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939章 五福六极

第939章 五福六极

  砚龟凶狠地看着方运,有种被拐带的愤怒,可墨女伸出小脚轻轻一踩,它马上老老实实的,气哼哼地把头歪向一方,不去看方运。

  这一层叶片陆地之上没有任何妖蛮,方运暗中松了口气,就怕突然出现在妖侯群里,哪怕自己有三头六臂,也会被它们围殴致死。

  妖兵妖将妖帅再多,力量层次终究有限,但妖侯可不同。妖侯往往都是一个妖蛮部族的领袖,而等同妖侯的翰林往往都是人族一州的长官,可见这个层次的力量有多么不同。

  这里的巨大树叶层层叠叠,无论妖蛮还是人族,如同是树叶上的蚂蚁一般,无比渺小。

  方运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体,和普通人族身穿普通短裤不同,自己身上的短裤如同帝族的铠甲,由一片一片银色的玉甲叠加组成,像是某种奇特战甲的一部分。

  这短裤原本极短,在方运杀了许多妖蛮后,才逐渐增长。

  “天树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方运四处看了看,选择离这片巨大树叶边缘最近的方向行走。

  在走路的过程中,他以墨女的墨汁书写《白马篇》和《白马豪侠篇》,唤出两位战诗将军,由于战诗中蕴含砚龟墨女和方运本身星位等各种力量,再加上帝族玉甲的相助,两头战诗将军若是前往妖侯平原,可以在第一平原站稳脚,换言之就是拥有一原妖侯或一殿翰林的实力。

  之后,方运又吟诵《易水歌》和《送荆轲》连诗形成战诗,而且两首诗都是二境战诗,唤出一头远比普通烟雾刺客更强大的连诗刺客。

  这连诗刺客身高七尺,全身如黑铁浇筑,双眼之中血光涌动,杀意如刀,比之两位战诗将军更强,至少有二殿翰林的实力。

  普通进士维持三头战诗生灵会稍显吃力,因为会源源不断消耗才气。但对方运来说,消耗速度还不如文宫中文曲星碎片形成的星光恢复得快,完全不必在意。

  做好了充足的准备。方运一边前行,一边思索天树的异变。

  天树非常神异,相当于一处独立的古地,特别适合妖蛮。

  妖蛮人身体不会进入天树。只是神念进入,在天树中死后不会真正死亡,可方运进入后,情况发生了变化,凡是死在他手里的妖蛮,最后全都逃不出天树。将彻底死亡。

  方运低头看了看身上的帝族短裤。已然猜到,这天树必然跟帝族有关系,而自己之所以能杀死妖蛮,也必然是帝族力量导致。

  可帝族到底是什么,连孔家人都不清楚,敖煌后来说过一些,只是说帝族应该跟祖龙有一定渊源,至于再详细的东西连龙圣也不明白。

  “既然我有帝族力量,那以后就应常来天树猎杀妖蛮。每多杀一个,人族的敌人就少一个!不过,希望不要碰到强大的圣子妖侯,目前我还略有不如。”

  方运从敖煌的虚楼珠里看过一些顶级妖侯的力量,天赋与天相齐出,一拳出风云动,论瞬间的破坏力,丝毫不下于最强的翰林战诗,人族翰林吟诵一首诗的时间,足够妖侯打出几十拳。

  方运又走了一阵。书写《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写完后,把原本的“兼怀杨玉环”改成“兼怀彭走照”。

  一轮一人多高的明月出现在方运面前,如同一面跨越空间的大门,就见一位身穿白衣墨梅服的翰林站在明月之门的另一面,两条衣袖内空无一物,轻轻飘荡。

  而在这位无臂翰林身边,有一位声音略显阴柔的翰林,口中接连不断诵着战诗词,一首接一首,竟然毫无间断。

  除此之外,两人身边还有五位翰林,个个带伤。

  在这七位翰林前方,还有整整十头妖侯,在十头妖侯身后还有三具妖侯尸体。

  正常情况下,七位翰林绝不可能战胜十三头妖侯。

  但,有无臂翰林彭走照在。

  就见彭走照著名的真名唇枪舌剑“灾殃”,静静地横在半空,立于两百丈外,而十头妖侯竟然不敢越雷池一步,既不敢突破,也不敢绕过。

  妖侯本来有强大的近身战斗能力,但现在它们却只能使用妖术战斗,所以哪怕它们人多,也不敌人族的战诗,反而被翰林们的战诗词兵将包围,陷入苦战。

  之前有人曾言无臂翰林彭走照的灾殃舌剑能以一敌十,方运不信,可今天看到这一幕信了。

  他们在战斗不能入明月之门,于是方运自己走入圆月之中。

  方运穿过圆月之门,身体完全变成了半透明,由月光组成。

  七位翰林扭头看来,除了彭走照,所有人都面带喜色。

  “方虚圣?”

  唯独那彭走照面色不变,两袖依旧飘扬,而他那古铜色的面庞如斧凿刀劈出的一般,方方正正,无比坚毅。尤其是他的双眼,比方运见过任何人的眼都更加清澈,黑是黑,白是白,从瞳孔中看不到任何影像,仿佛这天地间的一切都无法照进他的双眼。

  方运心中微惊,没想到这位彭走照的心志坚定到这种程度,这就是传说中的不染福极、不假外物,有无比纯粹的伟岸壮志,相当于早早就有了属于自己的圣道。

  五福,一曰寿,二曰富,三曰康宁,四曰攸好德,五曰考终命。六极:一曰凶、短、折,二曰疾,三曰忧,四曰贫,五曰恶,六曰弱。

  五福六极乃是圣书《尚书》中的概念,代表人生的五种美好和六种不幸,只有修炼到极高的境界才能参悟五福六极,让人不以福骄,不因极哀。

  方运这才明白彭走照为什么如此强大,原来是在大儒前就深研尚书,欲斩六极、积五福。

  “末学进入天树,欲查清天树异变,为抵抗妖族围剿添一份力。”方运说明来意。

  其余人看向彭走照,但彭走照那古铜色的面容没有丝毫的变化,依然如石像一般不为所动。

  方运早知此人不善言辞,却没想到这种程度。

  彭走照身边一位相貌俏俊、手指纤细的翰林微微一笑,道:“谢过方虚圣,这些妖蛮的确让人恼火。可惜这天树太大,一片叶子就比一府之地还大,我们不知道去何处找你。”

  方运看了一眼前方,那些妖蛮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还以为多了一个援手,紧张防守,不敢强攻。

  “这首《水调歌头》形成的圆月不仅有沟通之能,更有指向之能,你我双方各对着圆月中心的方向前行,自然能相遇。”

  “原来如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