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860章 这话我爱听!

第860章 这话我爱听!

  热门推荐:

  方运摸摸敖煌的龙角安慰他,然后看了看四周。

  十六座纺织工坊全部被隔离,一大清早就有上千士兵在守护巡逻,而无论是河道上还是屋顶上,都站着刑殿的人员。

  这些天他们始终没有松懈。

  在轧花工坊的门前,聚集着超过两千人,这是十六座工坊的工人,静静等待结果。

  少数工家之人沉着脸,认为方运在浪费时间,但大多数人都想感谢方运,因为这些天的收入是平常的五倍,虽然不能与家人见面是个遗憾,但要是能一直拿五倍的薪酬,坚持一年都不成问题。

  在方运出现后,所有人的视线聚集在他的身上。

  和前几天一样,方运首先向各处拱手,感谢守护工坊的士兵和刑殿读书人,然后微笑着看向刘育,道:“刘先生早。”

  那刘育讥讽敖煌振振有词,但见到方运后立刻以礼相待,拱手道:“方虚圣晨安。”

  方运微笑道:“昨日我去了一趟您老家里,刘老夫人做的切面好吃。几位哥哥也通情达理,就是刘士元那小子太调皮,被我罚每天抄写《三字经》三遍,持续一个月。”

  刘育激动得手不知道往哪里放,局促道:“陋室破屋,您不应该去的。”

  ∫敖煌轻哼一声,道:“的确破!”

  刘育眼中光芒一暗。

  方运瞪了敖煌一眼,敖煌这才闭上嘴,小声道:“刘士元那小子要揪本龙尾巴,得亏本龙脾气好!”

  方运看到刘育脸上的窘色,很清楚他为什么这样。

  刘育不仅有儒家人推崇的正直公平,更有工家人骨子里的严格谨慎,以他的能力,如果指点其他工坊可以捞到大量外快。若做得更绝一点,直接离开县有工坊,每月至少有五十两银子的进账。

  但在县衙任职,他每月只能拿三两白银的微薄薪酬。这些钱对一家三口来说是够了,但他儿孙众多,哪怕每天完工后自己打造一些工具贩卖,日子也过得勉勉强强,毕竟没有太多的时间。

  每一位县令到任,都会表彰刘育,偶尔会赐一些绸缎布匹。仅此而已。每位县令都无法给刘育品级,也无法让他担任工坊总书,更不能为他加薪。

  刘育的技术,无法得到相匹配的报酬。

  但是,刘育却从无怨言,依旧勤勤恳恳坚守县有工坊,成为整个宁安县的楷模,甚至誉满景国工家。

  不过,也仅仅是楷模而已。刘育买不起大宅院,儿孙读不了好书院,也无法给女儿孙女拿出丰厚的嫁妆。

  而每个工坊的工头只因为走了申主簿的门路,每月的基础收入与刘育持平。或者利用工坊接私活赚钱,或者在原料上动一些手脚,远远比刘育赚得多。

  方运看向刘育的目光充满奇特的暖意,道:“今日由刘老先生首开机关。”

  刘育点点头。神色不变。

  但刘育的几个徒弟却忧心忡忡,新的机关开机是莫大的荣誉,甚至可能载入地方志。但若是失败,那就要承担责任。在他们看来,方运是怕担责任。

  方运迈步进入轧花工坊,一个徒弟拉着刘育,低声道:“老师,县令是想让你当替罪羊。”

  刘育瞪了徒弟一眼,道:“夏虫不可语冰!方虚圣何等胸怀,夺回一州那么大的功劳,什么时候见他炫耀过?这些天讨论改进方案的时候,他什么时候用虚圣和县令的身份压过咱们?他岂会怕这点罪责?更何况,这新式机关的效率虽然说不准,也断然不至于有什么大问题,否则就是我的问题!”

  那徒弟低声哀叹,这就是著名的倔老头。

  方运在皮辊轧花机前站定,仔细观察。

  皮辊轧花机分为冲刀式和滚刀式,后者效率是前者的五倍!但涉及的技术较多,改进需要太久,所以方运只设计出冲刀式轧花机关,等人族的工家读书人彻底掌握这种机关后,再马上进行滚刀式改进。

  而在滚刀式皮辊轧花机之后,方运会上马效率更加高的锯齿轧花机!

  最关键的是,其中的技术可以普及,甚至增能强机关兽。

  方运面带笑容,仿佛看到工家在腾飞。

  时辰一到,方运后退几步,与倔老头刘育四目相交,轻轻点头。

  旁边立刻有工人把籽棉放入喂花辊中,刘育按下开关,就听水力机关发出轰隆隆的声音开始运转,带动轧花机动起来。

  敖煌紧张地盯着毛刷滚筒和集棉箱之间,反复道:“快出棉!快出棉!快出棉……”

  其他人只是好奇,并不紧张。

  少数人面带冷笑,等着轧花机失败。

  在轰隆隆的声音中,一片片脱了籽的棉絮从毛刷滚筒中滚出,落在集棉箱中,源源不断,宛如缓慢的瀑布。

  “嘶……”

  “好快啊……”

  “简直像是大片雪花。”

  “你们看,品相比木棍轧花机好多了!之前有人说这种轧花机关会损伤棉花,没办法加工细绒棉和长绒棉,现在看看,一点问题没有!”

  “再等等,说不定运行到一半就出事!”

  “乌鸦嘴!”

  方运毫不在意,远离轧花机关,到工坊旁边的茶室去喝茶。

  足足过了半个时辰,刘育带着众人闯入茶室,身上还粘着一些凌乱的棉絮。

  刘育满面喜色,大声道:“方大人!大好消息!以前的一台轧花机半个时辰只能轧出二十斤皮棉,可这轧花机半个时辰轧出七十斤!多出三倍半啊!若是技术娴熟,定然可上八十斤,多出整整四倍皮棉!革新,这才是工家的革新!四倍啊!”

  刘育用粗糙的大手举着记录数据的纸张,递给方运。

  方运无比淡然,面带微笑接过纸张,认真浏览上面的数据。

  刘育的徒弟道:“不仅速度快,品相也特别好!我们之前完全是白担心了!”

  “跟这轧花机关的改进相比,那个雷述山对翻车的改进简直微乎其微!”

  “对了,方虚圣,您说过,会让纺织的各个工坊各个环节所有机关都有极大的提高,不会是真的吧?”

  敖煌嗤笑一声,道:“没见过世面的鱼虾,方运说行,就一定行!”说完得意洋洋晃着尾巴。

  刘育向方运深深作揖,道:“老朽五体投地,自愧不如!您不愧是全才方虚圣!”

  方运上前扶起刘育,笑道:“刘老先生客气了。我不过是提出方案,你们才是方案的执行者。这轧花机关的功劳,自然也有诸位的!”

  “不不不……您随便找别的工坊,也能做出新式轧花机,但我们可找不出第二个方虚圣!”

  “这话我爱听!”敖煌突然道。

  众人一起笑了起来,这话说中了关键。

  天下只有一个方运。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