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8章 猫腻

  和蔡禾结束对话,方运马上命令自己的私兵去检查粮仓,避免出问题。

  买来陈粮替换新粮,赚取其中差价是库使的常用手段,更有甚者直接倒卖大量粮食,在查验之前一把火烧掉。

  虽然刚来的那些天幕僚们亲自参与交接,计知白没有留下丝毫的问题,但现在很有必要重新检查一遍粮库。

  到了县衙,方运坐到大堂之上,并没有立即升堂,而是闭目养神。

  在大堂的一角,堆积着大量的文书和账本。

  敖煌浮在半空中,好奇地问:“方运,你怎么敢抓那么多坊主?你确定他们都有问题?”

  方运随口道:“全杀了肯定有冤枉的,但排成队隔一个杀一个,必然有漏网之鱼。”

  敖煌听着心底发寒,惊道:“宁安县的官吏糜烂至此,为何还能运行?”

  方运冷笑道:“那些有品级的高官吹嘘是他们的功劳,他们是有功不假,但功劳并不大。宁安县之所以还算运行良好,一是仰仗于边军护国守土,二是我景国子民勤劳善良,闹事惹事之人终究是少数,三是那些基层的差役捕快书办等人努力,最后的功劳才能轮到那些官吏。”

  “你这么一说,还真有道理。你果然一肚子坏水,没有原告,没有罪证,其中问题最大的一些人账目恐怕在你到任前就已经做好,自然只能用约谈,而不能是提审。不过,我总觉得杀那七人过了。”

  方运道:“景国律明文规定,武力对抗手持文书的官差,在闹市或平民众多之地,为避免误伤民众,可就地格杀。再加上煽动工人,罪上加罪。你仔细想想,连官差他们都敢打,还有什么是他们不敢做的?”

  “这倒也是。有些人仗着跟皇室和世家有关系。横行霸道惯了,全然忘了王法,是他们自己寻死。怪不得别人。其中一个秀才竟然当着官差的面书写《易水歌》,若不就地斩杀,万一他突然发疯,不知道会死多少人。不过。反正你这个酷吏的名号是无法摆脱了。”

  方运望着大门外那湛蓝的天空,缓缓道:“若是给我足够的时间,我会用最温和的手段改良,但,时不我待。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化解一个又一个矛盾,也没有时间与他们一一讲道理。我只能用合法的手段告诉他们。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并且告诉他们做了的代价!”

  敖煌沉默片刻,缓缓道:“你不需要背负如此多。”

  “我只是想尽可能做一些事而已。”方运道。

  “好吧。现在还不约谈他们吗?”

  “再等等,现在他们想的还不够多,他们的恐惧和焦虑也不够多。”方运四平八稳道。

  “也对。那现在的问题是,如何找到那些坊主的罪证,如若没有确凿的证据,他们哪里会招。”敖煌道。

  方运道:“这些天我已经把半年内的文书和账本快速看了一遍,全部记在脑海中,发现了不少问题。到时候你自会知晓。”

  “好!”敖煌说着飞到那些文书和账本上空,随便拿出一本账本翻看,仅仅看了十几页,就感到头昏脑胀。

  “这他娘的是什么鬼东西,看得龙脑仁儿疼!本龙又不是没学过十三经,可这些都是什么?不看了!”敖煌说着远离那些文书。

  足足等了一个时辰,方运才请来弹花工坊的坊主。

  那坊主是个木头脸,神色看上去无比镇定,一身华丽的丝绸袍。他用右手不断抚摸腰间的一块龙凤玉佩,方运仔细一看。觉察那玉佩不是凡品,联想到这位坊主的出身,便心中了然。

  “堂下可是赵庸?”

  赵庸向方运一拱手,道:“下官赵庸,见过方大人!数日前,下官跟清阳王府的小郡王传书,小郡王曾说,一定要听县令大人的话,绝不与县令大人为难。下官毕竟是老王爷赐的赵姓,自然要听小郡王的话。所以县令大人说要约谈,下官并无半点反抗,顺从前来。”

  敖煌轻哼一声,连他都看出来,这赵庸表面上是在说听话,实则不然。

  赵庸没有品级,也没有文位,却自称下官,自然是有爵位,哪怕再低,也是官。赵庸说自己是是清阳王赐姓,地位自然高人一等。又说与小郡王传书,是在展现自己与小郡王的关系深厚,普通人不可能直接与小郡王传书。

  方运却仿若未闻,问:“去年腊月十五,正是益水河的枯水期,你以轧花工坊轧花缓慢为由,从别处购来十万斤皮棉,然后送入弹花工坊,弹制成絮棉,用来制造棉被。一斤十六两,一床好被子至少用五斤棉花,这十万斤棉花大概可做两万条棉胎用于棉被,我算的可有错?”

  那赵庸愣了一下,然后掰着手指算了好一会儿,才道:“县令大人说的是。”

  敖煌白了赵庸一眼,方运倒觉得很正常,圣元大陆的数学还没有特别受重视,赵庸既不是账房,又没有文位,乍一算自然需要算半天。

  更何况,那赵庸还要想别的事。

  方运道:“弹花工坊八百人,一天能弹棉花一万两千余斤,这十万斤棉花用了八天赶工完成,我说得可对?”

  “此事我倒是不大记得了,不过十万斤皮棉的确需要弹八天左右。”赵庸道。

  方运补充道:“是在八百人全在的情况下,需要八天左右。若只有三百人,需要几天?我算算,八百人一天弹一万两千斤,那三百人一天就是四千五百斤,弹十万斤棉花,需要二十二天左右。我说的可对?”

  赵庸呆在原地,直勾勾地看着方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方运突然猛地一拍惊堂木,道:“赵庸!本官问你,弹花工坊的文书上写得明明白白,从腊月初一开始,逐渐有工人冬休回家过年,到腊月十五的时候,弹花工坊只有不足三百人入工坊!到了腊月二十三小年开始,每天不足百人!你告诉本官,如此稀少的工人,如何在八天内弹完十万斤的棉花!莫非你们跨越历史长河,进入未来,借用了本圣刚刚研制成功的木鼓弹花机?”

  敖煌一听恍然大悟,看样子是赵庸弄了十万斤质量不好或陈年絮棉,然后以上好皮棉的价格卖给他管理的弹花工坊,然后,在账面上走一个虚假的制造过程,再以高品质絮棉的价格卖出去,他从中赚取了差价。

  由于过程是假的,必须要挑选开工不足的日子当虚假的弹花日期,因为开工充足的日子都在生产真正的棉花,都已经记录在账目上。

  一般查账之人不可能去查其他文书,必然会有忽略,方运却一眼看出其中的猫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