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737章 厚颜无耻!

第737章 厚颜无耻!

  方运在行走的过程中,周身元气轻轻震动,但很快恢复正常。¤,

  “学生有要事去做,先行告辞。”

  众人疑惑不解,只能看着方运的背影越行越远。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此话如此凌厉,隐隐有扰乱天地万物征伐的气概……似乎不像是方虚圣说出来的啊。”高庸道。

  “到底方虚圣收到什么传书,导致他变化如此大?此话乍一听只是奇特,可仔细一想,却让人倍感恐怖,似乎一头荒古凶兽潜伏在这句话之后,随时可能吞噬万物,莫非乃是圣道之言?”

  “听到这句,我也感到全身发寒。”

  “不,圣道之言必然会形成圣道之音,此话应该没什么。”一个学子说。

  程先生道:“并非如此。普通的圣道之音,源自对经典的解释,比如去年在玉海城的时候,方虚圣曾说‘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就是对曾子之言的注解。但有些更为宏大的圣道之音,仅仅是说几句话难以形成,必须要出现支撑它的圣道!若无强大的圣道,再正确的语言也无法发出圣道之音。”

  “啊?莫非这句话之后,隐藏着未知的圣道?”

  “你们想多了。现在要紧的是问清方运发生了何事。方运这孩子哪怕成为虚圣后也对我们这些老家伙恭恭敬敬,从来不曾有半点骄狂,而今却突然离开,那封传书必然隐藏着大事。诸位,你们去问问消息灵通之人,看看今日发生了何等令他愤怒的大事。”

  “说的是,我这就去问一些世家朋友。”

  “能让方虚圣如此……咦?外面怎会突然多出一片乌云?今日理应放晴啊。”

  “那云……似乎有些怪异,走,出去看看。”

  许多学子快步走出学堂,走到长满花草的院子中。抬头望去。

  就见天空的乌云成标准的圆形,笼罩百里内的天空,和普通乌云不同,这片盖住京城的乌云滚动极其迅速,仿佛每一寸都在翻滚争斗。

  云中虽无雷霆,但却有一丝无形的天威。

  好似上苍愤怒。

  “这……诸位先生请出来一观,这……似乎是传说中的虚圣一怒,晴空生云!”

  屋里的师生急忙出来,抬头望天。

  “没错,应该是方运动怒了。这……当日连雷家违礼方虚圣都没有生如此大的气。”

  “快去询问!”

  在场的学子都是进士。而老师们都是翰林,急忙各自联系亲友。

  过了片刻,一人突然大叫:“我知道了!”

  所有人望向他。

  “庆国国君下令,方氏藏书室牵扯极广,应先行去各地官府报备,待确认适合庆国民众,才可正式开馆。”

  轰轰轰……

  一道道强劲的元气爆鸣响起,有人发带碎裂,有人衣带断开。甚至有人两拳一握,衣袖化为碎布片飘落。

  此地的进士与翰林总数超过五十,才气一乱,狂风四起。

  “放屁!”程先生怒发冲冠。

  “简直厚颜无耻!厚颜无耻!”董先生气得面色由红变紫。

  那学子又道:“事情还没有完!宗圣世家已经对外宣布。将在庆国每一县乡镇甚至村落建立宗家藏书馆。”

  “卑劣!简直卑劣到了极点!连妖蛮都不如!”

  “如此半圣世家,实乃无耻之尤!若此事乃是宗圣亲自授意,本人将见圣不尊遇圣不敬!哪怕遭到圣罚都绝不低头!”高庸气得睚眦欲裂。

  “庆国……若我景国没有草蛮南侵之祸,我这就号召京城士子文战庆国!”

  “如此卑鄙之手段夺人圣道。前所未有!他宗家,修的是强盗之道吗?”

  就在此时,京城各地都出现元气震荡。逼得圣庙不得不主动压制,避免伤及平民。

  一声声怒喝自四面八方响起。

  “庆国宵小,罪该万死!”

  “夺我大景国虚圣圣道,理当南征庆国!”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草你娘的宗家贼子!”

  京城的一干读书人简直气疯了。

  许多人听出最后骂娘的是景国那位著名的花君老人,纵然花君老人是性情中人,可也是大学士。把一位大学士气得满京城骂娘,而且骂堂堂世家,乃是千古奇闻。

  “怪不得方运气得离开学堂,换成我能把学堂砸烂。宗家贼子,简直是当我景国无人!”

  “可……我们能做什么?”

  学堂外静悄悄的。

  “是啊,我们能做什么?除了眼睁睁看着方虚圣被气出学宫,我们还能做什么?”

  “呵呵,我们景国人为抵抗蛮族呕心沥血马革裹尸,本来已经飘摇欲坠,好不容易出了一尊虚圣,或许能让我景国多支撑两年,没想到,庆国却狠狠从背后捅了一刀!”

  “我算是看透宗家,也看透了杂家!宗家,乃我一生之敌!”

  “好狠的庆国!夺我象州不说,竟然还要对我景国赶尽杀绝!若景国国灭,我还活着,必当血溅庆都!”

  “这些话就不要说了。”

  “我刚刚接到传书,不仅宗家,嘉国雷州的州牧与州院君已经下令,方氏藏书馆用意不明,即将全面核查,核查完毕后才允许开馆。”

  “雷家的贼子果然不会放弃这个机会!”

  “还好雷家在嘉国并非一手遮天,嘉国没了雷州,还有其他州!”

  “其实,若仅仅是庆国与雷州的藏书馆被禁,倒也无妨,其余各国古地人数众多,对藏书馆有大量的需求,但是,怕就怕宗家开了这个先例,其余世家用相同的手段在各地禁封方氏藏书馆,争夺教化圣道!”

  “可恶!方运终究是虚圣,不是半圣,若成半圣,谁敢如此**裸抢夺?就算再无耻,也会与方运联手经营方氏藏书馆。”

  “先等等,或许事情还有转机!实在不行,景国所有民众请圣裁!我就不信那些普通世家敢冒如此大的风险。”

  “那有又能如何?庆国国君又没说禁止方运在庆国开藏书馆,只是要仔细查证。等拖个两三年,宗家的藏书馆遍布庆国,方运的藏书馆就算开了又能如何?”

  “但,我们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什么都不做啊!方运曾经说过,有些事可以忍让,但有些事,必须要以最激烈的手段反击,哪怕失败,也要让对方知道,以后若再做此类的事,必然会付出代价!”

  “我还要殿试,实在抽不出身。不过,我会派我族中年轻人前往孔城,抨击宗家与雷家,坏两家文名与民心!”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希望方虚圣能忍辱负重,忍过今日,待明日,大鹏振翅,翱翔九天,再报此仇!”(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