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603章 始作俑者

第603章 始作俑者

  热门推荐:

  京城其他地方文胆碎裂声并不多,但景国学宫皇宫附近和官员住宅区附近,密密麻麻的文胆碎裂声或轻微开裂声宛如鞭炮齐鸣,震得许多人还以为突然过年了。

  文相姜河川站在圣庙前,喟然一叹。

  “万民哀叹送方运,一人碎裂百人胆。当真国士无双。”

  其余考官静静地站在原地,无不为方运叹息。

  考房中,方运写完《阿房宫赋》后,闭目养神。

  《阿房宫赋》在悬浮许久后,慢慢下落。

  写完词赋,便是经义。

  经义首重破题,可问题是现在只有“秦”之一字,无题可破,还需要自己给自己出题。

  方运仔细思索,脑海浮现无数涉及“秦”的众圣经典。《诗经》中有《秦风》,都是秦国一地的诗歌,其中哪怕没有“秦”字,任何一句也可成为考题。

  《春秋》中涉及秦国历史,随便挑出一句也可成题目,至于其他众圣经典可以入题的语句数不胜数。

  方运眼前只看到无数的文字与语句乱飞,心中毫无头绪,越来越乱,总觉的这一句不错,那一句也可,可细想之下,都不好,一定会有更好的。

  方运这才明白一字题的可怕之处,经义考的都是众圣经典的内容,都是实打实的圣道,哪怕考场的举人文位低下,不能触及圣道核心,可本质上依旧是与圣道相连。

  若是有固定的经义考题,那考生只要思考一个道理,涉及的也只是一条圣道,可现在是一字题,涉及与“秦”有关的所有圣道,都要去一条一条思考,那所耗的精力简直骇人。

  “若是有选择困难症之人参与此次会试,怕是泪洒考房。”

  方运正想着,就见前方有一个举人沮丧地低着头,慢慢向考房外走去。

  方运仔细看了一眼,这人举人服十分新,看来是去年新晋的举人,文胆不固,必然是因为要选题目太多思维混乱,导致追寻圣道之心动摇,引发文胆震动,不得不离开考场。

  方运心中警惕,不再深入思考那些与“秦”相关的考题,而是学科举辅导书籍上的方法,用笔把适合自己的题目一一列出来,转化为文字,用眼观而不是用头脑去思考,最大可能避免思维混乱。

  会试是进士试的第一试,更可能是最后一次考试,方运没有丝毫的马虎,从《诗经》《尚书》《论语》等书籍把适合自己的题目一一列出,足足列了两百三十三道题目。

  “渭阳。”

  “晨风。”

  “黄鸟。”

  “车邻。”

  “秋,筑台于秦。”

  “晋侯及秦伯战于韩。”

  “秦誓。”

  “四饭缺适秦。”

  ……

  等写完两百三十三道题目,方运露出无奈之色,想选一个适合且有信心拿甲等的题目太难了。

  午间时分,一声柔和的钟声响起,方运抬头,就见一个大瓷盘自天而将,瓷盘里有热乎乎的饭菜,这是进士试与举人试不同的地方之一。

  方运吃完午饭,休息片刻,开始慢慢回忆曾经看到的经义辅导类书籍,然后开始慢慢回忆从秦国建国开始一直到秦朝结束的历史。

  会试足有三天,在写完《阿房宫赋》之后还有大半天的时间,方运也不着急,慢慢复习秦史。

  一直到深夜,方运也没有决定写什么,于是干脆上床睡觉。

  临睡前,方运还在犹豫,半梦半醒之际,方运突然想通一件事。

  “既然自题自考,何必去在乎考官意图?书写我应书写之经义即可!”

  方运想通一切,安然入睡。

  第二天一早,方运吃完早餐,再一次阅读那两百三十三道题目,手持毛笔,划掉一个又一个,但最后还剩三十余题目。

  方运开始第二轮筛选,看到“黄鸟”二字的时候,不由得想起举人试的时候经义考过《诗经玄鸟》中的语句。

  《玄鸟》一诗是赞美商朝气象,而《黄鸟》一诗则是讥讽秦国的。

  《诗经黄鸟》涉及到一个典故,秦穆公临死前,曾与臣子喝酒,喝到酣畅处,便说要与群臣同生共死,而当时秦国三位姓“子车”的大臣答应与秦穆公同生共死。

  这三位大臣是出名的良臣,正是在三人的辅佐下,秦穆公才放弃争霸中原,为秦国向西开疆扩土,为日后的秦国打下坚实的基础。

  秦穆公死后,三位良臣连同一百七十四人,一起为秦穆公陪葬。

  此事并非是简单的殉葬,无论是秦穆公在玩狡兔死走狗烹的把戏,还是因为下一任秦康公怕重臣夺权,都导致三位良臣死亡,于是有秦人作诗《黄鸟》,哀悼子车三良臣,抨击秦穆公残暴。

  但是,方运身为现代人,心中想的不仅是殉葬的三位良臣,还想到了那一百七十四人。

  圣元大陆虽然已经不是奴隶制,但仍然有卖身契之类的存在,而且至今有殉葬制度,夫死妻子陪葬,主死仆从陪葬,除了读书人有权不陪葬,几乎没有人可以反抗殉葬制度。

  圣元大陆历史上有许多人反对殉葬制度,许多开明读书人也不再实行殉葬,但殉葬之事时有发生,尤其是为了谋夺亲族家产。

  方运想到这里,心中一颤。

  自己一旦死亡,必然会被封虚圣,那方家就是虚圣家族,哪怕自己没有子嗣,景国皇室也会从他的侄子中选一人继承虚圣家族。

  现在大量的宝物财物都在杨玉环手中,方家人不敢明着害杨玉环,但万一有人见财起意,暗地里用手段逼迫或刺激杨玉环自杀殉葬,这不是方运所愿意看到的。

  但是,葬礼制度乃是“礼”,而殉葬也是“礼”的一环,虽然许多开明的读书人不再实行殉葬,但却没有一个地位很高的人呼吁废除殉葬制度,最多是私下表示,没有形成文章。

  “就算是为了最后一次相助玉环,我也应该呼吁废除惨无人道的殉葬制度,更何况,我本就厌恶这种‘恶礼’!人之将死,岂能畏首畏尾!我眼观人族大势,废除殉葬是乃大势所趋,这种不人道的‘礼’,无人出手,那我便来亲自将其粉碎!”

  但是,在提笔的一瞬间,方运犹豫了,因为方运想到孔子的一句名言,而这句名言是亚圣孟子口述。

  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此句一直有歧义,无论是支持殉葬还是反对殉葬之人,都可以用孔圣这话来证明自己是对的。R1152