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889章 以多欺一

第889章 以多欺一

  readx;陶定年道:“各地的玩法不同,宁安县的玩法是,一人举试卷在前,二十息翻一页,翻完最后一页,再等百息,答题中止。【】最后正确多的便是头名。”

  温固笑道:“若是慢慢作答,老举人老进士怕是能全部答对,但若快速作答,从来没有人全对。更何况每年的请圣言都有几个非常生僻的问题,哪怕是老进士老翰林都需要思索许久才能答对,稍不小心就会答错。”

  方运点点头,道:“原来如此。”

  在来宁安县之前方运就已经知道,由于宁安县地处要冲,又是上县,远非济县一个下县能比。

  宁安县甚至出现过六品乃至从五品的县令,所以不仅捕头是府军的进士营校,连院君温固和派来宁安县的邓学正都是进士。

  这三人不仅在文位上与方运平等,在年龄上还有巨大的优势。

  像县丞陶定年虽然只是举人,但年过四十,每日都要诵读众圣经典,学问非常扎实。别说是普通举人,就算是不到三十的进士,在请圣言方面也与他相差无几。

  路弘、温固和邓学正三位进士,天天研读众圣经典,若是让他们参与童生试,请圣言全部答对的可能性极大。

  毕竟童生试的请圣言是考察童生的,而非这些成年进士举人。

  方运略一思考便想明白,比诗词,他们不敢,但比请圣言,他们有阅读量的巨大优势。

  于八尺立刻道:“诸位大人却是为难人了。方虚圣成童生不过一年,诸位却都是积年老读书人,所读之书数倍于方虚圣,比请圣言实在不妥,不如考诗词吧。”

  申洺却笑道:“八尺此言差矣。方县令是何人?他乃是诗祖!我们若与他比诗词,岂不是班门弄斧?万万使不得。再者说,方县令在童生试和秀才试中的请圣言都是全甲。我问问在场的诸位,谁当年的请圣言得过甲?”

  “不曾!”众人齐齐摇头。

  温固笑道:“申主簿问这话多余了。谁不知道在方县令之前,我景国从来无人在童生试上得过请圣言的甲等,所以人称我景国是‘天荒’,方县令横空降世,打破了这个天荒。至于秀才试的请圣言甲等,方县令更是千古第一人。跟他比请圣言,我有些心慌哩。”

  “说的是……”众人齐齐附和。

  “八尺啊,你如此说,便是瞧不起方县令。他的两次请圣言都是甲等。你竟然说我们为难人?是方县令为难我们啊。我们输了不丢人,若是方县令输了,那请圣言甲等之名可要大打折扣。”

  “所以方县令万万输不得啊。”申洺面带微笑,但目光带着少许毒意。

  敖煌悬浮在方运身边,瞄了申洺一眼,低声咒骂:“贱人!”如果现在不是人族最重要的科举,他早就破口大骂。

  于八尺急忙望向方运。

  方运微微点头,表示明白。这些人之所以敢挑衅,就是因为失败了很正常。成本几乎为零,若是胜了,便能打击他的文名,甚至可能成为阻挠他殿试的突破口。

  最关键的是。打破方运的不败神话!

  以前有人和方运比,不过是一个一个来,现在是三个中年进士和多个中老年举人一起比!

  只要任何一个人在任何一道题上胜过方运,那就等于战胜了方运!

  方运已经明白。这次所谓的快答请圣言,必然是左相一党早就设计好的。

  “又是计知白的手段吧。”方运心中闪过计知白面孔,无论是之前针对杨玉环的杀局。还是这次的为难,都不像是申洺这个蠢货谋划的。除了计知白,那位四品的翰林耿戈恐怕也是其中之一,甚至于,是左相一党的众多官员在联手算计!

  方运眼中闪过一抹阴影,如果只是主簿申洺一人,根本不用在乎,甚至就算是计知白一人,也不需要太多防备,但计知白身后是左相一党数以百计的官吏,许多都是老谋深算之辈,他们一旦联手算计,别说方运,连文相姜河川都可能吃亏。

  方运道:“无非是戏耍而已,诸位既然想玩,我便奉陪!”

  “方县令果然豪爽!来人,立下屏风,请诸位老爷快答请圣言!”申洺道。

  于是,有差役拿来屏风,把要参与快答请圣言的人挡住,一共间隔出十四人,都是进士或举人,没有一个秀才。

  除了方运,其余人大都面带微笑。

  申洺让差役举起试卷,道:“开始!”

  十四人的目光落在试卷的第一页上。

  方运不仅能过目不忘,而且能一目十行,仅仅看了一眼,便把第一页试卷的所有文字记下来,然后低头在白纸上书写答案。

  这前几个题目非常简单,就是后世的填空题,或者填地名,或者填人名,或者填上名言名句,任何童生都会。

  方运不仅看试卷快,而且答题也极快,上品的奋笔疾书不是说笑的。

  仅仅五息,方运就答完所有的题目,然后再抬头看一眼衙役举着的试卷第一页对照,发现自己的记忆没错,又再次低头检查对错,足足检查了两遍,二十息才过去。

  衙役开始翻开第二页,现场立刻传来几个举人的叹息声,明显没答完。

  四位进士都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对过目不忘的人来说,二十息足够了。

  申洺和于八尺等人站在前方观察,翻到第三页后,许多人的脸色陆续有了变化。

  敖煌由一开始有些不满,但很快和于八尺一起微笑起来。

  因为每当衙役翻页之后,仅仅一息过后,方运就会低头答题!这说明方运只看一眼就能记住整页试题。

  其他三位进士虽然有过目不忘,但做不到一目十行,他们足足过了五息才能记住试题,然后开始答题。

  至于那些举人,基本都是看一题答一题,不断抬头低头。

  申洺等官吏发觉方运不仅看题迅速,答题也迅速,都有些不高兴,不过,他们的气色很快有所缓和。

  等翻到第七页的时候,敖煌突然身体上升,目光一扫,看遍了十四个人的所有试卷。

  “小贱人!”敖煌忍不住低声骂道,因为他发现大部分人都正常答题,但有六个举人分成两组,每组的三个举人把一张试卷分为左中右三部分,每人只答一部分,也就是三个人共答一张卷!

  因为六人不能沟通,不可如此默契,显然在县试前就已经做好准备。(未完待续……)i129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