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332章 死于忧患

第1332章 死于忧患

  半个时辰后,方运松开犁,两掌朝上翻开,手心多处磨破,血肉模糊。·

  不过,方运却感受不到太多的疼痛,因为两手已经麻木。

  方运轻轻活动手臂,眉头紧锁,两只手仿佛已经不是自己的,而两条手臂下面好像挂着几十斤的大石头。

  “我这身体……怕是连普通年轻人也不如。不过,越是如此,我越要前行!这忧患谷,磨砺的不只是身体,更重要的是意志!我要在这最艰苦的环境中开辟出属于自己的天地!”

  方运继续前行,一刻钟后,脑海里突然浮现一座金光大门,随后自己的身影出现在金光大门前,自己正要向前走,可大量的龙族出来,口吐龙炎,瞬间把自己烧成灰烬。

  “这……”方运没想到忧患谷竟然让自己脑海中浮现自己被杀死的画面,心道果然苦其心志。

  方运心中虽然起了波澜,可并不在意,继续犁地。

  尧、舜和禹,乃是人族三位上古领,更是儒家认定的贤君明君,所有的国君皇帝都应该以这三位为榜样。在人族中,尧舜禹这三位国君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

  所以,无论是谁,只要进入忧患谷,最先经历的便然是舜之谷,效仿先贤种地,踏踏实实做人,勤勤恳恳读书,通过这些艰苦的磨砺,来体悟先贤的精神。

  随着人族不断展,随着读书人增强,渐渐地,这三位存留在天地间的意志不仅没有变弱,反而会随着读书人增多而增强。·

  尧舜禹三君的意志论力量,已经近于人族半圣的意志。

  除半圣之外,能跟这三位媲美的,也只有秦始皇嬴政。

  因为秦始皇完成了儒家的一个理想,统一人族。

  效仿先贤,铺就圣道。增强己身,我为人族……数不清的念头在方运心中盘旋,支持着他不断向前,向前。再向前。

  又过了半个时辰,方运再一次停下,看着鲜血淋漓的双手,无奈地坐在田间,而双腿轻微地抖动着。完全不受控制。

  “咕噜……”

  方运的胃部轻响。

  “开始饿其体肤了。”方运无奈轻叹。

  身为一个对美食有追求的正常人,方运第一次出现沮丧的念头。

  累一些不要紧,有伤口不要紧,咬咬牙就能挺过去,但饥饿的感觉附骨之疽,难以容忍。

  歇了片刻,方运伸手搭在额头,皱眉看了看天空,这么久过去,太阳还一直在正中的位置。没有丝毫西沉的意思。

  方运咬着牙,缓缓起身,再一次犁地。

  又过了一刻钟,方运眼冒金星,但却知道,自己没办法歇息,因为在忧患谷,人睡不着,也没有东西吃,只能不停劳作。·直到完成目标为之。

  有人把忧患谷称为人族最可怕的囚牢,比处罚罪人更加严酷。

  又过了一个时辰,方运的力量越来越弱,犁地越来越慢。这就导致犁相同距离的地,现在比之前耗费更多的力气。

  与此同时,方运脑海中不断闪现各种画面。

  妖蛮冲破人族战堡防线,开始大肆屠杀战堡里的人,张破岳的头颅被高高挂起,成为狼蛮的战利品。死不瞑目。

  妖蛮冲入宁安城中,焚烧工坊,砸烂城墙,劫掠宁安城,最后杀光所有人。宁安城内,血流漂橹,从高空看去,遍地尸骸,大量的妖蛮在啃噬人族尸体。

  玉阳关外,狼戮与陈观海大战,打得天昏地暗,最后就见狼戮伸爪洞穿陈观海的胸膛,然后揪出一颗金色的半圣心脏,送入口中,狂笑着咀嚼,咀嚼的声音仿佛就在耳畔。

  随后,狼蛮攻入玉阳关,御驾亲征的国君与太后尽数被杀死。

  妖蛮继续南下……

  “该死!”

  如果只是声音,方运不会在乎,但现在,一幕幕无比真实的画面在脑海中闪过,仿佛是记忆的碎片,时间久了,方运偶尔会分不清是真的还是假的。

  方运深知,没有文胆,这种直接作用于大脑深处的力量,足以欺骗大脑。

  方运咬着牙,不断犁地,但是,身体疲惫,双手流血,胃里空空,同时不断受到虚假记忆的影响,他越来越吃力。

  “我要闯过这忧患谷,任何人都不能阻止我!”

  渐渐地,方运双手握着犁的地方已经被鲜血浸透。

  犁沟之中,不仅有汗水落下,偶尔还有鲜血滴落。

  时间慢慢过去,但是,方运已经完全失去了时间的概念,这就是忧患谷真正恐怖的地方。

  在这里,时间仿佛是停止的!

  除了犁过的土地表明这里有改变,无论是天空、太阳还是远处的景色,都丝毫不变。

  这里是一座寂静的囚笼。

  五个时辰后,方运手一松,身体倾斜,倒在地上。

  “我摔倒了?生了什么……”

  方运躺在地上,意识模糊,完全忘记摔倒的时候生了什么,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摔倒。

  方运伸手按着地面,想要起身,但现自己没有丝毫的力气。

  肚子空空如也,除了疲惫和麻木的双手,那种蔓延到全身每一处的饥饿感让他更加难受。

  胃部好像有一团火,可在太阳的照耀下,身体在冷。

  “歇歇吧……”

  方运闭上眼,静静地躺在地上,突然感到无比口渴,喉咙好像因为过于干涸而裂开。

  方运无奈一笑,在忧患谷,绝对不会有吃喝。随后,方运想起有人开忧患谷与孟子的玩笑,说当年孟子未成圣的时候,效仿孔子周游列国,不过因为孟子是子思子的弟子,地位极高,没受过什么苦,所以封圣后觉得缺了点什么,就让他的后代多吃苦。

  “实在没力气了,我这是要死于忧患啊。”

  方运心里想着,干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明明十分疲惫,却睡不着,而且脑海中不断闪现出那些画面。

  一开始方运无所谓,但随着那些画面越来越多,场面越来越残酷,甚至有亲朋好友被杀,方运的脸上时而浮现痛苦之色。

  方运现,自己一旦休息,忧患谷必然会加大对自己精神方面的摧残。

  “好一个动心忍性,果然惊心动魄,果然让人更加坚韧!不过,好痛苦……”

  方运心中突然有了退缩之意,但随后否定这个念头。

  “我是方运!我要闯过忧患谷!”

  方运咬着牙,徐徐起身,而无论是手臂、胸腹还是两腿,都出现撕裂般的疼痛。

  天空之下,大地之上,那个年轻人的身影再度前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