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833章 又能如何!又能如何!

第833章 又能如何!又能如何!

  方运望着那妇人,道:“念你及时悔改,本县便不再惩罚,你先退出大堂。【】”

  “民妇谢大人开恩!”那一身华服的妇人匆忙离开大堂。

  “拙荆鲁莽,谢大人开恩。”倪括强忍疼痛拱手致谢。

  方运点点头,道:“堂下何人,报上名来?”

  倪括与其余七名被告身体一颤,一句话都不敢说。

  就见另一侧的中年人向方运一抱拳,道:“小民田福生,携小儿田录拜见虚圣大人。”

  “你为何与你儿将四位童生告上公堂?”方运说完,仔细打量田福生,此人一身旧衣服,明明刚过三十,鬓角却已斑白。

  田福生面露悲愤之色,道:“我儿田录自幼乖巧听话,踏实勤勉,从来不欺压良善,在同窗之中有口皆碑。但是,因为一些书院琐事与那倪贤交恶。我儿知倪家势大,多有忍让并屡次道歉,哪知倪贤得寸进尺,不仅多次欺辱我儿,还纠集同伙变本加厉,辱骂我儿,当众撕裂衣衫,屡次殴打,逼我儿下跪,凡此种种,令人发指。”

  “持续多久?”方运看着那个不过十三四岁的田录,那孩子低着头,双手揪着书生袍,身体瑟瑟发抖,一看便知是内心怯懦之人。

  “早在前年三月,我儿就遭遇言语羞辱,从前年五月开始便遭到殴打。一开始见他有些小伤,我们只当他是嬉闹玩耍所致,直到去年三月的一天,他全身衣衫被撕烂,带着满身伤痕哭着回家,我们才从他嘴中知道这些年发生的事。”

  “之后你们做了何事?”方运问。

  田福生满面悲色,道:“我们先来宁安县衙上告,上一任计县令判罚倪家等人向我儿道歉,并赔偿纹银五两作为医药费。我们虽对此判罚不满,但却无可奈何。本来以为此事已经过去,但是我儿依旧闷闷不乐。在书院的排名不断下滑,直到有一天在他洗澡的时候我们才发现,他被衣服盖住的地方多处有淤青!我们这才明白,他们已经由明变暗。简直与畜生无异!我再度上告,但计县令的判决与先前毫无二致!”

  “之后呢?”方运问。

  “之后我便抗诉,带着我儿前往府城告状,但是那倪括乃是童生,其妻又是名门之女。不知用了何种手段,府衙以宁安县已经结案、不得越级上诉为由把我们赶出府城!事后,倪家人派人送口信,说愿出三百两银子私了,否则的话,让我们田家鸡犬不宁!”

  “哦?你当时可答应私了?”方运问。

  田福生怒目圆睁,道:“我儿本是大有前途的童生,却生生被倪贤等人欺辱,以至于学业荒废,前途尽毁!别说三百两银子。便是三万两也换不到我儿的学业!我田福生不要他们的脏钱,只要一个公道!一个公道!”

  最后四个字,田福生是吼出来的。

  方运看向少年田录,道:“田录,你有何要说?”

  田录轻轻晃了晃,甚至不敢抬头。

  方运微微皱眉,田福生忙道:“小儿已经多日不能与人交谈,我也毫无办法。”

  方运目光扫过被告八人,发现其中几人看向田录的眼神有些许轻蔑,还有些许讥讽。顿时沉下脸。

  方运望着田录,犯了愁,必定是倪贤等人威胁田录才导致如此。原告虽是田家父子,但受害人是田录。若田录不张口详说事情的经过,自己哪怕有通圣之能也束手无策。

  时间慢慢流逝,大堂内鸦雀无声,而堂外的一些人低声讨论。

  不多时,方运突然一拍惊堂木,大声道:“童生田录。你有何要说?”

  田录闭着嘴,低着头,身体轻轻颤抖,一言不发。

  方运深吸一口气,挺直身体,冷哼一声,道:“读圣人书,有勇,有智,有舍生取义,有杀身成仁,你却连一句话都不敢说,你的义在何处!你的勇在何处!你的智在何处!”

  方运的声音越来越大,而田录却好像没有丝毫的反应。

  “夹谷会盟,孔子以区区凡人之身,阻挡数十武器齐备之兵,怒斥一国之君,孔圣之勇,你可曾记得!”

  田录没有反应。

  “孟子见齐宣王,齐宣王问臣可否弑君。孟子面对一国之君,称君若不君,便是罪人,臣不可杀君,但可杀罪人!孟圣之勇,你可曾记得!”

  田录的右手紧紧握起。

  方运稍作停顿,一指田福生,道:“你父亲乃是一介白丁,未成童生,却不畏豪强,为子奔走于府县之间,两鬓霜白亦无悔。尔父之勇,你可曾记得!”

  田录的身体轻轻颤抖。

  “书上种种,义勇无数,你不敢取一而为之,偏偏学而不思,思而不行,比之朽木顽石尚且不如,有何脸面自称读书人?简直如废纸一张、破笔一支!你,情愿把这天下拱手让给仇敌,也不去抗争吗?”

  田录再也忍耐不住,猛地抬起头,大声吼道:“学生田录,生于平民之家,不过区区十数岁,身担一家之厚望,忧父母之忧,食不安,寝不宁,万幸考中童生,怎奈得罪豪强,除却忍让,又能如何?”

  田录眼中含着泪花,猛地撕开衣衫,赤着上身,露出一身伤痕,有淤青,有刀伤,还有烫伤,触目惊心。

  田录面色发红,道:“我委曲求全,倪贤变本加厉!我上报书院,倪贤以力压人!我父求助官府,倪贤以势化解!若我继续争斗,倪贤将断我前程,毁我一家,杀我父母,我又能如何!又能如何!微末之躯,位卑之人,如何敌得过豪强士族!方虚圣,您告诉我!您告诉我如何敌得过!”

  说到最后,田录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始终没有掉下来。

  县衙静悄悄的。

  “所以,本圣驾临!”方运的语气缓和,好似怕伤到田录,但是,却又如利器锥心,让许多人心惊胆战。

  田录就地跪倒,眼泪夺眶而出,哭着呼喊:“大人,学生状告倪贤等人伙同恶霸欺压百姓!残害同窗!为祸书院!勾结官吏!求虚圣大人为学生做主,还学生一个公道!还天地一片清明!”

  “本县就还你一个公道!还宁安一片清明!”

  啪!

  方运一拍惊堂木,一股无形的力量向四面八方传播,那力量蕴含一县之主的愤怒,又好似有一县之民的怒吼。

  “倪贤,田录所说,可有虚言!”方运目光如炬,直视倪贤。(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