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2章 劲敌

  热门推荐:

  悦国。

  法家监察天下,韩非世家身为法家的一员,比寻常世家更关注法家圣道。

  方运审案的过程第一时间被刑殿人员传回到圣院,随后经由韩非世家之手,传到殿试进士韩守律的官印之中。

  韩守律正在审案,但看完方运的审案过程后,突然觉得自己的案件索然无味,便借午休暂停。

  韩守律转身离开,韩家幕僚跟在他身后。

  “守律,你似乎魂不守舍,莫非有大事发生?现在殿试是重中之重,你要与其他法家进士争‘刑狱’一科的甲等,万万不可松懈!”韩源道。

  韩守律苦笑一声,道:“我本以为今年的刑狱甲等只是与其他法家子弟争,但今日才知道,怕是又多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劲敌。”

  “劲敌?是出了猎场便被宗家招为女婿的向岚成,还是雷家那位好像有一丝龙族血脉诗词较差但经义和策论惊人的雷述山?据说在方虚圣文战一州后,宗家与雷家分别全力培养这两个进士,要求他们所在县的官员配合,跟方运一争长短,争取在学海甚至后面的国首之争中抗衡方运。”

  “劲敌就是方运。”

  “你只争刑狱一科的甲等,方运又不是主修法家之人,怎能跟你相争?”

  “就在几个时辰前,他已经拥有辅修法典。”韩守律道。

  “什么?”韩源脸上细微的皱纹都好像被拉平,惊得说不出话来。

  “会不会是误传?”韩源又问,迅速平复情绪。

  “祖父他老人家亲自给我的传书,他不仅有了法典,竟然还创立出一套‘堂审笔录’,并且重判了一起书院欺凌案,剥夺了两个童生的文位,现在法家各大儒正在全力支持他。他在给礼殿和刑殿的上书中,说的那些话引发重视,据说刑殿之人整理卷宗后发现。人族每年有超过三万读书人受到欺凌,而其中受到重度欺凌之人超过一千!这还是不完全的统计,实际情况至少是这个数字的三倍!”

  韩源点点头,道:“不错。书院欺凌的确存在,只是重罚的不多,你把传书发给我一观。”

  韩守律立刻传书给韩源。

  韩源看后,轻叹道:“不曾想方镇国的目光如此之敏锐。他说的好,书院就是来教育学生的。是人族培养人才之地,而走出书院之后才需要磨砺,读书的孩童与少年必须要保护!若是连我们人族的根基都无法保护,那一切的教化礼法和未来,都将不复存在!保护少年还是保护少年罪犯,的确无须犹豫。法家之人,理应支持此判决!”

  韩守律点头道:“若仅仅是判案,我倒不担心,但他敢在上任的第二天就做出如此激烈的判罚,不仅真正震慑了那些书院霸王。更震慑了宁安县的所有官吏!想在方运头上动土,必须做好被剥夺文位的准备!”

  “法家文位较高之人因为有了法典,可以记录案件,忽视了笔录,方虚圣此次提出,并有了一整套完善的流程,至少可得一个乙下,以后稍加努力,就可得一个乙上,离甲等只要一步之遥。的确是你最大的竞争对手之一。”韩源道。

  韩守律突然笑道:“罢了,尽力而为即可,输给别人我必然不服气,但刑狱一科输给他。想不服气都没办法。嗯,刑狱一科我依旧会争,但他不擅长的那几科我亦要试着争!我……”

  韩守律望向景国的方向,想起在圣墟发生的一切,缓缓道:“我不想被他甩得太远……”

  庆国。

  颜域空抬头望天,翻了许久的白眼。对身后的县丞道:“刘大人,刑狱一科不争了。”

  “诺。”

  嘉国。

  廷县的代县令雷述山正握着官印默读传书。

  和方运周围处处是敌人不同,这廷县就在雷州,雷家势力极大,整座县衙从最小的吏员到县丞,无不全力配合,让雷述山顺风顺水。

  雷述山在去年嘉国会试中因诗词一科仅仅得了个丙中,连乙等都没得到,哪怕经义甲等和策论乙上,最后也只排在第十二位,之前没能参与进士猎场狩猎。

  雷述山高额大眼,鼻挺阔唇,相貌极为威武,有龙人之姿,短短几天的时间已经获得县衙上下一致的拥护。

  读完传书后,雷述山传书给雷家族老道:“不愧是方虚圣,侄孙佩服,此事一出,必然会打击到法家诸人,只要在刑狱方面不出疏漏,最后他有机会争刑狱一科的甲等。侄孙不愿与方运起冲突,但这殿试的各科甲等之争,侄孙必当全力以赴!听说有墨家和张衡世家的子弟相助他,想必他在工事方面也有所成就,不过,侄孙已经先行一步,在工事方面先声夺人,压下他一头,让他彻底放弃工事一科!”

  写完传书,雷述山望向景国的方向,心中思索。

  “方运此人有经世之才,日后极可能封圣。以他之才,不出十年就可成大学士,这次殿试和之后的学海与国首之争,是我们与他一争的最后机会了!十科十甲,我就不信我科科不如他!雷家,绝不能继续败给这个人!绝不能!”

  雷述山意气风发,仿佛天下尽在掌握。

  十国各地的殿试进士陆续收到方运审案的经过,大多数进士都无比佩服,按照惯例向方运传书祝贺,一小部分进士却视若无睹,继续为争一个甲等和状元而努力。

  只是,非主修法家的所有殿试进士彻底放弃争“刑狱”一科的甲等。

  在了结书院欺凌一案后,宁安县衙大堂门外格外热闹。

  先是两个商人和解,接着是两个平日里打得头破血流的邻居手牵手表示之前太冲动了,在沐浴方大人的教化后,诚心改过。

  这对邻居还没等离开,就有一个地痞幡然悔悟,哭天抢地,就差撞墙,高呼自首认罪伏法,并主动高额赔偿被害者,甚至承诺以后再犯事十倍重罚。

  苦主呆了好久才反应过来。

  方运看着那个痛哭流涕的地痞哑然失笑。

  今天刑房总书原本准备了整整二十五件讼案,在书院欺凌案后的两刻钟内,十七件案子迅速了结,要么是被告认罪认罚,要么是被告苦求原告获得谅解。

  “宁安大治!”暗中保护方运的刑殿大学士忍不住小声嘀咕,只是表情哭笑不得,那些人被吓坏了。

  在方运吃过午饭后,于典史带着许多人进入县衙。

  .(未完待续。)xh118R1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