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0章 惊圣!

  妖界。顶⊙

  所有妖圣蛮圣齐聚众圣树,开怀畅饮,猴族半圣甚至拿出绝世珍酿猴神酒。

  哪怕妖蛮众圣各个身高几十丈,最多也只能喝人族拳头大的一杯。

  在众圣树的中心,有一面黄铜古镜,古镜散发着青色光芒,交织成景国京城的景象,分毫毕现。

  “哈哈哈哈……此等心头大患,定然要斩草除根!这才是我妖蛮的一贯做法!”

  “方运在圣墟与登龙台中杀我两代精英,若是让他成长下去,不知多少妖蛮死于他手!”

  “只是没曾想虎啸神上会为杀方运颁布神谕、降临分身。”

  “妖皇倒也干脆。”

  “只可惜违背契约,太古星河支流将成人族之物。”

  “人族哪里懂太古星河之妙,就当寄存在那里,待攻破两界山,我等亲自前去。”

  “少喝点。狮尊陛下正在妖界中心看守,避免异族或古妖趁机通过虚空裂缝偷入妖界,要给他多留些猴神酒。”

  “说的是,一定要让狮尊陛下畅饮。”

  “哈哈哈……呃……”

  妖蛮众圣仿佛被突然掐住脖子,齐齐望着古镜投射出的景象。

  在方运写完《六国论》第四段的时候,文章喷涌出的才气已经超过五尺!

  策论传天下!

  与此同时,《六国论》显现出第二异象。

  史道石门。

  一座高达百里的巨大石门出现在天空,门槛就在考房之上,门楣抵住高空的妖月之矛。

  哪怕强如末日大帝的虚影,都被这巨大石门遮住一部分。

  无论是在圣元大陆还是妖界,无论在东西南北还是上下方向,所有看到史道石门的人都感到这石门面向自己。

  这石门由门框与两面石门组成,石门紧紧咬合在一起,门上各有一个龙头叼着青铜门环。形成连国君都不能用的龙首衔环。

  石门之上面坑坑洼洼,若是仔细一看,就会发现两面门的中心位置,是圣元大陆的山河地理图,而门框之上则是夜空星辰图。

  但是,圣元大陆的山河地理图只占两面石门的五分之一,石门的其余部分杂乱无章,看上去就是普通岩石的表面。

  “轰隆隆……”

  两扇门缓缓打开,发出沉闷厚重的声响。

  妖月之矛的矛尖扎在门楣之上,爆出灿烂的火光。但却不能让史道石门动摇分毫。

  史道石门如亿万年前就屹立在那里,万古不灭,万世永存,没有任何力量可以让其改变。

  “嗡……”

  妖月之矛仿佛怒了,天空那巨大的黑色漩涡突然加速旋转,一道雷霆从漩涡中心劈下,落在妖月之矛上,让妖月之矛光华大作,力量倍增。

  但。史道石门依旧纹丝不动,只有两扇门在缓缓打开。

  在两扇门彻底打开后,一座半透明的巨大城市从石门中飞出。

  “古邯郸城……”

  许多人族读书人认了出来。

  那巨大城市完全离开石门后,一声婴儿的啼哭响彻天地。

  “哇……”

  众人看到。硕大的邯郸城快速变形,化为一间巨大的屋子,屋子之中有妇人生产,接生婆正抱着刚出生的婴儿。

  没有谁解说。许多人甚至也没有思考,但看到这一幕的人,都自然而然知道一件事。

  千古第一帝王秦始皇诞生!

  随后。一个又一个巨大的光影从史道石门中飞出,这些光影以秦始皇嬴政的年龄为线,陆续演义六国与秦国发生的重要事件。

  正是秦始皇出生的这一年,秦国攻赵,兵围邯郸,而信陵君窃符救赵,解邯郸之围。

  三年后,秦昭王灭周,文王世家正式退出统治地位,退回月亮之上。

  十年后,秦始皇之父秦庄王继位秦王,杂家之祖吕不韦担任秦国宰相。

  再之后,韩非子入秦,吕不韦封圣,法家内争,荆轲刺秦,王翦灭楚……

  直到秦国一统天下。

  在史道石门出现秦始皇泰山封禅之后,大门徐徐关上。

  “轰……”

  史道石门慢慢消散在空中,待完全消失众人才如梦初醒,明明感觉过了数年之久,可实际上,仅仅过了几息的时间。

  妖月之矛再度下降,越来越小,开始加速。

  妖界的妖蛮众圣松了口气。

  “不过如此……”

  左相府中。

  “原来是虚晃一枪。”计知白低声道。

  景国圣庙前。

  一位考官低声问:“方运还有救吗?”

  “或许有,或许无。”

  所有史家读书人却异常兴奋。

  普通读书人看史道石门仅仅是加深记忆,等于重新深刻学习了一遍秦灭六国的经过。

  但对能够把史书化为力量的史家读书人来说,看到史道石门的作用丝毫不下于多上一次书山!

  史道石门便是史家读书人的印记!

