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2章 诗鼎!

  热门推荐:

  一道道命令自宗圣雷家蒙家和司马共四大家族的族老会传出,仔细询问自家人的情况。

  很快,这四大家族的族老会收到反馈。

  司马家并非反击方运的主力,只是与雷家和宗家关系甚密,大多数人受益,没有其他损失。

  宗家雷家和蒙家三大家族与方运势如水火,几乎没有人受益,更可怕的是,这三大家族从主家到旁系的所有秀才,只要在三族族谱之上,都没有出现文胆漩涡!

  上千万的秀才形成文胆漩涡,但,这三家的秀才没有!

  “贼子!辱我雷家!”一位雷家族老拍了桌子。

  蒙家骂声一片。

  唯独宗家比较平静,因为宗圣还活着,只要宗圣在,一切都不是问题。

  若宗圣真能成亚圣,宗圣世家的人必然会一次性获得大量额外科举录取名额,而且之后每年也会有固定的额外录取名额,这就是亚圣世家和孔圣世家最大的优势之一。

  但是,三个家族陆续有更坏的消息传来。

  这三家的秀才得知别的秀才都有了文胆漩涡,少数秀才的文宫出现问题,轻则出现裂缝,重则文宫崩溃。

  三个家族的族老会一片死寂。

  《三大家族的秀才太多,以万来计算。秀才的心智远远不如高文位之人,一旦他们对圣道家族与自身的前途等各方面的理解有巨大的冲突,文宫必然出问题。

  这些秀才,怀疑家族和自己的坚持是否正确!

  没有文胆缓解或消除这种怀疑,这种怀疑异常致命。

  随后,三大家族全力封锁这个消息,禁止族内流传。

  一旦这个消息蔓延,那些秀才哪怕文宫不出问题,也会因此意志消沉。压抑思想,从而影响以后的文位。

  不过,三大家族出问题的消息很快以鸿雁传书为媒介,传遍众圣世家,然后再一层层向下传播。

  当荀家的众人得知这个消息后,个个惊恐,急忙去调查荀家秀才,最终发现九成的秀才凝聚成文胆漩涡,荀家嫡系的二房三房和被发配到荒城古地的四房的秀才没有文胆漩涡。

  荀家长房没受影响。

  族老会中,荀二先生和荀三先生茫然坐在椅子上。

  两人后代的秀才没有文胆漩涡不算什么。以亚圣世家的资源,足以让他们轻松考中举人,在成为举人后凝聚文胆。但可怕的是,后代出事会牵扯到一个极为严重的罪名。

  失德。

  仁德向来并列,失德就意味着不仁。

  虽然荀家走的是礼之圣道,不是仁之圣道,但背上不仁的罪名,两人此生都无力竞争家主之位。

  此事一出,所以荀家人都更加确定。荀家家主之争尘埃落定。

  族老会上有过半的族老在摇头叹息。

  “谁曾想,堂堂亚圣世家的家主之争,因为一个不成器的举人的缘故,最终竟然由一位进士决定。”

  “他当时可仅仅是秀才。”

  “现在是虚圣。”

  “幸亏荀庸贤侄高瞻远瞩。面临全族重压不退,坚持反对举全族之力针对方运。若连贤侄也被方运文压一州的仇恨蒙蔽,我荀家近千年英明毁于一旦。”

  众多族老纷纷表示后怕,荀家可不是向来不要脸的雷家。也不是臭名昭著的蒙家,更不是与方运有圣道大冲突的宗家,而是堂堂亚圣世家!

  若亚圣世家的秀才五十年无法凝聚文胆。老家主能被活活气死,荀家众人以后也将抬不起头来,必然会被孟子世家全面压制。

  “幸好,幸好……”

  荒城古地,荀家嫡系四房所在的住处,多人吐血。

  荀烨在出了圣墟后,本来被方运震碎文胆,用荀家神物修复许多,可再次碎裂。

  当景国皇宫奉天殿前的一位将军读出新收到的传书后,左相党人心惊胆战。

  文相的一位好友看了看左相柳山,然后故作漫不经心道:“方运也太坏了,这简直是绝户计!若我所料不错,从此以后,人族童生一旦成为秀才,会立刻获得文胆漩涡,就如同当年唇枪舌剑出现后,人族所有进士马上能孕剑。只不过,那些大力攻击名家反对名家的家族,五十年内无人获得唇枪舌剑,元气大伤。有的世家甚至因此衰落至今。”

  “看来,蒙家宗家与雷家的秀才也会有相同的待遇,文曲星有眼啊!”一位官员附和。

  “人族理应团结一心,但,若有人自相残杀,必然会付出代价,警世后人。”赛侍郎道。

  众多官员你一言我一语,终于,一位翰林和两位进士支持不住,不敢得罪左相,又怕自己文胆文宫出问题,相继宣布辞官。

  三位都是左相的心腹,有一人甚至是左相的学生,而且都身在要位,其中那位翰林担任工部右侍郎。

  计知白看着昔日的好友离开,一个字也不能说,紧紧闭着嘴,以至于咬碎一颗牙。

  不多时,礼乐编钟的声音消失,编钟也随之消散。

  册封虚圣终于完成,天幕渐渐变淡。

  此刻依旧是中午,太阳当空,所有人却恍若隔世,此次册封虚圣仪式实在太震撼人心。

  方运的文宫也升到了数十里高空,在漆黑天幕消散后,慢慢下落。

  方运没有心思看天空的景色,因为他把所有心思都放在才气烟柱之上。

  才高三斗加原本的才气,让方运有了四道烟柱,但在最左面的烟柱上,多了一座青铜色的三足两耳鼎,这鼎锈迹斑斑,犹如传承了亿万年的古物,透着苍凉的气息。

  古鼎之上有一个甲骨文。

  诗。

  “这……从未听说过这个东西,不知是否能够外泄,还是先隐瞒一段时日,在书籍中找找,日后若有机会见到陈圣或东圣,再询问。这个东西得有个名字,就叫诗鼎吧。只是不知道此物有何用。”

  方运静静地观察诗鼎,上面的“诗”字在表面凸出,是阳文。除了诗这个字,其余地方都被锈迹掩盖,什么都看不出来。

  才气以极快的速度向上流动,顶端正好冲击着诗鼎。而才气似乎能冲刷锈迹,能让诗鼎恢复原本的面目。

  方运发现“诗”字的最顶端发散着光芒,并向下蔓延,看来不久之后整个诗字都会发光。

  方运试着与诗鼎沟通,但却得不到任何回应。

  “罢了,以后会知道这是何物。”

  方运心里想着,看向自己的文胆。

  在礼乐编钟的作用下,文胆已经达到二境巅峰!(未完待续……)R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