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9章 剥夺

  热门推荐:

  戚沨哭着把自己与倪贤狼狈为奸的经过一一诉说。

  “那吕萍就是倪贤奸杀的!事后倪家花了整整五千两银子换来吕家守口如瓶!那吕家本就想把好看的闺女卖个好价钱……”

  “在田家父子第一次告状的时候,倪伯父……不,倪括那老奸贼当着我们的面说,不用怕田家那些泥腿子,县令一定会帮他,还让我们在计县令宣判后,教训一下田录!”

  “我是欺负过几个人,但我没下死手!我不像倪贤和严首道那么狠,我怕出事,所以只敢唆使很少伤人!严首道才是真正的心狠手辣,被他打残的人不下于三个!他家是大商人,有钱,所以根本不怕出事!”

  “学生我虽然有劣迹,但我不傻啊!倪贤在我心里是什么?他算个屁!宁安县真正的名门之子高官之后,哪怕背地里再如何男盗女娼,表面上却都是堂堂正正的君子,绝对不给别人留下任何把柄。只有像倪贤这种不上不下的小纨绔,眼睛看不到更高远的境界,又没有雄心壮志,才会在书院作威作福!倪贤这孙子,在我眼里连寒门子弟都不如!”

  “您不信可以问问,学生一直有贼心没贼胆!我绝对是四个人里最小心做坏事最少的,我若成了主犯,书院所有人都不会相信啊!”

  “倪贤太不是东西!那次与同窗吃饭,我不过不小心说了一句他不喜欢的话。他当场就给我一耳光!是,我家世是不如他,但我怎么说也是他的左膀右臂。连我说打就打,还有什么事是他做不出来的?”

  方运问:“你可记得倪贤或倪括曾经贿赂过计知白?”

  戚沨一愣,咬牙道:“我知道他们贿赂过前任的连典史,还有现在的主簿申大人。学生知道您与计知白不睦,但计知白的确没有收倪家的钱,不过计知白也没什么好心,他那么做是牺牲田录换取倪家身后的名门的支持!”

  “哦。倪括此人如何?”方运问。

  “倪贤他这个爹啊,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您听我细细道来……”

  分堂审判。四个少年被告都位于独立的公堂之中,同时接受方运的审判,他们所说的一切,都会被法典记录。

  无论是戚沨严首道还是葛炬。都在不断忏悔,也在不断揭发别人,为方运积累证据。

  至于倪贤,他只字不提自己的过错,比另外三人更加恶毒。

  “戚沨表面上只是我的跟班,但他是我们之中的军师,许多事都是他谋划!他才是我们之中最坏的那个人!”

  “严首道脾气最坏,只要被一撩拨就会发怒,我们暗地里都把他当傻子看待!”

  “葛炬看着老实。但他比我们都阴狠!有一件事别人不知道,我但我知道,他怕他兄长跟他争家产。暗地买通一个娼妓坏他兄长的名声!”

  “大人,我真是冤枉的啊,我是鬼迷心窍,从今天起我改过自新,绝不再害人!虚圣大人,您就饶了我吧。我们家就我一根独苗啊……”

  方运文胆极强,才气极多。别是同审四人,哪怕同审二十人都轻而易举,更何况有法典记录,只是持续动用法典消耗太大。

  过了整整三刻钟,四个人说得口干舌燥,实在找不出来大事,就开始说各种鸡毛蒜皮的小事。

  在审案的过程中,方运把一些证词整理出来,发送给圣院的刑殿和礼殿,在分堂审判结束前,收到了一封来自刑殿和礼殿联手传达的文书。

  “哗……”

  一声奇异的声音响起,法典外放出的光芒收回,结束分堂审判,而方运的目光略显暗淡,这是过度消耗才气和文胆之力的征兆。

  方运一拍惊堂木,道:“倪括,你可知罪!”

  众人一愣,心道方运是不是记错人名了,对田录进行欺凌的可是倪贤,方运在审完案之后为何先叫他父亲?

  白光枷锁的力量消散,倪括吃力地起身,他的双腿轻轻颤抖着。

  倪括扫了一眼以倪贤为首的四个少年被告,发现四个人的脸色都非常不好,好似明白了什么,抬头望向方运。

  倪括脸上的哀色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凶色,道:“方县令,您贵为虚圣,但终究只是殿试进士!您先羁押洪院长,后又置我们于死地,您这是与宁安县的所有士族为敌!与宁安县所有读书人为敌!”

  在场的一些士族本来支持方运,听到倪括这么一说,突然心中一凛,难道方运这个寒门子弟真要与整个士族世家对立?

  “可惜,你们不懂……”方运话说到一半,猛地一拍惊堂木,舌绽春雷,声传全县。

  “童生倪括,教子不严,致使大量无辜之人受害,此乃错,并非罪。但,其子奸杀少女吕萍,他以银两贿赂吕家;其子害童生田录,他以银两贿赂上任典史;其子犯错,他连番包庇,一错再错,便是教唆之罪!本县宣判,童生倪括,伪造证据打击报复证人包庇罪犯行贿和教唆他人,屡次为之,数罪并罚,年限叠加!更因童生倪括为读书人不知礼法为父亲不知教化,实乃有负圣恩,罪大恶极,剥夺童生文位!剥夺科举资格!杖责一百,游街三日,流放边疆一百七十年!”

  这个声音在全县传遍后,那些对倪家罪行有所耳闻的平民立刻大声叫好,倪括与倪贤臭名远播,不知道多少人被倪家所害。

  但是,许多士族之人或读书人却非常吃惊,除了云国的判例偶尔有年限叠加,各国法律都有上限,方运突然在宁安县用,这是要把倪括置于死地,不给倪括任何翻身的机会,不过,最重要的还不是年限叠加!

  最重要的是剥夺童生之身和剥夺科举资格!

  在人族,一般来说哪怕是谋杀也不会剥夺文位,只在犯下极其恶劣的罪行的时候才会有,比如滥杀多人或逆种等。

  今日,方运以“有负圣恩”为理由剥夺倪括的童生之身,虽然名义上没问题,可其中隐含的东西却有些可怕。

  人族各地判案,若是遇到难以量刑的案子,往往会参考相关的判例。

  一旦方运此案被景国刑部和圣院刑殿认可,礼殿又没有推翻,那么一旦有下一个相似的案子,那么判案之人就可以剥夺下一人的文位和科举资格!

  圣道至高,科举是初期唯一的阶梯!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