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5章 不安

  猎场岛是极为奇特的存在。【】

  整座荒城古地是一处被海洋包围的大陆,只有猎场岛是唯一的岛屿。

  荒城古地的海中没有任何生命,每一个离开大陆前往远方探索的人,无论是大儒、大妖王还是半圣分身,全都泥牛入海,杳无音讯。

  久而久之,无人再探索海洋。

  由于猎场岛的特殊性,岛外的妖蛮无法从别的地方进入,岛内的妖蛮无法离开,所以成为人族研究妖蛮的重要基地。

  方运望着天空浓浓的铅云,心中隐隐不安,但不知这不安源自何处。

  “这猎场被人族控制多年,不会出事。我心中的不安,怕是因为各国实力太强。方才嘉国的那十个中年进士中,竟然有三个浴血之士,那种感觉错不了,杀的妖蛮太多了,如同浸泡在妖血中几十年,身体隐隐有气血气息。其中一人,怕是雷家那位著名的雷砾,实力恐怕不下于我。”

  雷砾当年原本就是最顶尖的进士之一,因为被罚荒城古地,在进士文位磨砺二十多年,厮杀二十多年,实力绝对强于普通翰林。二十多年的生死经验,绝不可能不如成进士不到两个月的方运。

  人的天赋是重要,但正确方向的努力从来不输于天赋!

  若努力了还失败,那不是努力错了,而是方向不对。

  人族有个“圣道方向论”,一些人认定人的成就主要不是取决于天赋或努力,而取决于是否找到正确的方向并坚持。

  李文鹰就是其中之一,他曾说过,自己最艰难的时刻不是怀才不遇,不是仰望天才的背影,而是找不到努力的方向!

  李文鹰当年甚至不知道自己修炼方向,但后来想通了。主修儒道辅修兵道,又专门钻研相关的学问。不过,李文鹰并没有立刻成功,而是磨砺了数年之后,才在殿试中一鸣惊人,成为现在的剑眉公。

  方运缓缓深呼吸,平复情绪,与众人一起向外走,边走边思索。

  “果然和‘春猎课’上说的一样,荒城古地比圣元大陆‘沉’。其实就是重力强,差不多相当于圣元大陆的四倍左右,而妖界的重力则是圣元大陆的三倍左右。这种程度的重力变化对普通进士来说是负担,但对我来说,却不算什么。这里的空气有些异味,有极其轻微的毒素,对我也毫无影响,毕竟我吃过伪龙珠,前几天又吃了一颗真正的龙族龙珠。”

  龙珠力量很强。让他控水的能力大大增强,但对才气和文位没有丝毫的影响。

  方运现在的身体强度堪比蛟龙一族的妖将,当然,不能把鳞片的防护能力计算在内。方运的皮肤再强也强不过龙鳞。

  在行走的时候,所有进士都开始活动身体,要尽快适应,若不是接下来要与其他人会面。众人会马上打一套军中拳术来热身。

  方运随众人走出残缺的大殿,踩着古旧的阶梯,看到前方站着许多人。

  有各国来参与春猎的进士。还有一些身着荒城古地文位服的人。

  方运只是粗粗一扫,就发现身穿荒城古地文位服的人有些不同,比寻常人矮一些,皮肤更白一些,但很粗糙。‘春猎课’没讲过荒城古地的人族变化原因,但方运看到这一幕马上明白,重力大,这些人的骨骼密度恐怕会大一些,身体越小越适合这种环境。

  皮肤白是因为终年不见阳光,粗糙是因为这里的空气和环境实际非常恶劣,一旦出了荒城,普通人无法长时间生存。

  只不过,方运有些不明白,前方的人似乎有点多,超过一万,按理说前来迎接的古地读书人最多有几十人。

  不止方运疑惑,景国的许多人也疑惑。

  在方运出现的一刹那,大量的古地读书人面露喜色,少数人甚至欣喜若狂,眼中流露出狂热之色。

  这里不是圣元大陆!

  荒城古地中,人族只有一个理念,杀死妖蛮!

  不能让妖蛮获得更大的优势,一定要为人族而战。

  他们才不管什么豪门什么世家,谁对人族的贡献大,谁的力量能帮助他们,他们就支持谁。

  毫无疑问,方运的战诗词、炼胆诗文和与他相关的种种异象,对古地读书人的帮助极为巨大!

  说是半个救命恩人都不为过。

  “见过方虚圣!”上万人齐声作揖。

  景国众人恍然大悟,怪不得这里多了这么多古地读书人,原来都是为了方运而来。

  与此同时,嘉国的进士们出现在残破大殿之中,正好听到上万人齐声问候。

  别的嘉国人面带微笑,为方运高兴,但雷家五个进士神色不悦。

  有一个青年进士看了看方运的背影,又看了看荒城古地上空密布的铅云,面露愤恨之色。他是雷家原家主雷越的侄子,平时极为佩服雷越,可没想到雷越会为了方运放弃家主之位,不久之后会来荒城古地度过余生。

  雷家最优秀的大儒之一就这样前途尽毁。

  方运没想到连古地的读书人也如此隆重对待自己,愣了刹那后立刻还礼。

  若是方运前来荒城古地做别的事,那些读书人早就按捺不住冲上来,但马上要召开进士春猎,决定十国进士入圣院的人数和入翰林殿的次数,无人敢造次,只能忍着。

  十国的进士到齐后,主持这座荒城的大儒带领众人坐上蛟马车,离开这第一百荒城,向进士猎场出发。

  荒城古地太多,人族就用最简易的数字命名。

  刚刚离开荒城的城墙外,方运就感到空气有变,鼻腔有些火辣辣的,但这种异样转瞬即逝,再呼吸除了有少许异味没有其他问题。

  反观其他进士,除了中年进士毫无变化,其他进士都轻咳起来,有几个人咳嗽的格外严重。

  方运望着三个咳嗽格外严重的进士,心中暗叹,春猎课老师说过,这三个人不适合古地的环境,实力将只剩一半!就如同水土不服一样,吃药是没用的,这些人只需要一个月便能适应,但春猎只有三天。

  许多景国人面色变得不好看,没想到春猎还没开始,己方就这样。

  诗狂马朝明微笑道:“今年的进士不错,五年前的那一批,足足有五人身体不适。好了,看看文榜吧,丁榜已经变化。”

  方运手握官印,进入文榜。

  文榜的丁榜原本有他和别人诗文,可现在却换成十国的名字,每国的后面都有一个“零”字。(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