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858章 漏网之鱼

第858章 漏网之鱼

  那刑殿进士说得轻描淡写,但方运身边的幕僚们却倒吸一口凉气,这就是刑殿和刑部的区别。

  刑部抄家,必须由三法司、内阁和国君同意,但刑殿只要有证据,传书给刑殿阁老,只要有三位阁老同意,并且向东圣阁备案,就可直接动手。

  这件事虽然是针对方运家属,但已经算得上谋害虚圣,所以刑殿的行动非常果断,把收发房的齐佸和看守县文院东门的两个卫兵的三家人全部捉拿归案。

  抄家问斩最轻只是诛一家,一家仅仅包括罪犯的妻妾、儿子和未出嫁的女儿,这是谋害大学士的用刑上限。

  谋害大儒的罪行上限则是诛一族。

  方运是虚圣,谋害虚圣的罪名,最低也是诛一族!

  这一族的范围极广,以齐佸为例,齐家的所有男丁,从他祖父开始,包括他祖父以及亲兄弟堂兄弟,和他们后代所有姓齐的男丁,全部处死!而齐家出嫁的齐姓女人不会被涉及,但未出嫁的齐姓女人都会和男丁一样被诛杀。

  诛一族看似不多,但往往要牵扯近百人。

  方运微微皱了皱眉头,他本身反感株连,但是,圣元大陆和华夏古国不同,为了震慑逆种,为了保护人族精英,单单死刑已经无法震慑那些人,必须要株连,防止任何人有侥幸心理。

  因为,死一个人族大儒,其损失不下于死亡百万人族,这是诛九族都无法挽回的巨大损失。

  在法家看来,对谋害大儒的罪犯诛一族已经是非常仁慈。

  方运是虚圣,介于大儒和半圣之间,更是对人族有大功,实力远不如大儒,但论重要性,还在普通大儒之上,所以刑殿阁老无论对方运观感如何,必然会发令诛一族。

  杨玉环与苏小小流露出不忍之色,但没有说什么,毕竟这是人族铁律,如若人族无法尽最大可能震慑那些人,会有更多的读书人被暗害。

  人族重竞争与淘汰,前提是要摆在明面上,暗中的手脚可以有,但要有限度,否则的话,人族必然崩灭。

  如果没有这条铁律在,方运早就被宗家雷家杀死一万次。

  也正是这条铁律在,使得人族读书人要么死在妖蛮之手,要么堂堂正正死在文战中,很少会被谋害致死。

  那刑殿进士随后道:“幸好这次他们的谋杀对象不是您,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方运点点头,明白这位刑殿进士在解释,谋害虚圣家眷且没有足够的证据,诛杀三人一族已经是极限,不会再大搞牵连。

  但这次如果他们想逼死方运,刑殿根本不管什么证据不证据,必然会由大儒阁老亲自出动,把左相一族及其党羽连根拔除,引发景国大动荡,所以说“后果不堪设想”。

  方运看得出,无论是柳山还是计知白,对“度”的拿捏都异常精准,对他仅仅是“打击”而不是“谋杀”,避免惹怒刑殿和圣院。

  “不过……方某以为,这种事有一不可有二,若我的家眷再被谋害,方某必将全力以赴,斩断幕后黑手!”方运道。

  那刑殿进士稍一犹豫,点头道:“刑殿将守护公正!”

  听到这位进士的答复,方运再次点头。

  “不过,齐佸的外室和私生子您将如何处置?”刑殿进士道。

  “秉公执法。”方运道。

  “下官明白,那下官先行告辞。”刑殿进士一拱手,转身离开。

  方运的幕僚们望着那刑殿进士的背影出神,刑殿进士的地位极高,别说是区区县令,就算在六部尚书面前也不可能自称“下官”,至少在遇到大学士才会用这种谦称。

  不到半个时辰,方运突然收到刑殿的传书。

  齐佸的前外室自杀,只留下两个儿子,一个三岁,一个七岁。

  “罢了……”

  方运说是要请三人回来,实则是想在那女细作身上找到突破口,但对方终究嗅觉敏锐,经验丰富,直接让那女细作自杀,断了最后的线索。

  “怎么了怎么了?”敖煌发现方运神色不对,急忙来问。

  “齐佸的前外室自杀了。”

  “哎呀,那岂不是拿他们没办法了?两个孩子知道什么?根本不可能从他们身上得到什么罪证。可惜了,还是有两个漏网之鱼!”

  “天道循环,报应不爽。缺了这两个,自然会有另外两个补上。某人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怪我置身事外了。”方运说完,走进书房。

  敖煌和一众幕僚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不知道方运指的是什么。

  方应物道:“你们觉得诛三人一族,这个判罚如何?”

  “判罚的确公正,但至少应该把申主簿或陶县丞拉下马,如果能撼动计知白最好不过,可惜那齐佸恐怕是左相、宗家和庆国联手培养的死士,一旦动用,不可能让任何人找到把柄!”

  “三族人满门抄斩的消息一旦传出,必然引发天下震动,足以震慑住那些妄图再对方虚圣及其家眷不利的人。这就够了。”

  “不过……你们有没有发觉,方虚圣似乎还知道些什么,好像会有什么大事发生。”

  “这说不好,是不是他会用什么毒计?”

  “不像。他说是‘置身事外’,明显不像是用毒计。而且值得他用毒计的,起码是计知白或左相,可现在方虚圣鞭长莫及。至于对付宁安县的人,他只要找到机会便可用堂堂正正的手段解决。”

  “先等等看吧,或许等改进完纺织机关,事情就可真相大白。”

  二月十五,齐佸等三族人被押到宁安县的刑场,在刑殿的主持下,由方运亲自监斩,诛杀近两百人,血气冲天,少数围观的人被血腥味儿刺激得肠胃翻滚,呕吐不止。

  二月二十,《文报》刊发,头版赫然写着方运在圣庙前说的“冲冠一怒为红颜”。

  宁安县小吏谋害虚圣家眷被诛三族的事被披露出来,轰传天下。

  同样登上《文报》的还有计知白那篇著名的《哀方运》,成为天下人眼中的笑柄,而方运那句“神一样的对手,猪一样的队友”成为圣元大陆最流行的语句,和计知白的污名一样广为流传。

  《文报》客观记载那日之后计知白文胆震荡,不得不告病休养一个月。

  无论如何,计知白的大名再一次传遍天下,甚至有人用方运赠送李文鹰的诗嘲笑计知白“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方运看完这天的《文报》,便起身前往工坊街。

  纺织机关的改进远比想象中艰难。r115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