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8章 梅园

  梅园位于京城外,处于圣庙力量覆盖的边缘,乃是皇家园林,里面遍布各种腊梅和梅花。【】只在冬季开放,供游客赏雪赏梅。受圣庙力量影响,这里的梅花经常提前开放。

  蛟马车所过,所有的马车纷纷让路,让马车直达梅园门口。

  夜里的梅园张灯结彩,许多夜明珠点缀其中。

  周边道路的大雪已经被扫走,但道路之外的积雪仍在,雪白灯红相映成趣,冬意盎然,美不胜收。

  姜河川很少参与文会,今年在百忙之中参与雪梅文会,立刻引发关注。许多坐在马车上的达官显贵早早下车,仰头观望。

  在十八蛟马车抵达梅园之前,就有人通知梅园之内众人,现在梅园中的人大都来到门外,迎接景国文相。

  众人望着文相的马车,车门打开,最先下来的是一只白色的狐狸。

  许多人好奇,可随后出来的小流星却让许多人猜到方运在车上,接着,一条明黄色的黄龙飞出车门。

  敖煌正要跟奴奴嬉闹,发觉这里人太多,天地元气轻轻震动,立刻收敛笑意。

  “见过煌亲王!”一个老官员急忙行礼。

  “见过煌亲王!”其他人也急忙行礼,龙族对人族帮助太大,所以人族都很感激龙族。

  “众卿平身!”敖煌昂起龙头,一本正经挥动着小龙爪。

  众多读书人哭笑不得,这敖煌当真胡来,不过敖煌的大名已经逐渐传遍京城,都知道他是个才几岁的小龙,不会有人跟他计较。

  随后,方运从马车上下来,向众人拱手表示问候。

  “见过方文侯!”

  “见过方虚圣!”

  “见过方镇国……”

  问候方运的称呼五花八门。

  方运回礼完后,转身站在门边。在杨玉环下车的时候,主动伸出手,托着杨玉环的手。

  “小心,别滑倒。”方运轻声道。

  杨玉环没想到方运在众人的注目下为她做这种事,在这个男尊女卑的世界中堪称惊世之举,心中热流涌动,恨不得扑到方运怀里哭着告诉心上人自己有多么感动,但她强忍着流泪的冲动,轻轻迈步走下马车,低着头。用力握着方运的手。

  在场的读书人都被惊住了。

  方运做这种事虽然算不得多大的错误,可也足够监察院的御史参他失礼。

  若是被圣院礼殿的老顽固们知道,必然被下书责斥。

  方运把众人的表情都看在眼里,满不在乎。

  赵红妆和苏小小露出羡慕之色,一个女人能被堂堂虚圣如此对待,那真是三生修来的福分。

  雪梅文会的许多读书人带着家眷前来,无论是已婚的女人还是未婚的少女,全都无比羡慕杨玉环。

  “就算当方镇国的妾也比当别人的妻好吧……”一个少女低声道。

  但大多数男人却看着杨玉环,一些年轻人心里嘀咕。若自己有这等妻子也会这般对待。

  不远处一个老进士突然怒道:“成何体统!礼乐崩毁,人伦断绝,此文会不参与也罢!”说完转身离去。

  方运循声望去,没认出那老进士。但在离老进士七八步之外,见到一个很少见面但经常听到名字的人。

  计知白,今年的景国状元,左相柳山的得意门生。

  计知白在微笑。

  方运却视而不见。拉着杨玉环的手走到一侧,为车上的其余人让路。

  赵红妆与苏小小相继下来,让众人眼前再度一亮。没想到车上下来的女人个个美若天仙。

  最后,文相姜河川走下马车。

  “见过文相!”

  众人齐声问候。

  姜河川面无表情轻轻点头,然后迈步向梅园中走去,方运拉着杨玉环的手跟在后面,其余人鱼贯而入。

  进门之后,方运四处打量。

  这是一处很标准的皇家园林,地面是鹅卵石小路,两侧是花圃,种植着各种各样的花树,在红灯笼和夜明珠的照耀下,美轮美奂,颇有万树花做裳,映雪梳冬妆的景致。

  过了第一个院子,进入里面的大院,大院中灯火通明,桌席遍布,围绕着一处凉亭。

  凉亭中有一张桌子,上面有文房四宝。

  方运发现,凉亭的东西两侧泾渭分明,东侧各桌的中心有一座小型雪雕,而西侧的各桌中心则放着花瓶,瓶中各有一支梅花。

  方运正犹豫怎么选,姜河川突然握住他的手腕,带着他向梅党桌席走去,而方运另一只手拉着杨玉环。

  身后的众人忍俊不禁,有一位老进士喊道:“梅党逆贼,怎能强抢我雪党中坚!他为雪党所作《雪中送李文鹰》已然镇国,莫非梅党有人不识方镇国?”

  不等姜河川说话,梅党中人就大喊道:“雪逆,尔等有本事就把方镇国拉回去!”

  雪党读书人沉默了,李文鹰在这里估计能做出来,除了李文鹰,景国谁敢从姜河川手中抢人?

  “梅党果然不讲道理!”

  雪党与梅党们相互揶揄,但都没有真正的攻击,有的人甚至嘻嘻哈哈,只有少数人真想压过对方,在方运看来这些人必然都有惨痛的雪梅记忆。

  冬日虽冷,但早有雪梅文会主办方陈家大儒改变这里的局部环境,在文会过程中保证雪不化同时也不会让人觉得寒冷。

  等众人陆续落座,姜河川轻咳一声,道:“不论雪党梅党,今日方运既然是梅党,诸位就应该鼎立支持方运在文榜以咏梅诗词力压其他九国!”

  “雪党是没有国界的!”一人大喊,惹来阵阵笑声。

  时辰未到,文会没有立刻开始,众人饮茶赏雪赏梅,各处的读书人非常活跃。

  只是,每个人的眼睛深处都藏着什么。

  偶尔有人提起妖圣令的事,都会被旁边的人打断。

  妖蛮攻景之事太过骇人,在朝廷没有下定论之前,实在不好在文会上详谈。

  计知白坐在雪党之中,许多人向他靠拢,其中包括这些天疏远左相党的官员。

  计知白却好似什么都不知道,与这些人聊的十分开心,双方的隔阂被他巧妙地化解。

  不多时,一位陈家翰林走到凉亭,轻咳一声,周围的声音陆续停下。

  方运抬头望去,漆黑的夜幕下,整座梅园被红色的灯笼与白色的雪光照耀,两种分明的颜色构成了美丽的世界。

  不等陈家翰林开口,计知白突然起身,舌绽春雷道:“诸位,知白有一事不解,不知谁能解惑?”

  那陈翰林面色一沉,但又不好对一国状元翻脸,于是道:“计状元有何指教?”(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