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3章 毁剑!

  “轰!”

  百丈长枪狠狠撞在玉门关的城楼之上,然后形成剧烈的爆炸,火星四溅,炸得整座玉门关巨震,墙体出现细微的裂缝。【】

  屈寒歌坦然一笑,道:“不得不说,这首《凉州词》是古往今来最强的进士防护战诗,老夫佩服。”

  “彼此彼此,此地有三十六万军士,你只动用三万便能让我防护战诗开裂,此等威力,已经超脱进士文位!”

  方运以毛笔蘸着墨汁,但并没有立刻书写,而是外放才气吸引天地元气,只要这样才能让下一首战诗词快速完成。

  方运一张口,两把真龙古剑飞出,唇枪舌剑不需要天地元气。

  就见真龙古剑分别斩向弓弩队伍和骑兵队伍。

  “早料到你会如此!挡!”

  屈寒歌话音刚落,整整六十支队伍突然消失在原地,出现在两把真龙古剑的四周,整整六万人连在一起,形成一道冲天的白色光柱,困住两把真龙古剑。

  但是,方运的真龙古剑委实太强,而方运的控剑技巧也极强,两把剑突然轮流连击光柱的某一处,眨眼间便击出裂缝。

  屈寒歌面露细微的惊色,没想到方运的真龙古剑如此强大,正想用极为耗费才气的“断”,眼中闪过一抹的不甘心,道:“并!”

  就见六万军士出现在,与之前的六万人连在一起,合力围困住真龙古剑。

  包围真龙古剑的白色光柱光芒更浓,把原本六鸣的真龙古剑的速度生生压制到四鸣。

  方运继续控剑,真龙古剑接连不断攻击光柱的薄弱处。

  “不愧是得到祖龙真血加持的才气古剑。”屈寒歌轻轻一叹,真龙古剑实在太强了,这些棋子根本挡不住两把凶物。

  “断!”

  又有六万士兵出现,联合之前的十六万人,形成十八万大军,挡在方运与真龙古剑之间。

  冥冥中一股无形的力量出现。彻底切断方运与真龙古剑之间的联系。

  两把真龙古剑停在半空,任凭方运如何使用文胆之力,始终一动不动。

  屈寒歌眼中浮现歹毒之色,厉声道:“我今日就毁你真龙古剑,让你记住我屈寒歌这个名字,让你们方家与景国人记住我庆国之威!”

  上观台上各国读书人原本都在一边低声议论一边看文战,看到这里,全都吃惊地闭上嘴。

  屈寒歌明明已经切断方运和真龙古剑的联系,很快就会胜利,根本没有必要毁掉真龙古剑。

  一旦屈寒歌毁掉真龙古剑。那方运必然会文胆受创,轻则十多年才能修复真龙古剑,重则彻底失去唇枪舌剑,连带文胆都会一蹶不振。

  方运之前文战九人,也仅仅伤了一人,没有故意凭借真龙古剑的强大击毁对方的真龙古剑。

  景国人本来就为方运担心,看到这里,万万没想到屈寒歌卑劣至此,再也忍不住。开始大骂。

  “屈寒歌你这个老匹夫,当年本将军真应该把你大卸八块!”张破岳气得满脸的络腮胡颤抖。

  “你若战胜方运,本将还敬你实力绝强,但你明明占据上风不需要毁剑便能取胜。偏偏毁虚圣之剑,你简直在与我景国为敌,与全人族为敌!畜生!”何鲁东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你若毁剑,我景国读书人必当百倍报复!”陈靖大声道。此时此刻,哪怕他是世家子弟,也无法控制。

  “屈寒歌。本龙干你娘!”

  敖煌终于爆发了,他自始至终没说话,就是因为和方运有约定,生怕犯了错被方运嫌弃,可现在他忍不住了,真龙古剑可是他这个煌亲王亲自取的名字。

  但是,屈寒歌在文战场中,听不到景国众人的大骂。

  庆国许多人很反感景国人开骂,但却没人还口,因为他们虽然希望庆国胜利,但并不希望堂堂人族虚圣的唇枪舌剑被毁。

  在没有唇枪舌剑的时候,人族的普通的秀才和举人在面对妖兵与妖将的时候处于全面的劣势,人族中的顶级天才虽然强,但遇到妖族中的顶级天才必败。

  但是,有了唇枪舌剑,人族普通进士就能与普通妖帅有一战之力,而不是完全无法抗衡。尤其是人族中的天才,已经可以凭借唇枪舌剑与妖蛮中最顶尖的天才对抗。

  唇枪舌剑是可以成长的力量,哪怕到圣位也是主要的攻击手段之一。

  毁了真龙古剑,就等于毁了方运近半的实力。

  庆君突然大声道:“屈寒歌,你怎能如此!快快放弃!”

  景国人一愣,忍不住在心里大骂,这庆君太恶心了,明明心里高兴得不得了,明明知道屈寒歌听不到,却为了避免千夫所指和史家笔伐而惺惺作态,令人作呕。

  “庆君!”敖煌双眼通红,怒视庆君。

  庆君面不改色,装出一副疑惑的样子,道:“煌亲王有何吩咐?”

  “本龙也要干你娘!”敖煌再次破口大骂。

  庆君的脸瞬间紫了。

  他可是堂堂国君啊,全人族只有十个国家,论名誉地位,十国国君只在活着的虚圣之下,那些已经亡故的虚圣的地位都比不了当今的十国国君。

  十国皇室本身就是最顶级的豪门,各国皇室的财富都超过最没落的几个半圣世家。

  在十国众人面前,堂堂庆国国君遭到如此辱骂,若敖煌是个读书人,早就被礼殿直接抓走。

  不喜庆国的许多读书人面带讥讽之色,此事大概不会上正史,就算上了也会被一笔带过,但野史必然会浓重地书写一笔,足以让这个笑柄流传许久。

  堂堂一国国君被骂却不好还嘴,实在太有趣了。

  “成何体统!”宗午源怒斥敖煌。

  敖煌冷哼一声,用一副我乐意的样子白了宗午源一眼,然后盘在坐席上继续望着文战场。

  雾蝶在方运肩头不断飞来飞去,用力扇动翅膀,似乎充满了愤怒。

  墨女用小拳头狠狠击打砚台,恨得牙痒痒。

  连一直想逃跑的砚龟都不悦地看了屈寒歌一眼。

  方运右手持笔,左手死死握着,微微眯着眼,看向屈寒歌的目光比十寒古地的冬风更冷。

  方运咬着牙,缓缓道:“屈进士,此话当真?”

  屈寒歌看到方运如此愤怒,心中大快,哈哈一笑,道:“毁你之剑,报你辱我之仇,当然是真!我要让你亲眼看着我是如何毁掉你的真龙古剑,让你们所有庆国人知道,象州是我庆国的,整个景国将来也是我庆国的!景国,永远只能仰望我庆国!”(未完待续……)

  第803章毁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