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892章 粮价暴涨

第892章 粮价暴涨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申洺的声音越来越干涩,左相一党官吏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方运竟然无一错误。

  后面的题目,在场的人都会答,只是很难在短时间内写完,所以哪怕不用圣院的答案也可以判断出对错。

  当申洺念诵完最后一道题,现场一片沉默。

  敖煌嘿嘿笑道:“一群臭鱼烂虾,以为十多个对付一个,就可能在某一道题上胜过方运?简直是痴人做梦!半个时辰对,就是全甲,你们还有什么话可说?”

  于八尺冷笑道:“多谢申主簿帮方虚圣扬名,夯实了方全甲的文名!”

  “他本来就是方全甲,若是做不到才是怪事。”申洺嘴硬道。

  申洺表面上这么说,心里却咒骂不停,若今日方运答错一题,众人必然可以不断造势,等三月十七日大事一出,足以让效果翻倍!

  敖煌轻蔑地看着申洺,道:“申主簿,要不要再比一场?比完请圣言,该比诗词了。”

  申洺道:“方县令乃是诗祖,诗词不比也罢。”

  “算你识相!呸!”敖煌对着申洺呸了一口口水。

  众人一愣,这敖煌也太大胆了,要是人族读书人在县试现场这么做,必然被礼殿责罚。

  申洺急忙躲避,怒视敖煌道:“你做什么?”

  “哦,我不小心打了一个喷嚏。”敖煌一扭头。望着天空。

  申洺怒道:“煌亲王,县试之后,我必参你一本!”

  “随便!方运要脸。本龙不要。”说着,敖煌竟然哼起小曲儿,小尾巴甩得欢实。

  一众官员倍感头疼,要是方运做这种事,他们有数不清的手段让方运文名大损,可面对敖煌,他们有力使不出。真龙不需要文名,就算告到礼殿也不能把他怎么样。最多是发文书斥责几句,不了了之。

  申洺扭头看向方运,大声道:“方县令,他做出如此失礼之事。是你御下不严,难辞其咎!”

  方运淡漠地扫了申洺一眼,道:“申主簿似乎忘记了,我现在只是小小的县令,连镇国公的权力都不能用,如何去管堂堂亲王?身为一县主簿,不知平心静气与敖煌沟通,受了些许侮辱就大喊大叫,斯文扫地。书都读到狗肚子里了!”

  “你……”

  陶定年忙道:“申主簿息怒,现在是县试,其他的事之后再说。”

  申洺这才悻悻闭上嘴。身为左相的亲戚,他在宁安县霸道惯了,自从方运来了之后,本想通过执行计知白的计划攻击方运,若是成功,那他就可邀功。以秀才之身再上一步,获封一个低等爵位。

  可惜。每次都失败,甚至还害了计知白一次,让计知白从全国笑柄升为全人族笑柄。

  方运起身,道:“我去巡察考场。”

  说完,方运带着敖煌以及几个文院官员离开。

  时间慢慢过去,到了午间,方运与众官简单吃了午饭,便继续监考。

  上午大多数考生都在答请圣言,而下午则是答诗词歌赋。

  一开始文院内古井不波,从下午四点开始,不断有才气气息显现。

  在显示结束前,足足有五道才气力量出现,每一道才气的波动都是出县层次。

  方运心中暗叹,宁安县不愧是大县,一次很普通的童生试就有五篇出县诗词。反观老家济县,两三年县试也未必能有一次出县。

  时辰一到,钟声响起,圣庙外放出一股奇异的力量,阻止考生答卷。

  “哇……”

  考场各地哭声阵阵,方运轻轻摇头,许多考生连十岁都不到,能坚持考完实属不易,若在最后觉得答得不好,哭出来很正常。

  数万考生从考房起身,从各个方向出现,涌向正门。

  大多数考上的脸色都不好看,少数人脸上挂着泪水,只有极少数人面色平静甚至带着微笑。

  等考生离开,差役开始收卷。

  吃过晚饭,众人在方运的带领下,前往阅卷房。

  走到门口,方运深吸一口气,推门而入。

  阅卷房十分宽敞,上面镶嵌着夜明珠,多张桌子整齐摆放着,上面叠着厚厚的试卷。

  嗅着浓郁的墨香,方运带人走到阅卷房的孔圣雕像前,稍加停留,对准孔圣雕像弯腰作揖。

  “恭请圣裁!”方运道。

  “恭请圣裁!”其余所有人也随之作揖。

  无形的力量掠过,就见所有的试卷上面冒出高低不同的橙色才气。

  方运快速扫视,发现才气达到一尺的卷子有五份之多,最高的是一尺三寸。才气从五寸到一尺的试卷数目众多,超过一千份。

  方运点点头,这就是大县的气象,远不是济县能比。

  突然,一股劲风凭空吹起,大量的试卷被吹走,只有少数试卷在风中纹丝不动。

  很快,桌案上留下整整一千份试卷。

  方运和这些考官要把一千份试卷排出名次,录取前二百三十人。

  以才取人,以文排序。

  这一千份试卷就是由诗词形成的才气决定,但接下来的排序,则由请圣言的等次决定。

  若一人的诗词可出县,请圣言却是丁等,则必然排在二百三十名之外,无缘童生。

  由于是第一次当考官,方运特别仔细,反复审阅,彻夜未眠。

  三月十六的清晨,县试放榜,全县欢腾。

  夜晚,方运宴请排名前二十的童生以及本地的读书人,所有人不仅不敢造次,反而小心翼翼,童生宴得以平安度过。

  宴席上,那些童生请教了许多问题,方运一一作答。

  三月十七的清晨,方运照常起床。

  不过,敖煌却很兴奋,从方运起床后就在方运身边唠唠叨叨。

  因为今日方运要在县文院开讲,指导宁安县的读书人。

  方运照常洗漱,照常吃饭,照常饭后休息。

  就在方运准备动身离开县衙前往县文院的时候,收到方应物的紧急传书。

  “大事不好!宁安县的所有粮铺在今日突然全部提价,是正常价格的两倍半!”

  方运愣在原地,就在昨天,粮价也只是正常的一点七倍,属于非常合理的范畴,没想到今天早上突然涨到如此高。

  方运望向京城的方向。

  “原来如此,你们为这一天准备很久了吧!不过,我不信没有丝毫的漏洞!”

  方运心中想着,大声道:“来人,备车,本县要以最快的速度前往粮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