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853章 杨玉环的决断

第853章 杨玉环的决断

  “你……你不要以为本官怕了你!”耿戈怒视敖煌。【】

  “来!你来啊!照这儿砍,今儿不杀了本龙,本龙就当你亲爹是妖蛮。”敖煌一歪头,把脖子让出来。

  耿戈气得两手发抖,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动敖煌。

  “今日,本官要正法度,明大礼!”耿戈大吼。

  方运好像放弃了说话,右手依旧手握官印,不知道在看什么,然后左手向奴奴一招手。

  奴奴还以为方运不管自己了,泪水夺眶而出,带着哭腔飞奔到方运的怀里,嘤嘤啜泣。

  东门外,剑拔弩张。

  申洺带着差役站在门内,极为忌惮地望着那些私兵,尤其是蛮族私兵。

  那些人族的妖铁骑兵非常理智,可蛮族私兵常常为保护主人拼命。

  申洺道:“方才之事,难以判定,请两位与我前往圣庙前,由方大人定夺。”

  杨玉环与苏小小站在原地不动,不知道应不应该随申洺去。

  申洺立刻道:“如果两位不去,万一导致方大人殿试失利,可不要怪本官没有提醒。”

  杨玉环身体一震,果断拉着苏小小的手道:“走!”

  两个女人说完向圣庙方向走去,≠▼那些私兵立刻紧紧跟随,而申洺等人在侧面紧张地望着那些私兵,生怕被突然杀死。

  杨玉环一开始两脚有些发软,但走着走着,脚步放缓,神态由不安慢慢变得沉静。

  杨玉环一边走,一边道:“小小妹妹,姐姐有一句话,不知如何说。”

  苏小小目光一动,轻轻低下头,道:“姐姐但说无妨。”

  “今日之事。是姐姐不辨是非,连累你了,若能躲过这一难,姐姐必当厚报。”杨玉环的声音里带着少有的刚强。

  苏小小轻声道:“小小心中明白,不怪姐姐,都怪左相一党卑鄙无耻。”

  杨玉环点点头,身子渐渐挺直,犹如皇后出宫,母仪天下,脸上好似散发着淡淡的光辉。

  “妾身得蒙爹娘不弃。久居方家,与夫君定亲,同甘共苦。亲眼看着夫君殚精竭虑,如履薄冰,一步一步走到今日。夫君他,不容易。”

  苏小小还是第一次听到杨玉环称呼方运为夫君,声音更小,道:“妹妹知道。”

  “此刻是夫君的殿试,容不得半点闪失。一损俱损,你可明白?”杨玉环问。

  “小小明白。”

  “当年小运落魄时,我不曾负他,今日。有人妄图构陷夫君,我更不能允许任何人伤他!”

  杨玉环的话斩钉截铁,掷地有声。

  那些蛮族听不懂,但许多读书人却听明白了。没想到杨玉环如此聪慧,那黑手虽然是想杀两人,但更希望方运出手救这两人。自己承担罪责!

  一旦方运中计,为救两人而承受罪罚,那必然会被迫放弃殿试,永远不能成为状元,甚至可能自动推掉虚圣的封号,跌落圣坛!

  方运若考不上状元,或不被封虚圣,那将来成长之路只是稍稍曲折,可中途退出殿试,虚圣封号得而复失,那遭受的打击无比巨大,未来的圣道将蜿蜒崎岖,很可能一蹶不振。

  苏小小身子一抖,咬着牙道:“当日读完那‘十年生死两茫茫’,小小就已经发下大誓,生死相随,不负此生不负君!”

  “嗯,我倒是听你说过。那首《江城子*狱梦》是好词,词曲相合,不知小小可否为姐姐清唱一曲?”

  苏小小缓缓吸气平复心情,樱唇轻启,缓缓唱词。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冈。十年生死……”

  “十年生死两茫茫……”第二遍杨玉环也跟着清唱起来。

  苏小小缓缓向前走,泪眼婆娑,一步走,一声唱。

  杨玉环却是一边唱,一边笑,声音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圆润,到了最后,杨玉环的声音好似与天地形成了共鸣,附近的所有人都感到自己的心在颤抖。

  那些蛮族不懂诗词,但听着听着,双目含泪,面带悲色。

  众多读书人默默地行走,而申洺却丝毫不为所动,眼中甚至有不屑之色。

  两个人一路走,一路唱,走过重重楼宇,来到圣庙前的广场边缘。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两个人的声音迅速传遍偌大的广场,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方运双目中仍然不断有光影闪过,但在杨玉环和苏小小出现后,光影一滞,随后继续闪烁。

  敖煌呆呆地望着两人,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儿。

  大部分左相党和中立的官吏无不低下头,心中似有事,不知向谁问。

  但耿戈、申洺和陶定年等几个左相一党的中坚却高高地抬着头,挺直着身体,胜券在握。

  “妈了个蛋!”敖煌龙牙紧咬,凶相毕露,盯着耿戈等人,若不是这些人掌握官印,被圣庙力量保护,他早就先杀为快。

  申洺向耿戈一抱拳,笑道:“司正大人,下官把闯入县文院破坏祭天的人犯带到!”

  方运眉毛一挑,除此之外没有任何表示,只是暗中用官印发了几封传书,眼中依然有光影闪过,越来越快,以至于他的额头浮现细密的汗滴。

  耿戈面色一变,道:“方运,这两名女子是你的家眷,你需避嫌,此案应有我审理!那么……”

  耿戈环视全场,最后目光落在杨玉环与苏小小的身上,缓缓道:“罪女杨玉环、苏小小,强行闯入县文院,意欲破坏祭天大礼,罔顾圣恩,大逆不道,按律当斩,以尔等之血,洗刷天怒!”

  “呜呜……”

  奴奴全身狐毛炸起,喉咙里发出呜呜的愤怒之声,死死地盯着耿戈。

  天空的乌云更浓,雷声更大。

  申洺大声道:“耿大人不愧是我宁安县的支柱,这个判罚公正严明,深得民心。不过……方虚圣,您倒是说句话啊!为何从头到尾您都不出声,莫非是根本不在乎您的两个女人?听说您与夫人杨玉环可谓患难与共,没想到大难临头各自飞,不胜唏嘘啊。唉,我本想见见虚圣一怒,力挽狂澜,救两女于水火。现在看来,那些不过是戏里的事,您只能缩在那里不闻不问。耿大人,你说是吧?”

  耿戈微笑道:“这不能怪方虚圣,换做是旁人,怎能为了两个女人坏了大礼,方虚圣这是心中有圣道,无人性,自然不会相救!是吧,方虚圣?”

  所有人都盯着方运。

  杨玉环目光柔柔地望着方运,随后露出甜甜的笑容,突然冲向一个衙役,猛地抽出他的刀,正要往自己脖子抹去,却发现自己动不了。

  方运带着温暖的笑容望着杨玉环。

  “两人本就无罪,我何必开口?”

  方运的声音比雷声更响。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