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881章 不是为了当官!

第881章 不是为了当官!

  热门推荐:

  敖煌小声嘀咕:“工坊好的时候,那些工人都是好工人,工坊不行了,他们就全都变成坏工人,他们要是这么会变,早就当官了。当然,他们之中肯定有问题。”

  方运瞪了敖煌一眼,道:“应物继续讲。你曾亲历当年的事?”

  方应物摇头道:“我哪里亲历过,但曾与我一起共事的吴先生当年是密州工司司正的幕僚,他分析得很透彻,柳山成功丑化了工坊工人之后,便开始让工坊辞退工人。工人们自然不服气,去堵县衙的门,去堵路。但是,柳山已经把工人污蔑成懒惰成性的无能之辈,密州其他百姓不仅不会同情他们,甚至会厌恶他们。”

  敖煌一愣,道:“好厉害的手段,比方运都坏啊,不愧是左相,换成我就想不到这招!这招一出,就把工人孤立起来,让他们站在全国百姓与官吏的对立面。”

  方应物道:“煌亲王举一反三,在下佩服,方才说的,便是柳山针对工人的方法。之后,柳山开始哄骗百姓,他不是说过有官员贪腐吗?于是他强硬地整肃吏治,是,他的确处理了极少数大贪官吏,但是,八成以上被惩罚的官吏,都是那些背景不深且反对他卖工坊的官员,还有与他派系对立的官吏。然后,他用那些官吏的人头当作自己的吏治功绩,顺《理成章把自己人补充到空出来的官位,逐渐让密州成为他的天下。”

  “什么?这怎么可能?”敖煌望着方运。

  方运却道:“应物所言,与我所知所推断的,几乎一致。”

  方应物继续道:“柳山之所以能从密州牧直升吏部尚书,不在于他卖工坊,而在于他把工坊卖给了对的人!能买得起工坊的,哪家不是一方豪强?敢买工坊的,谁上面没有人?不过,柳山很清楚那些人的嘴脸。所以有个前提,那就是允许坊主收购一部分‘股子’,保证以后工坊经营顺利。”

  方运点点头,知道股份在古代叫股子。

  敖煌怒道:“那些坊主明明经营不利,为什么还让他们获得股子?这不是污水洗脏衣,越洗越黑吗?”

  “柳山的理由很简单,除了保证以后工坊经营顺利,还说那些有问题的坊主都被惩治了,而且那些有问题拖后腿的工人都被辞退,再加上工坊的管理方式改变。所以那些工坊就可以活起来。”

  “既然改变管理方式辞退有问题工人惩罚有问题的坊主就可以起死回生,不卖工坊也能解决啊?退一万步讲,就算一定要卖工坊的话,为什么不允许工人合力收购股子?完全可以起到相同的效果啊?”

  方应物看了敖煌一眼,沉默不语。

  方运扭头望着窗外,缓缓道:“若是不卖工坊,若是允许工人收购股子,他当年就坐不稳密州牧的位子,后来也坐不稳左相的位子。”

  敖煌一愣。眼中流露出悲哀之色,点点头,道:“我明白了。”

  方应物轻叹一声,道:“你明白了便好。那些工人。能给柳山带来什么?好名声?少数工人能给他带来多少好名声?欺骗更多百姓得来的名声更多!把工坊卖给官吏和豪门世家,就等于获得他们的支持,他的官位便更稳。那些能把文章推荐到《文报》的,那些负责审核文章的。哪一个是工人?哪一个是百姓?史书从来不是百姓写出来的,史书永远是官吏与掌权者的作品。”

  敖煌望着方运,道:“我以前还不懂你说为何哪怕太后倒了。柳山也不可能倒,也明白了你为何说后世就算太祖太宗被官吏指责,左相柳山也不可能被官吏否定,现在明白了。”

  “孺子可教。”方运微笑道。

  敖煌诧异地道:“你怎么不生气?难道柳山这不是犯错?难道不该骂吗?”

  方运道:“我问你,他出售工坊,是不是让那些工坊起死回生了?是不是让亏钱的工坊赚钱了?”

  “是。可是,他不卖工坊,或者把工坊卖给工人,不是更好吗?他把本来属于景国属于一地百姓共有的东西贱价卖给了别人,不是错了吗?”

  “你用百姓的心态来衡量一个官僚,才是大错特错!他是官僚,他必然要维护官僚的利益,必然要巩固自己的地位,至于百姓利益,与他何干?”

  “可是他说革新工坊是为了景国为了百姓啊。”

  方运道:“他是官僚,他是杂家,他可以使用权术朝秦暮楚,欺瞒百姓有什么不可以?他所做的这一切,对一个官僚来说,都是正确的!”

  “他……他是正确的,难道我错了?”敖煌糊涂了。

  “如若你是官僚,你是受益者,他便是对的。如若不是,你自己想。另外,我明告诉你,当年有许多经营非常好的县有工坊也被打着工坊革新的旗号贱卖,你会如何想?”方运反问。

  敖煌目瞪口呆,完全不敢相信会有这种事发生。

  方应物看着方运,道:“原来大人对这些事心知肚明,可是,为什么您还要严惩那些坊主?”

  方运道:“他们是摆脱了县有工坊坊主的身份,他们是帮工坊起死回生,但,之前工坊是怎么垮的?是一部分坊主利用工坊谋取私利而垮掉的!他们为了贪一两银子到腰包,不惜让景国让百姓付出十两银子的代价,我,必须告诉他们,也必须告诉天下人,他们错了!”

  “您如此做,那等于与宁安县乃至密州所有官吏和豪强为敌啊。”

  方运淡然一笑,昂然挺胸,道:“那又如何?我来宁安县,不是为了当官!这是你们所有人都误解的一件事!”

  一股无形的力量在书房中涌动,方圆百里的天地元气为之一乱。

  敖煌与方应物愕然望着方运,因为方运身上散发出淡淡的白光,随后又瞬间消散。

  这种白光,两个人都见过!

  敖煌眨了眨眼,惊讶地问:“方运,你身上怎么会有浩然正气?”

  “哦?”方运低头看了看,发现什么都没有,“你看错了吧?”

  敖煌与方应物相互看了看,疑惑不解,但没有再说什么。

  方运道:“走吧,先从那日倔老头门口遇到的容秀才开始审查!”

  方应物道:“您真的要把所有坊主赶尽杀绝?”

  “我还做不到所有,但只要是能赶尽杀绝的,绝不留一个!”方运道。

  “方虚圣威武!本龙算是服了。”敖煌两眼放光,方运的做法太适合他。

  方应物愁眉不展。(未完待续……)I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