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3章 劝降

  孔德天道:“我和德论都有‘正心席’。【】”

  一旁的孔德论也从饮江贝中拿出一卷散发着淡淡圣光的草席。

  孔德论是新晋进士,曾在圣墟中与方运并肩作战。

  “不愧是孔家。”几个低声称赞,连这种年轻的进士都有正心席。

  半圣故居虽然可以圣化物品,但终究有限,远远不及孔圣世家。这正心席一般的半圣世家不过拥有十余张,都是那些大学士乃至大儒使用,哪怕是重要的嫡系子孙也只能偶尔使用。

  亚圣世家的几人也陆续拿出,最后一共有十二张正心席铺在堡垒的空地上,若挤一挤,足以坐七八十人。

  妖蛮越来越近,众人迅速进行分配,由于才气越多恢复越快,而且不同人对才气效率的运用不同,众人被划分了五等,根据等次决定使用正心席的频率和时间。

  其中十六位浴血之士与方运最重要,随时可以使用正心席,位于第一等。中年诗狂位于第二等,普通中年进士与圣院七进士位于第三等,其余青年进士和拥有蛟龙骨的进士位于第四等,剩余的新晋进士在第五等。

  那些较低等的人没有抱怨,现在可不是分贵贱,而是能者上不能者下,让实力强的人回复更多的才气,对所c,.有人都有好处。

  分配完毕,方运道:“现在攻打的妖蛮少,我先休息。”说完当仁不让坐到一张正心席的一角,正心静思,不断在心中默背《春秋》。

  不同的人追求不同的圣道,默背的众圣经典不同,方运自从在十国大比阅遍《春秋》实景后,便以《春秋》作为正心静思的主要书籍,效果是阅读其他众圣经典的十数倍。

  妖蛮大军并非一起冲到城堡下面,最先冲到城堡下的是那些瘟疫尸兵。但在大日之火的曝晒下,他们的实力大降。

  由于瘟疫控制,使得他们的跳跃能力变差,无法跳到三丈高,威胁反而最小。

  第二批达到的是从妖山而来的五万残军,虽然是十五万妖蛮最后残存的,但大量的妖帅与妖将一直没有出手,整体实力还要超过死去的十万妖蛮。

  等方运恢复了九成的才气后,立刻站起来,此时。被瘟疫之主控制的雷砾五人率领另一支妖蛮大军抵达城堡下方。

  方运环视远方,除了前面两支大军,还有十一支妖蛮大军前来,总数量达到空前绝后的五十万,使得这里的妖蛮总数量超过六十万!

  整个进士猎场的妖蛮一共也不过百万左右。

  方运轻叹一声,兵蛮圣与瘟疫之主准备得如此充分,自己若死在这里,也不算冤枉。

  不是这些进士不行,而是人族的才气有限。而且只有两条路可走。

  若不攻妖山,那等瘟疫之主坐大,必然死亡。

  若攻妖山,无论怎么战斗。最终都会被早有准备的妖蛮包围。

  这里不是信息对称的战场,瘟疫之主连他们低声说话都知道,必然可以知晓整座猎场的一举一动。

  瘟疫之主哪怕是分身,也是半圣的分身。现在力量再弱,也拥有圣位的力量。

  雷砾骑着蛟马,停在城堡数百丈外。五万妖蛮大军跟在其后。

  雷砾阴阴一笑,大喝一声:“停战!”

  所有妖蛮包括瘟疫尸兵立刻向后退去,放弃攻打城堡。

  众进士也停下来,一些人根本不去管雷砾说什么,立刻就地坐下正心静思。

  雷砾右手握着马鞭,望着城堡以舌绽春雷道:“方镇国,你乃人族不世奇才,而我妖界正缺你这种天才。祖神已经下令,只要你愿意投效妖界,我等就给你一具祖神后裔之体,只比真龙一族稍弱。众圣会全力相助你,保证你在百年内封圣!只要你能帮我们攻克圣元大陆,我们必将封你为人族之主,而后全力助你成大圣,十万年不死!”

  全场鸦雀无声,少数进士心跳加快,瘟疫之主的话太有吸引力了,人族之主、百年圣位,多少人族或妖蛮梦寐以求的事。

  一些进士担心地看着方运,但更多进士却没有丝毫的担心。

  方运望着雷砾,淡然一笑,道:“你说的那些,不用你给,我方运亲手取!”

  方运的声音充满前所未有的坚定,与文胆共鸣,散播十里。

  数以万计的妖兵抱头惨叫,只觉无数利刃在脑中切割,连军旗都无法让他们恢复,最后叫声越来越小,七窍流血而死。

  那些瘟疫尸兵体表冒出滚滚浓烟,大量瘟疫之力被太阳之火焚烧。

  若瘟疫尸兵被火焰烧成干尸,瘟疫尸兵将彻底失去威胁。

  五个雷家进士身体一晃,五个人的双目突然恢复往日的明亮,但在一瞬间又被无形的力量遮掩,目光暗淡。

  “方运,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雷砾面目更加狰狞。

  “妖界的酒,我不稀罕!”方运道。

  雷砾讥笑道:“不愧是狂君方运。你们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眼下!就算你们可以恢复才气,也非常有限,最多半个时辰你们的才气就会耗尽!到那时,我要看看你如何狂!当然,我妖蛮求才若渴,我依旧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只要你投降,我便让其余三百余进士活着离开!”

  方运面色微变,这瘟疫之主果然歹毒!

  颜域空突然冷哼一声,舌绽春雷道:“瘟疫之主,你太小看我人族进士,也太小看方运!你以为如此说,我们会内讧甚至盼着牺牲方运来换取我们的性命?可笑之极!诸位人族,我只问你们一句,当你们成为读书人后,谁没有做好战死沙场的准备?”

  马朝明微微一笑,道:“何止死的准备,从十年前我被文友冒着生命危险救活后,我就知道,我每多活一天、每多杀一个妖蛮都是大赚特赚!今日能与数十万妖蛮大战,死有何惧!”

  “我辈读书人,恋生,但绝不怕死!”

  方运轻轻昂起头,看着瘟疫之主,道:“继续攻打吧,说得越多,我们越是瞧不起尔等虫豸!你们这些畜生,怎知我们人族之心!怎知读书人之胆!”

  每个进士不由自主挺起胸膛,哪怕是那些在正心静思之人,身体也徐徐挺直。

  被瘟疫之主控制的雷砾一愣,低声咒骂:“一群卑贱的硬骨头,真令本圣生厌!攻击!”

  瘟疫之主一声令下,万妖吼叫,涌向墨家城堡,掩盖了瘟疫之主的一声叹息,那叹息十分复杂,有失望,有憎恶,还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敬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