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856章 奏请彻查

第856章 奏请彻查

  宁安县民众欢喜的笑声透过高墙,传到县文院的圣庙前。

  转运司司正耿戈、县丞陶定年、主簿申洺等一众官吏面面相觑,哑口无言。

  方才那个声音,是东圣亲自开口,认可了那本《狐狸对韵》,至于三虹接引,那不是众圣说得算的,而是圣院与天地凝聚成的半自然力量,说明这书获得此方天地的认可。

  方运早就知道《狐狸对韵》的作用,这书原本就源自后世著名的启蒙读物《笠翁对韵》,又诞生在圣元大陆这个高度重视战诗词的时代,论教化不如《三字经》,但论实际作用丝毫不逊于《三字经》。

  这意味着,方运请奴奴一起祈天献文成功!

  而杨玉环和苏小小护送奴奴合情合理,针对方运的杀局彻底瓦解。

  “嘤嘤!”

  奴奴站在方运的肩膀上,像只小猫一样瞄着申洺等人对着空气乱抓,发出得意的声音。

  敖煌翻了翻白眼,低声道:“刚才吓死本龙了,没事就好。”说完斜眼看着申洺。

  申洺吓得一哆嗦,然后脸色大变,急忙手握官印,要给计知白传书。

  申洺还没等写几个字,方运突然笑起来,并且一直在强忍着,看上去快要忍不住了。

  敖煌好奇地问:“怎么了?什么事把你笑成这样?”

  “你看看论榜就知道了。”方运脸上笑意不减。

  敖煌立刻拿出煌亲王官印。等看完计知白的那篇《哀方运》,忍不住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在半空翻滚。

  “哈哈哈……笑死本龙了!计知白这个蠢蛋。简直被龙粪糊住心,也不知被谁骗了,竟然在三虹接引的前一刻就迫不及待跳出来,跑论榜上哀方运,认定方运必然会出大事,不仅会连累家人,连虚圣的位子都保不住。现在倒好。你们看下面的评论,都炸了。每一个评论都仿佛带着无情的嘲笑声音,笑死我了……”

  方运风轻云淡道:“我在左相党中有内应。”

  “哦……”敖煌还以为是真的,轻轻点头。

  “啪……”申洺的手一抖,官印掉在地上。传书中断。

  众人一起看向申洺,申洺气得脸色已经没有人样,大声道:“我不是内应!我不过是误以为县令大人在欺骗苍天,所以提前传书给计知白计大人!是我用词有错,误导计大人。”

  “啊?哈哈哈……”敖煌又开始大笑起来。

  于八尺等投靠方运的官吏也忍不住跟着笑。

  但是,左相一党的官员则面如死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因为就在刚才,他们也曾这么嘲笑过方运和奴奴。

  方运微笑着摸着小狐狸的头。道:“幸好,咱们有龙一样的队友,猪一样的对手。他们则是遇到龙一样的对手。猪一样的队友。奴奴,你说是不是?”

  “嘤嘤嘤……”小狐狸无比高兴。

  敖煌一听方运在夸龙,笑得更得意。

  “你……”申洺猛地向前一步,在这一瞬间,甚至生出与方运同归于尽的念头!

  猪一样的队友,这话太伤人了!

  前不久一个“计知白”成了嘲笑人的计量单位。现在方运当众说出这话,而且这件事又闹得这么大。申洺的大名极可能因为这句话而流传多年,甚至可能遗臭万年。

  敖煌一边笑一边道:“本龙这就把方运的话发到《哀方运》的下面,计知白啊计知白,你可长点脑子吧,以后千万别招募一群猪队友了。”

  申洺气得浑身发抖,但前面一个是方运一个是敖煌,是左相都不能当面呵斥的大人物,他只能把所有的一切憋回肚子里。

  申洺捡起官印,正要继续写传书,却收到一封加急传书,急忙打开。

  “给本官一个交代!”

  落款是计知白。

  申洺差点哭出来,他虽然跟左相有点亲戚关系,可在左相眼里都不如计知白的一根头发,以左相那种枭雄心态,若遇到儿子和计知白同时遇难只能救一个,必然会救计知白。

  计知白直接用“本官”二字,可见事态严重到了什么程度。

  当年计知白被嘲笑,只是发生在景国的梅园,可这次计知白是自己跑到论榜上,直接在人族无数读书人面前出丑,论轰动效果比之前更大。

  于八尺轻轻一笑,道:“未来半年酒桌上不愁没话题了。”

  少数官吏低着头发笑,另外一些想笑可不敢笑。

  敖煌哈哈大笑道:“好了,本龙已经把方运的话写到论榜上去了!计知白错就错在有‘龙一样的对手,猪一样的队友’。”

  耿戈和陶定年还能忍受,但申洺终于忍受不住,向方运一拱手,道:“下官腹痛,告辞!”说完转身就走。

  “慢着!”方运突然以舌绽春雷开口,震得附近所有官员耳朵轰鸣,一些没有文位的差役甚至身形摇晃。

  申洺吓得身体一抖,缓缓转身,阴沉着脸道:“不知大人为何阻拦下官,难道下官连治病的资格都没有吗?”

  方运脸上笑意全无,如同正在审案坐堂一样,道:“本官是与奴奴约定来圣庙祈天献文,但时间对不上,疑似有人陷害本官家眷,如此重大之事,你走不得!”

  “这……”

  方运丝毫不顾及申洺的反应,转身看向杨玉环,道:“玉环,是谁诱使你们来的?”

  杨玉环正要张口,但随后轻轻屈膝行礼,才道:“是收发房的小吏通知大牛哥,我们本以为祭天结束,没有多想,便乘车前来。到了县文院的时候,正门封路,我们到达东门,若是祭天未结束,卫兵自然会阻拦,可卫兵不阻拦,我们依旧本能以为祭天已经结束,也就没多想。谁知道刚进入县文院,那卫兵就突然大声喊叫,说是我们破坏祭天!”

  方运点点头,道:“事情已经很明白,是有**设计杀我亲眷。”

  申洺接口道:“杨玉环并未入门,怎能算你亲眷?”

  方运道:“玉环乃是我的童养媳,按人族律法,只要我未娶妻,她就是我的妻子。更何况,太后赐下诰命,已经认可我与她的关系。”

  申洺闷哼一声,不再答话。

  方运看着申洺,目光似是隐藏着什么,缓缓道:“我不知此事是计知白所为,还是柳山所为。不过,就算到柳山头上吧。”

  “什么!你……你敢栽赃左相?大胆!大胆!”

  方运轻蔑一笑,道:“方运不才,忝为虚圣,家眷遭遇谋害,必将奏请刑殿彻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