  许多仇视方运的人突然在心底咒骂,方运送了史家一份大礼,若是方运死了,再公正的史家也会用尽赞美之词,方运哪怕犯下滔天大罪,只要没有逆种,他们都会一笔带过。

  后世若有人追究方运的罪责,必然会被历史长河的力量阻拦,彻底失败。

  这就是笔削春秋,书定历史!

  突然,天空一个妖语爆响。

  “灭!”

  他人不知,但众圣却都听出来,这是狮族大圣的声音!

  那妖月之矛突然加速,眨眼间击中京城的、圣道守御形成的光罩,七页半圣真文叠在一起,形成强大的力量抵挡妖月之矛。

  “咔嚓……”

  一息之后,圣道守御裂开。

  两息之后,矛尖穿透圣道守御。

  三息,圣道守御炸开,形成无数破碎的光华飞空。

  “完了……”

  数不清的京城子民无比绝望,连最强的圣道守御都宣告破灭。方运必死。

  妖月之矛下降。

  一道直径百丈橙色才气之柱突然如瀑布逆流、江河倒卷,直冲上天,直直撞在妖月之矛上。

  “轰……”

  第三异象,气贯苍穹。

  妖月之矛被才气之柱包围,并被冲击的缓缓上升,而才气之柱则眨眼间逆冲万里,让圣元大陆所有人族可见。

  “轰……”

  才气之柱突然发出第二声爆鸣,刺穿神罚之矛制造的巨大黑色漩涡,如同捅破天空,直飞向文曲星。

  妖月之矛依旧在几里高的才气之柱中。全力挣扎,却被冲得不断上升。

  直到这个时候,人族的读书人们才反应过来。

  “方运,不会写出惊圣文章吧……”

  不多时,气贯苍穹消散,妖月之矛再度落下。

  和之前不同,妖月之矛除了浓浓的杀意,还多了一丝的气急败坏和慌张。

  妖月无情,但妖蛮众圣有心!

  方运虽然身在考房低头书写。但在史道石门出现的时候,他身为《六国论》的主人,获得一种奇特的视角,一个自己在书写文章。而另一个自己身在千里高空,俯视圣元大陆。

  别人只知《六国论》形成了史道石门与气贯苍穹两道异象,方运却知道,自己身边的贾谊是《六国论》的第一异象。

  诗文共鸣!

  贾谊曾写《过秦论》。在《六国论》之前乃是涉及秦朝与六国的第一策论,在《六国论》横空出世后,两文堪称策论双璧!

  《六国论》形成的诗文力量。与死去的贾谊遗留在圣元大陆的半圣意识共鸣,直接唤来贾谊的圣魂,形成半圣助考的场面。

  气贯苍穹只能削弱妖月之矛,但却无法击溃妖月之矛。

  妖月之矛再一次下降!

  矛身周边突然狂风大作,好似怒气冲天。

  方运更加清晰地感受到妖月之矛的威胁,但脸上浮现淡淡的微笑。

  如果是科举中还有什么比圣笔评等更有权威,那就是现在的半圣助考!

  哪怕现在三位考官齐齐出面否定方运的文章,也会被圣庙力量驳回!

  完成会试,临死前的心愿便完成了。

  方运好似完全忘记了妖月之矛的威胁,用沉稳的右手写完《六国论》最后一字。

  文章上的才气达到六尺。

  惊圣!

  整座圣元大陆轻轻一震。

  随后,倒峰山的众圣殿内,一座半圣雕像头顶突然冒出一道白色神光,冲破众圣殿,犹如一把没有尽头的长枪直插天地。

  接着,一道蓝色神光出现,随后是绿色、红色……

  圣元大陆完全被漆黑的漩涡笼罩,犹如夜晚。

  而现在七十余道不同颜色的神光冲射上天空,美轮美奂,让整座圣元大陆变得五彩缤纷。

  与此同时,天地间突然多出许许多多的彩色光点,有的藏与云霄,有的落于树叶,有的立于山巅,有的随风轻摇……

  下一刻,所有的光点好像被莫大的力量吸引,如同亿万彩色萤火虫一样飞向圣院上空彩色神光。

  第四异象出现。

  半圣苏醒!

  三位半圣考官呆坐在众圣殿内,看着一道又一道神光化为一尊尊半透明的光影半圣。

  这些半圣也不看考官三圣,背负双手,脚踏白云,陆续飞向景国京城的方向。

  不过眨眼间,一尊又一尊一丈高的半圣虚影出现在考场上空。

  景国学宫的考官们目瞪口呆,随后开始数半圣。

  “诸葛亮、董仲舒、左丘明、陶渊明、韩非子、吕不韦、孙子、司马相如、李斯……”

  “怪不得叫惊圣……”郭子通喃喃自语。

  包括大儒姜河川在内,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接触惊圣异象。

  这些半圣个个神态谦恭但傲骨铮铮,很快,围成一个巨大的圆圈,圆圈的圆心正下方,便是方运!

  正上方,则是妖月之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