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981章 帝王诗词合璧!

第981章 帝王诗词合璧!

  敖涡面前的龙鳞发出一道苍茫浑厚的力量,形成千里波光,如倾覆北海之水,化为搏命一击,杀向方运。+◆

  雷乌更是全力催发君天文台的力量,苍天之威与君王之权化为他的力量,而他的古剑君权散发着一国之君的浩然皇道气势,分郡县,定州府,仿佛能把任何人大卸八块。

  两道强大的力量杀向方运,彭走照的古剑灾殃直取雷乌之剑,灾殃古剑的真名力量第一祸极“凶短折”出现。

  未成年死曰凶,不足二十死曰短,未婚死曰折,三种死亡力量合为一体,瞬间与君天文台的力量相遇,但彭走照再强也是翰林,雷乌再弱也是大学士,君天文台的力量在刹那之后击溃古剑灾殃的真名,但自身的力量也被削弱近半。

  之后,出现奇异的一幕,无臂翰林彭走照的古剑灾殃一剑化三,速度暴增,侧身避过雷乌的古剑君权后,连续三十击,剑尖每一击都点在古剑君权的侧身。

  刹那之后,古剑君权发出一声悲怆的声音,被迫后退。

  翰林第一剑彭走照以强大的技巧和控剑能力,在舌剑对决方面完胜大学士雷乌。

  随后,敖煌与张破岳联手,勉强挡下龙王敖涡的攻击。

  “有本龙在,你动不了方运分毫!”敖煌大喝。

  突然,一道黑色洪流出现在前方,凝聚成一把仿佛能分天裂海的巨斧,斧光冲天,直劈方运,瞬间来到方运头顶。

  “妖蛮合击!而且是祖神一族引导!”蔡禾大叫。

  妖蛮之所以能战胜古妖,合击术功劳极大,而由祖神一族牵引的合击术更是强大,能化为各种神物的形状。

  但在合击巨斧近身的刹那,天子战诗所化的暗黄色小龙完全成形。

  此龙与普通龙族外形相似。但奇特的是,它的双眼根本没有眼球,而是一片不断破裂又不断恢复的虚空,仿佛天地万物都无法存于它的眼中。

  此龙抬头望向那合击巨斧,就见巨斧轰然炸成无数碎片,化为凛冽的疾风,仅仅吹起方运一角衣衫。

  现在,不仅敖煌,连龙王敖涡和两头龙侯也认出这条龙。

  “破灭黄龙!”敖涡声音颤栗。

  “哼!”一声仿佛从亘古时期传来的声音响起,“此首天子战诗杀伐弥天。但帝气不足,文采平平,不配成魂!”

  一股无形的力量降临,携圣道之力,代天宣旨,如天威,如君命,落在那破灭黄龙身上。

  “嗷……”仅仅只有一尺长的小破灭黄龙惨叫一声,全身鳞片炸裂。流出玄黄色的血液,落在城墙之上。

  西海龙圣一言,断了破灭小黄龙的化龙之道!

  所有人族都愣住了,西海龙圣竟然亲自动手!

  读书人都知道西海龙圣说的没错。这首诗帝气不足很难直接升腾化巨龙,文采平平所以无法传世,方运明显提前意识到,所以借敖煌真龙之血书写。可无论怎样,堂堂西海龙圣竟然亲自动手,以龙圣之位压方运。阻断化龙,这就有些过了,简直等于一国君王要欺负一个平民。

  方运横眉怒目,遥望极远处的那道白影,舌绽春雷道:“龙圣敖泯,强夺本人之物不成,勾结妖蛮,杀人族虚圣、龙族盟友,以一己私欲绝龙族一魂,其罪当诛!待到成圣之日,必报此仇!”

  “本圣等你!”远处那巨大的白色虚影缓缓回头,似是不再在乎方运与宁安城。

  龙王敖涡哈哈一笑,道:“西海龙圣陛下亲自动手,破灭黄龙寿气衰弱、龙血枯竭,必将死亡,我看你拿什么灭妖蛮,拿什么灭我与雷乌。”

  敖煌张口大骂:“敖泯你个老龟妖老王八!破灭黄龙乃是传说之龙,我龙族未曾出现,此次好不容易出现,竟然被你毁了!你对得起龙族吗?你对得起祖龙吗?祖龙把圣牙留给你,简直瞎了龙眼!老东西你等着,等老子封圣,第一个去西海龙宫跟你争镇宫龙座!你要是再敢对方运动手,老子以死逼我家龙圣爷爷去西海龙宫找你算账,封印你西海龙宫三千年!”

  破灭小黄龙全身血淋淋,冲着远方的西海龙圣嗷嗷叫了几声,声音宛如婴儿,让附近的人无比心疼。

  不能化龙,不成龙魂,帝王诗形成的龙会慢慢消散天地间,等待下一首相似的帝王诗才能凝聚。当年就有许多帝王诗形成龙影,但最后在化龙的时候失败。

  远方的妖蛮,再一次准备合击。

  就见一头祖神一族的象妖侯狂笑一声,道:“杀虚圣方运者,妖族象凃!”

  方运看向又委屈又愤怒的破灭小黄龙,又抬头看了看前方,眼中杀意浓浓,仿佛有刀光剑影。

  “我说你能化龙,你便能化龙!妖蛮阻止不了,龙王阻止不了,龙圣同样阻止不了!既然有人说《赋菊》杀伐有余,文采不足,那就加一首文采充足的帝王诗,助你化龙!”方运的声音比寒风更凛冽,比山岳更雄壮。

  一张圣页出现,方运再一次拿出一滴圣血,提笔写词。

  采桑子,重阳。

  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今又重阳,战地黄花分外香。

  一年一度秋风劲,不似春光,胜似春光,寥廓江天万里霜。

  此词成形,一条黄龙影子在圣页里面游动,破灭小黄龙嗷呜惊喜一叫,钻入圣页之中,与里面的龙影合一。

  此词并非战词,无法成为天子战词,但开头一句直指天人大限,一股雄浑的气息镇压八方,随后的“战地黄花分外香”更是让此词立意大转,有词人的情怀,更有有战士的豪气,让天地间的菊花染上别样的壮丽。

  “此词前半毫无杀气,却在战场写就,如后半所说,不似杀伐,胜似杀伐,好似无边战场承载破灭黄龙!怪不得此诗能与破灭黄龙融合!”张破岳惊道。

  “秋风劲,万里霜,黄花分外香,无杀气,无杀伐,但其中隐含的帝王之气概,比之《赋菊》何止胜十筹!”

  “方运之机变,万古第一啊!”

  “《赋菊》杀伐弥漫,但只可灭一地,《重阳》豪情盖世,则可绝万朝!诗词结合,才是真真正正的破灭黄龙!”

  “万古第一首诗词结合之腾龙诞生了!”敖煌万分喜悦。

  “若只论立意、气势与豪迈,此词堪称重阳第一词!”

  蔡禾立刻手持官印,对诗篇一照。

  “果然,才气四尺六寸,词成镇国!”

  “嗷……”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