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7章 死人了

  景国进士连战三场,才气、体力和精神都已经透支,不适合夜晚鏖战,于是开始休息,才气足的方运与几个中年进士轮流守夜。【】

  到了凌晨,方运与一人守夜完毕,和两个中年进士换班,但他没有立即睡觉,而是在离营地稍远的地方修炼才气古剑,在才气只剩一半后,又默背了众圣经典,直到圣元大陆时间凌晨四点才睡去。

  守夜的两个进士相互看了看,由衷地敬佩,这才明白盛名之下无虚士,一个人在这种时候都能够定下心读书学习,哪怕天赋不好,仅仅这种品质就足以让他成为人族翘楚。

  清晨,众进士起床,早上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春猎榜排名,结果让许多进士脸上无光。

  原来许多国的进士竟然没有睡觉或者睡的少。

  景国直接掉到第八名。老牌的强国和中等国家的榜值都已经突破十万大关,而景国连灭三个部落,不过只有九万多榜值。至于积弱已久的谷国和申国的榜值都在五万多,显然只灭掉两个部落就难以为继。

  国家之间的差距彻底拉开,景国若非有方运,恐怕会和谷国与申国一样,榜值在五六万左右。

  目前榜单第一的既不是最好战的武国,也不是最齐心的云国,更不是建国最久的蜀¥◎,.国,而是庆国!

  庆国的榜值突破十二万大关,显然已经屠灭了至少四个大部落,目前数字还在变化,极可能在对战第五个部落。

  嘉国也超越稳扎稳打的强国云国,排在第五。

  看着庆国高居第一,张知星忍不住嘀咕:“他们真是疯了。没有方镇国的雾蝶,我等只有六万榜值的层次,而四大强国也应该维持在十万榜值左右,庆国直接杀到十二万。必然付出不小的代价!”

  “咱们不跟他们赌气,稳扎稳打。”

  “庆国不是有什么依仗,就是真不惜一切代价了。”

  “他们当然要拼命,十国大比被方虚圣压的那么惨,此次若再输,那真是国耻。当日看到我景国夺得第七之位,当真是大快人心。”

  “方虚圣,您的《石中箭》早有诗魂,又经历了天演诗词,《石中箭》已经到了三境吧?”

  方运知道此事无须隐瞒。答道:“的确已经进入三境,只是一直没机会使用。”

  “你的二境《石中箭》就有裂石之能,三境怕是能开山了。哪怕是龙种的龟妖帅,也可能被你一箭洞穿甲壳。战诗词每提升一境,威力便有质的提升,只是不知你的三境《石中箭》又如何。”

  方运早就试验过三境《石中箭》的威力,微笑道:“到时候就知道了。”

  “到时候与朝明兄的《辕门箭》比一比,一个是汉代箭圣,一个是三国战神。不知两人谁的箭法厉害。”

  马朝明谦虚道:“折煞在下。方虚圣的《石中箭》兼有传世宝光,尽得虚圣李广神髓,他自身就是诗祖虚圣,诗词之威必然远强我等。今日你们也见识了他的实力。”

  方运没有说什么,自己在天演战诗后,的确因为虚圣获得了一尊“诗鼎”。

  鼎上的“诗”字开始只有一部分发光,但在多日前整个字就已经散发着光芒。方运自然而然感应到。自己可以使用诗鼎的力量来增强自身的战诗词。不过,这诗鼎用完一次需要多天才能恢复,方运无法掌握具体的时间。所以之前不舍得试验,等在遇到险境的时候再用。

  众人见方运不说,也不再多问,毕竟这关系方运压箱底的力量,一旦外泄,万一被妖蛮针对,十分危险。

  吃过饭,众人休息片刻,外放出多只机关鸟探查妖蛮,然后向妖山方向奔跑。

  机关鸟一直没有发现妖蛮的踪迹,足足过了一个时辰,众人才发现,前方竟然有一个巨型部落!

  那里竟然有三万妖蛮!

  而周围地区没有任何妖蛮部落。

  这里是猎场,所以这巨型部落没有妖侯,若是在草蛮或妖界,三万部落的妖蛮会有多位妖侯,甚至有可能出现一头妖王或蛮王。

  “该死。妖蛮为何突然变得如此狡猾,隐隐有我人族兵法的痕迹,真没想到除了兵蛮圣,妖蛮还有人能做到。”

  方运道:“幸好妖蛮的组织能力差,若是完全依照神秘妖蛮的计策行事,我等只怕更加危险。”

  “组织能力?”一个进士有些疑惑。

  方运不动声色补救,道:“组织一词语出《诗经*干旄》,众所周知,此诗中有以干旄为代表的三种旗帜,都有白色的丝线参与编织,组织原意是指编织。所谓组织能力的引申意是一个集体做事的能力与效率,任何团体应该如编织一样,由一根根井然有序的丝线来‘组织’成布匹绸缎。《诗经》之后,汉代大儒高诱与启国半圣刘勰的《文心雕龙》也提到过。”

  方运说完暗暗松了口气,还好自己精通众圣经典,要不然连解释词语的能力都没有。

  “此言甚妙,组织能力,编织能力,无论是形容政事、军事还是商事,都十分贴切。”

  方运立刻把话题引回,道:“这个三万妖蛮的部落哪怕形成仓促,妖蛮军旗也不容小觑,我等一旦靠近必然会被发现。若不战,他国进士极可能会抢先,应当如何?”

  “我等若能杀光妖蛮帅,再多妖蛮将都不惧。只是,现在做不到了,只能强攻。万一被妖蛮围住,新晋进士至少会有三四人因为重伤被猎场的半圣力量送到猎场外……”

  就在此时,突然有一声悲凉的舌绽春雷之音从众人耳畔掠过。

  “诸位文友小心!在下乃庆国荀丛,我庆国一位新晋进士方才不慎被妖蛮杀死!此次春猎大有问题,定当小心!”

  三十景国进士面面相觑,随后个个面沉似水。

  “死人了!竟然死人了!春猎已经多少年没死过人了?”

  “在妖山之外,从来没死过人!”

  “此事大有蹊跷,不要说半圣,连大儒也可以轻易援救他!难道半圣根本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何事?难道保护猎场的半圣力量失去作用?”

  “一定是外界出了大变,以至于半圣无暇顾及我等甚至根本无力顾及!若是众圣早就知道连妖山之外也可能死亡,必然会提前相告!”

  “今日之事,猎场之变,绝非半圣考验!”

  “怪不得姬守愚说此次春猎有灾难!”

  “那我等该当如何?”

  三十进士再一次陷入沉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