非圣院召集,否则很难有大儒会去宁安城。

  《采桑子*重阳》《赋菊》和《定海志》两诗一词登上文榜前三位,引发了读书人评诗论词的热潮,每一篇在论榜都有讨论专题。

  “《赋菊》杀气之重,远超历代帝王诗。怪不得能成天子战诗,怪不得连西海龙王都畏惧。”

  “那大日金龙一出。一州之内万里晴空,已经够可怕了,破灭黄龙更是可怕,只是放眼一望。就能灭杀大学士甚至龙王,在下觉得,也就大儒能抵挡,大儒之下的读书人不管多少,都能被轻易杀死。”

  “诸位,《赋菊》可是典型的反诗啊,景国皇室怕是坐不住了。”

  “荒唐。这首诗若是别人写,必然是反诗,可放在方虚圣身上就不成立。首先。方虚圣等同国君,就算在景国京城写这首诗,也无人能说什么。更何况。他前一首《定海志》已然表明心迹,‘封侯非我意,但愿海波平’,说明方虚圣志不在那里。”

  “这么一说,我可要好好去看看那首《定海志》。”

  “难为方虚圣了,在百万大军踏怒涛战台袭来、宁安城随时可能被冲垮的时候。还能写出如此强大的战诗,一诗定海!论杀气。此诗不如《赋菊》,但《赋菊》并非传世,只有方虚圣一人可用,所以论作用,《定海志》无比巨大。有了此首翰林传世战诗,水族不足为虑!”

  “水族擅长控水,只要携带各种怒涛战台,便可登陆,对我人族是极大的威胁,原本只有大儒才能诵出奇特的定海诗,现在好了,翰林和大学士都能用,可以说,妖界那一域半的水族,已经废了!”

  “这才是真正的经世之才啊!先拉拢相当于两域妖族的古妖,再让一域半的妖界水族实力大减,功劳太大了!”

  “嘿嘿,等以后方虚圣潜入妖界,不知道会祸害多少妖蛮!”

  “那怎么能叫祸害,那叫惩罚!”

  由于《赋菊》与《定海志》都是战诗,所以许多读书人大都分析其用途,而在文榜排在第一的《采桑子*重阳》的相关讨论则回归诗词本色。

  “都言诗词少写天,只因天色易写,天意难测,稍有不慎,便被人笑话。可方虚圣倒好,去年一句‘把酒问青天’,今年一句‘人生易老天难老’,豪迈之气满溢纸面。”

  “这些诗句,怕是他提前想好的吧?”

  “未必啊。那句‘把酒问青天’起于何处?那可是孔城学宫、倒峰山下,百万之众聚集的人族第一文会,心与神交,自然有豪迈之情。这句‘人生易老天难老’和后面的‘寥廓江天万里霜’遥相呼应,当时,方虚圣先灭了九十余万妖蛮,又有屠龙之心,亲眼看着两族半圣交锋,甚至被龙圣攻击,有‘天难老’的感慨,有‘战地黄花分外香’的心胸,有‘胜似春光’的情怀,又有‘寥廓江天万里霜’的气势,实属正常!”

  “楼上说的极是,赞。”

  这篇文榜之文突兀地出现一句,许多读书人一时间理解不了,仔细一看署名,竟然是“方运”二字,再一想,不禁莞尔。

  “都说方虚圣每每出人意表,有奇异之言,诚不我欺,有趣!”

  “哈哈,这个方虚圣,竟然开始自夸。”

  “楼上说的极是,赞。”一个人模仿方运。

  许多人开始善意地调笑方运,而‘楼上’这个词语开始流行起来。

  九月初五的这一天,方运以宁安县令的身份,邀请各地读书人前往宁安县,参与九月初九的重阳文会赏菊,并言明宁安城今年的菊花有些特别,虽然已经化龙,但又全部重新长出,而且花开极妍,出了许多新品种,到时候会开一场菊花拍卖会,拍卖所得全部捐给宁安城一个新部门,用以帮扶贫困学子、收养弃婴、帮助伤残人士和老人。

  赏菊是读书人的一大乐事,半圣陶渊明将赏菊文会推到了最高峰,得知宁安城菊花不一样,人族各地的菊花爱好者和花商蜂拥而至。

  刑殿雷厉风行调查雷家和左相一党,九月初七,鹰扬军将军、大学士蓝寻古畏罪自杀,自杀前把一支笔化为大学士文宝,上交景国求宽恕。

  此事一出,举国震动。

  蓝寻古是左相一党在军方地位最高之人,若不出意外,景国会建立前后左右共四大护军,每支护军由五十万士兵组成。

  四大护军将军必须由大学士担任,而蓝寻古原本是后护军将军的唯一人选,现在蓝寻古自杀,这意味着在景国扩军的过程中,左相柳山痛失了一次在军队扩大力量的机会。

  自此,左相一党的官员一见方运之名便胆寒。

  刑殿对雷家的调查也很快出了结果。(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