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775章 杂家杂术

第775章 杂家杂术

  海船庞大,船体中有墨家炼制的钢铁,普通海怪难以破坏,但这些钢铁在方运的真龙古剑面前却不堪一击。[ads:本站换新网址啦,速记方法:草莓,.cmxsw]

  就见真龙古剑在船内大肆破坏,不过短短几十息,海船就开始缓缓下沉。

  “方运你好狠!”宗厚的声音从船上的某一处传来。

  方运原本在船尾,但现在半截船尾被切断,海水开始倒灌,船体大幅度倾斜。

  一旦沉船,就会把人拖入海中,方运书写疾行诗,跳出海船。

  寻常人落海后只能在水中游泳,但方运的鞋踩到海面后,水面仅仅是稍稍下陷一丝,在鞋子和水之间形成了一层天然的间隔。

  方运脚踏海水,如在平地上一样快速前行,远离即将淹没的海船。

  方运回身一看,就见宗厚骑在一头机关虎上,也在远离海船,满面愤怒。

  机关兽适应各种地形是基本的能力,但是,机关虎为了漂浮在水面,牺牲了原本强大的机动性,而且为了承载宗厚,彻底失去了战斗的可能。

  这意味着,宗厚准备的三件宝物中,先被方运废了一件。

  此刻宗厚已经书写完《白马篇》和《易水歌》,他的《白马篇》达到二境,相当于翰林战诗,形成的是一位实力相当于普通妖侯的白马将军。但是,那位将军正和战马一起在海中游泳,并不适合水战。

  倒是《易水歌》形成的烟雾刺客一直跟在宗厚身边,踩着水面丝毫不着力。

  宗厚脸上阴云密布,无论是人族还是妖蛮,除了水族,一旦在海上作战,最先想到的就是保护船只,依托船只求生存。可方运倒好,就好比大家说好下盘棋,结果第一枚棋子还没动,方运直接掀翻棋盘。

  此刻宗厚很想吼一句。能不能好好文战?

  原本还在高声夸奖宗厚的庆国人全傻眼了,默默地看着事态发展。

  宗厚是杂家不错,可杂家只学海战水战,不可能学水族龙族的战斗方式。别说宗厚,就连威震东海的张破岳遇到这种事也得骂娘。

  “嘿嘿嘿……好小子……”张破岳不停坏笑,十分开心。

  景国人却有些哭笑不得,谁也没想到事态反转得如此快,海上文战场以前就有过。一般双方都是在防止战船沉没的前提下文战,开打之前先凿沉海船的事却从来没发生过。

  方运借用墨女的一纸空文天赋,一边在海上疾行奔跑,一边凌空书写,墨汁成字,悬浮虚空。

  方运和往常一样,先写唤剑诗,再写藏锋诗,让真龙古剑的力量最大化,然后书写《易水歌》召唤烟雾刺客防身。最后则使用最适合水战的战诗词《风雨梦战》。

  冰河铁马在有水的地方原本就可以实力大增,他们天生由水组成,而且脚踏之处,海水结冰,同样如履平地。

  双方相距近两百丈,看到方运在如此远的地方战斗,庆国坐席之上再无人说话。

  纵横术也好,杂家的惑人手段也罢,都只能在近处起到作用,哪怕是当年纵横无双的张仪苏秦等人。在进士的时候也不可能隔着两百丈远的地方发动纵横术。

  在远处与纵横家战斗乃是常识。

  不仅纵横术的距离过近,宗厚的许多文战之法都需要接近才能施为,之前有海船所限,宗厚优势极大。可在一望无垠的大海上,对方运来说,与平地无异。

  梦蝶喷吐弱水与奇风,方运开始接连不断书写《风雨梦战》,一息诗成,加上重重宝光。四息之后,大片海水结冰,近三千的寒冰骑士从三个方向发起冲锋。

  这相当于三千妖帅冲锋。

  宗厚一见如此,眉头微微一皱,明白了方运的战术,方运是准备凭借海量的铁马冰河扰乱他,逼得他疲于应付,最终再凭借真龙古剑取胜。

  不过,宗厚岿然不惧,他主修杂家,兼修纵横,论直接的文战实力较弱,但手段太多。就见他微微一笑,身前浮现整整两方官印。

  这两方官印散发着睥睨天下的气概,不过区区两块玉石,却好似能把天下玩弄于股掌之间。

  在官印出现后,宗厚原本稍有不安的心情一扫而空,不由自主昂起头,仿佛视堂堂虚圣如无物。

  在这官印出现之后,方运的瞳孔猛地放大,因为在自己的资料中,宗厚的纵横术只有一国相印,实力在十人中最差,但突然获两国相印,纵横术提升何止一倍。

  华夏古国的苏秦实际只获得三国相印,但在圣元大陆的战国时期,苏秦曾获六国相印,显赫一时,甚至力压当时的秦国。自此之后,纵横家的力量便由相印数量衡量。

  张仪以连横之策破苏秦合纵之术,稍胜一筹,但也只有六国相印之能。

  宗厚不慌不忙,书写进士战诗《兵车》,就见一百余辆春秋战国时期的兵车出现,这些兵车在冰上缓缓行驶,远不如在陆地上快。

  宗厚不以为意,就见两国相印轻轻一震,一片合纵术形成的奇光落在寒冰骑士群中,整整三百寒冰骑士身体变为黑色,彻底背叛方运,反攻正常的寒冰骑士。

  寒冰骑士与兵车合纵,共抗其余更强大的寒冰骑士。

  方运早知纵横之法,并无惊讶,转而控制两把真龙古剑攻击宗厚本人,宗厚口吐唇枪舌剑,就见他的才气古剑朦朦胧胧,被云雾包围。

  宗厚的才气古剑不似方运的真龙古剑那般凌厉,力量若隐若现,如毒蛇信子吞吞吐吐,显然蕴含名家著名的“白马非马”之道,让人捉摸不透。

  方运目光一凝,不愧是杂家老进士,有“合名法”之能,修炼了名家的力量,再配合杂家力量,让这把才气古剑的才气剑音成为“云团”。

  云团剑音牺牲了才气古剑过半的杀伤力,但增加的却是生存能力,就见方运的真龙古剑被其阻拦。

  一把剑如金色之龙,杀气腾腾,气势汹汹,另一把如云如雾,气势不足,但却灵活多变,死死缠住真龙古剑。

  宗厚的才气古剑不能对真龙古剑造成丝毫损伤,但真龙古剑的力量也大都被云团剑音卸掉,至少在一刻钟之内拿宗厚的才气古剑毫无办法。

  方运的真龙古剑本体杀向宗厚,就见宗厚面前浮现一本薄薄的法典。

  那法典只是一本普通的书,表面却泛着古铜色,无比沉重。在看到这法典的一刹那,方运就感到束手束脚,身陷囹圄,随后文胆一震,才摆脱法典的影响。

  .(未完待续。)xh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